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时政

教师轮岗,能否做到扎实轮岗、真轮岗

发布时间:2021-10-12 10:22:00来源: 光明网-《光明日报》

  光明日报记者 姚晓丹 刘博超

  配合“双减”政策的实施,北京市新学年干部教师轮岗政策打响了第一枪。从东城区、密云区开始试点,校长、教师们已经陆续到岗,在新的教学环境中发光发热。

  实际上,这不是“轮岗”政策的第一次提出。早在2014年9月,教育部、财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就出台文件,提出义务教育阶段公办学校校长、副校长在同一所学校连续任满两届后,原则上应交流;在同一所学校连续任教达到地方教育行政部门规定年限的专任教师均应交流轮岗。7年来,“轮岗”政策一次次推行,收效却并不可观,甚至出现了“‘小年轻’去轮岗、‘混提拔’去轮岗、‘挂名’轮岗实际不轮岗”的现象。

  “刚毕业的学生去轮岗完成学校指标,有的老师为了给‘资历镀金’去轮岗,有的甚至挂个集团化办学的名字,在轮岗校设立个办公室,每周过去象征性地开个会。”一位专家这样给记者描述轮岗的乱象。

  此次北京市大刀阔斧,真干实干,新学期校长教师轮岗的第一天,就上了各大网络平台的热搜。北京市某区小学三年级学生家长李倩告诉记者,家长们希望看到的是“骨干轮岗、扎实轮岗、真轮岗”,北京市此次轮岗政策能否回应社会关切?记者采访了师生代表。

  家长关切:是否能做到“骨干轮岗”

  回应:我拿着“备选清单”来轮岗

  能否做到骨干教师轮岗,是家长们的第一个关切。此前,北京市委教育工作委员会副书记、北京市教委新闻发言人李奕表示,这一次北京在“双减”工作背景下推出的干部教师轮岗,在目标和本质上跟过去10年甚至20年前所搞的干部教师轮岗,都不一样。

  不但要骨干教师流动,更要全员流动,提高育人质量。

  “过去我们推进干部教师轮岗,更多想的是均衡发展,将教师由强的学校流入到薄弱学校,促进整体教学质量的提升,这是一种线性流动。这一次在‘双减’背景下,提出要大面积、大比例地进行学区内和集团内的干部教师交流轮岗,是为了更好地完成‘双减’最终目标。”李奕说。

  而在北京市东城区前门外国语学校,从北京景山学校轮岗过来的语文特级教师周群,则从一线教师的角度解答了家长的疑惑。

  周群已经有30年教龄,常年担任景山学校语文教研组组长,是名副其实的骨干教师。在前门外国语学校,她全职上课,上的课是“开门课”。除了学生听,自己的三个“徒弟”听,别的教师也可以随时进来听课交流,她认为,这是轮岗的要义之一。

  “我能为轮岗校做些什么?来到这里之前,我梳理了自己的所长,整理了自己做过的16个讲座,结合我做‘国培’的经验,写了一份语文教学经验交流的备选清单,尽我所能,发挥骨干的辐射作用。”周群告诉记者。

  周群认为,轮岗不是“削峰填谷”,而是全面交流沟通、共同提高。“每个学校都有自己的特色专长,我们在一起取长补短。每天我们一起集体备课、讲议教案,还进行师徒结对。我的课,语文组不同年级的老师都可以来听,有一些课题我们一起研究。”周群说。

  从学段的中间接手,会不会给学生带来不适应?周群认为,从“中段接手”是教学上常见的操作,每个学校在教学安排上都会根据工作需要合理安排老师的岗位。“在老师们的配合接力下,‘1+1’的效果肯定大于2。一是老师们都在一起备课,前门外国语学校老师熟知我的教学安排;二是老师也在教法上尽量和我保持一致,所以不存在教学衔接不上的问题。”周群说。

  当然,在新学校也有不同的地方,比如在教学教法上,在理论体系上。这些不同周群都用“轮岗日记”记了下来,每天一篇。在她的带动下,徒弟们、甚至外地有的老师也开始每天写教学日记,逐日复盘,记录成长。

