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时政

北移亚洲象群“南归之路”取得阶段性进展 未来是否会再次北移?专家解读

发布时间:2021-08-10 10:45:00来源: 央广网

  央广网玉溪8月10日消息(总台记者任梦岩 陈鸿燕 徐小龙)云南北移亚洲象群这两天再次受到关注,这是因为它们快回家了!8月8日20点08分,象群顺利通过元江大桥过河,这是它们“南归之路”最重要的节点。这是否意味着北移亚洲象群回家了呢?

  9日晚,云南省召开新闻发布会,就“北移亚洲象群安全渡过元江”的情况进行介绍。象群虽已安全通过元江,但相关安全防范和应急处置工作还将持续,直至象群进入普洱市墨江县适宜栖息地后,转由普洱市、西双版纳州实施常态化管理。

  8月8日20点08分,云南北移亚洲象群通过213国道的元江大桥跨过元江,完成了北移亚洲象群南返过程中最重要的一步。目前象群仍在玉溪市元江哈尼族彝族傣族自治县境内,距离普洱市墨江哈尼族自治县20多公里,而距离它们正式“回家”,回到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勐养片区,直线距离还有200公里。

  跨过元江,对前方工作人员来说是个重要节点。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野生亚洲象搜寻监测任务分队队长杨翔宇说,象群在今年5月枯水期北上时是直接涉水过河的,但现在是雨季,水位上涨,象群不能再涉水,这次能够顺利过桥十分不易。他说:“元江因为江面比较宽,像天险一样,现在又是雨季,水位比较高,流速比较快,是之前枯水期大概3~4倍的流速。(象群)之前是在枯水期北上的,但是现在要促使它回到栖息地就必须要经过元江。我们指挥部工作人员利用投食引导,还有一些路口上的封堵,促使它顺着国道的老桥过来。感觉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沉下来了,包括指挥部、监测组的人员都是非常欢欣雀跃的,都激动地鼓掌、叫好,感觉好像是自己的亲人能够离家更近一步。”

  5月27日以来,杨翔宇一直在前方与同事们通过无人机监测象群动向,亚洲象群自从5月份进入玉溪市境内以来曾一路向北,通过峨山县、昆明市晋宁区、易门县、新平县、石屏县,在这一个个地名上画了个阿拉伯数字“8”,但工作人员的轨迹,更像一个“中国结”。“我们监测象群活动是800多公里了,实际上我们开车也好,我们徒步机动已经有12000多公里了。”他说。

  北移亚洲象安全防范工作玉溪市级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杨应勇告诉记者,方圆几十公里内只有元江大桥这一座桥适合大象通过,为了让象群过桥,他们做了大量工作,白天为象群探路、夜里监控,还要投食引导,但象群并不那么“听话”,指挥部测量直线距离30公里的路,象群走了143公里。杨应勇说:“从过去象群的活动情况来看,它很少过桥,所以选择过桥我们感觉难度很大。它从石屏县进入元江县的那个地点到过江的地点,它的直线距离是30公里,要护送30公里难度很大,实际里程是走了143公里,终于到达了这个地点。”

  杨应勇告诉记者,为了保障象群顺利通过这143公里,前方指挥部投入车辆2400多辆次和人力7000多人次,甚至出动了洒水车为大象经过的路面降温。他们通过一天一个“小目标”,一步步让象群来到元江大桥。

  “我们提前要找一遍,哪里有沟壑,哪里有高山,尽量去避免。应该从哪条公路走,我们都会提前找。我们每天确定一个‘小目标’,今天预计要到达哪里,我们会提前规划一条线路。晚上象群在山林里休息,第二天我们就跑到山林,通过人工围堵等措施把它引导到制定的线路上。但是在路上行走的时候,它随时都会偏离,到处都是山,它一下蹿到山上去,可能我们就失败了。”杨应勇介绍。

  北移亚洲象群安全防范工作省级指挥部指挥长,云南省林业和草原局党组书记、局长万勇介绍,目前象群通过元江还是“阶段性”成功,相关安全防范和应急处置工作还将持续,直至象群进入普洱市墨江县适宜栖息地后,才会转由普洱市、西双版纳州实施常态化管理。而未来亚洲象的保护,仍任重道远。

  万勇表示:“亚洲象保护和安全防范是一项系统工程。目前,国家将以亚洲象为主要保护对象的国家公园建设提上了日程,将通过整合优化现有栖息地范围,建立统一的保护管理体系,进一步提升亚洲象保护和安全防范能力水平。下一步,云南省将加快推进亚洲象国家公园创建,着力加强亚洲象栖息地建设,进一步强化监测预警、安全防范和应急处置体系建设,全力以赴促进人象和谐。”

  未来亚洲象是否会再次北移?当地又有哪些防控措施?

  云南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护局高级工程师沈庆仲认为,迁移对亚洲象而言是一种正常行为,象群几乎肯定会再次北移,未来随着相应的防范处置机制的形成,应对也会更加从容。

  “历史上,亚洲象曾经遍布黄河流域至云贵高原的大片区域,对它们而言,迁移是一种正常的行为。迁移有助于野象寻找新的栖息地和开展种群间的基因交流。并且大象的智力水平很高,具有一定的思维能力,对于迁移的路线能够形成记忆地图。对生存环境的适应能力也较强,每次成功翻越高山、跨越桥梁或者利用人工设施的经验都可能得到累积和传承。随着云南野象种群数量的快速增长,野象扩散与迁移十分常见,今后亚洲象还是可能会出现大范围的迁移事件。现阶段而言通过北移事件,我们要尽快构建完善的监测防控体系,运用合适的技术手段对亚洲象活动进行有效管控,尽可能避免亚洲象大规模迁移扩散至关重要。建议专家和相关部门进一步全面分析总结亚洲象北移的经验教训,科学论证利用元江、哀牢山等天然屏障部署防线的可能性,尽量将象群活动范围控制在适宜栖息地区域。当前,各地关于亚洲象安全防范和应急处置的工作机制已经形成,即使象群北移事件再度发生,相信我们也能够从容应对。”沈庆仲说。

(责编: 李雨潼)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