  家长关切:能否避免“身在曹营心在汉”

  回应:统一教研体系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家长们的担心分为两类,一类是担心“老师身在曹营心在汉”,另一类则是担心“瞎折腾”。

  北京市某区五年级学生家长张楠告诉记者,自己曾听说过一种“镀金式”轮岗。“老师就是过来挣资历的,下课就走,平时逮不着人影,一到快考试的节骨眼,更找不到人了。人家还惦记自己学校,毕竟那才是人家的成绩。”

  北京市某区小学六年级学生家长林毅告诉记者,自己担心轮岗可能是“瞎折腾”。从小学一年级至今,他的儿子小林已经换了三个校区。“总是说教师轮岗,但教师我们没看到多少,我们看到的是学生轮校,一、二年级一个校区,三、四年级一个校区,五、六年级一个校区。不仅我们是这样,大部分孩子都是如此,孩子们总是在适应新环境。如今再推动教师轮岗,是不是意味着孩子每年都要换老师,刚适应就换,对孩子成长有好处吗?”

  对于家长们的担心,李奕在采访中表示,在一个教育集团内,由特级教师、骨干教师、年轻教师共同构建一个集团的学科供给体,形成统一的教研体系,按照相对统一的教学进度、作业体系、考试评价体系来教学,从而实现用集团整体供给代替单一学校供给的目标。“同时,在轮岗时长方面,为了保持对学生教育的相对稳定性,流动的时间是一个基本学段。”李奕说。

  北京景山学校朝阳学校党支部书记、特级教师陈连林曾在朝阳区豆各庄中学交流轮岗,任校长。对于家长们的担心,他认为“过虑了”。“从教师的专业发展来说,进行循环教学,也就是胜任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的教学,从熟悉儿童的身心发展规律、对教材的深刻认知等方面来说,教师可以在不同校区之间任教。从另一方面来说,教育就是要让儿童不断保持新鲜和好奇,对未来的学校和老师充满未知的期待。因此,在不同学校之间流动、遇见不同的老师,并不是一件坏事。”

  而正在轮岗的教师周群,则正在用实际行动证明什么是“浸润式轮岗”。集体备课、开门上课、邀请专家给学生开讲座……“在一个学年中,通过直接辐射和间接辐射的方式,轮岗的骨干教师只要尽心尽力,完全可以做很多事情。”周群说。

  家长关切:能否“真轮岗”

  回应:全覆盖 派位轮岗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家长们所谓的“真轮岗”,指的是全身心扑在学校里的轮岗,而不是集团校中“挂名”的兼职轮岗。学生家长张楠认为,一所学校有一所学校的“气质”,而能影响学校“气质”和“风气”的,就是校长和骨干教师层。“校长和骨干教师们如果用兼职挂名的方式轮岗,是很难影响和带动学校成长的,他们以身作则,全校才能焕然一新。”

  李奕用“全覆盖”回应家长关切:“我们要求校长、书记尽量都要轮岗,按照现在的校长职级制,要轮起来,要多走学校,才能在校长职级上获得更多提升;骨干教师在集团内、学区内进行调配,力争每所学校、每个学科全覆盖;普通教师则根据各自的服务特长,根据岗位需求,派位轮岗。”

  在大规模交流轮岗的过程中,一些专家也谈到了未来应该采取的措施。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民办教育研究所所长董圣足认为,应该打破县域限制,教育经费统筹管理,保障轮岗教师无后顾之忧。同时,他认为进一步改进考核方式,打破排名的桎梏。评价校长教师“不看他们的塔尖成绩,而是用发展型评价和增值性评价,看整体水平有没有提高”。董圣足说:“目前对于集团化办学的考核也偏重于龙头校,只要龙头校好,加盟校成绩的关注度不高。未来的集团化一体化办学,我们希望看到的是更加紧密协作,不仅看龙头,更要重加盟。让轮岗校长教师奋力挥洒汗水,提升教育教学质量。”

(责编: 李雨潼)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