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时政

额济纳旗千里大转运:滞留散客能顺利赶上专列吗?转运工作面临哪些困难?

发布时间:2021-11-02 10:05:00来源: 央视新闻客户端

  额济纳旗,近万名滞留游客需要尽快转运,然后尽早回家。10月30日,额济纳旗滞留游客的“千里大转运”进入到关键的一天,因为这天要转运的游客大都是散客,而且人数有一千多人,转运工作的难度也会比较大。29日晚,额济纳旗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了《致滞留游客朋友们的一封信》,信中表示,当地将于30日晚再发一列散客专列,将散客组织转运到鄂尔多斯市,请散客这天上午到额济纳旗党政大楼前广场集中。那么,滞留的散客们能顺利赶上这趟专列吗?转运工作又会面临哪些困难呢?

  10月30日上午,导游赵玉玲带着她的旅游团,来到额济纳旗党政大楼前广场,与其他滞留在额济纳旗的游客等待转运。但是,赵玉玲这个团是坐大巴来的,按规定不算是散客,所以在现场对接上出现了问题。

  由于沟通不顺畅,导游赵玉玲感到了茫然无助。赵玉玲所带领的旅行团,从10月18日开始一直滞留在额济纳旗,全团88人中绝大部分都是60岁以上的老人,10月29日在首批旅游包车人员离开额济纳旗时,他们没能赶上。

  导游 赵玉玲:我们团队中的有位老人生病了,腿脚不方便,生了病,腿肿得很厉害又流脓,医院说建议在这边再待两天,不适合转移。

  在错过了首批离开的时间以后,赵玉玲他们在额济纳旗发布的公告上看到了散客的集结地点,于是在30日上午赵玉玲他们乘坐自己的大巴车来到了这里。

  在得知赵玉玲所带团的情况后,阿拉善盟盟委秘书长马上来到现场进行协调。通过现场协调,赵玉玲带的团被编入散客名单,加入到晚上去往鄂尔多斯的转运列车名单里。

  导游 赵玉玲:这边的秘书长刚才说派了两辆大巴车,把我们滞留的,主要都是老年人接上去火车站。现在游客等于吃了定心丸,在等政府的车。

  下午2时30分,赵玉玲他们坐上了政府派来的大巴车,前往交通运输点登记个人信息,为晚上踏上转运专列做准备。

  在登记过所有人的信息之后,大家返回集结点,集中进行出发前的人员清点、消杀等工作,随后排队前往火车站。

  出发的时间正在接近,眼看去往火车站的大巴车就要出发,但是很多在等待离开的游客却没有接到去火车站的电话通知,这让大伙儿越来越着急,担心自己登不上这最后一趟离开的列车。

  散客不同于专列的游客,将散客组织难度更大,如何将信息送达每一位游客、如何能将分散的游客统一接送到火车站,是散客转移过程中的最大挑战。

  转运专班副总指挥 内蒙古交通厅厅长 高世勤:这个方案制定好了,但要把这个信息送给每一个旅客,难度很大的。信息送达难,接送的效率也很难。纳入进来以后,都是按照运力有序安排,也不会说临时没有座位,都是编在计划里。

  晚上8时,游客们被统一送到火车站,本以为能够顺利上车离开,但由于临时增加了大量游客,乘客信息和车厢信息匹配不上,游客们来到车厢门口却在名单上找不到自己名字,无法上车。面对焦虑起来的游客,工作人员及时从大名单里查找他们正确的车厢号。

  经过核对,大部分游客的车厢号、座位号都已经找到。不想导游赵玉玲团里的两位老人出现了情况,由于两位老人的核酸检测信息查询不到,所以无法上车。赵玉玲带着两位老人向现场工作人员求助。

  工作人员拿到两位老人的个人信息后,迅速核实两位老人的核酸检测情况。

  可能因为老人家不仔细或者说不清楚,身份证号码输错,在系统里筛查的时候不匹配。经过工作人员核查,两位老人的核酸次数够,在客观上符合防疫要求。经过短暂的协调,工作人员将老人们安排上车。经过一天的奔波,两位老人终于登上了离开额济纳旗的火车。

  夜里11时,专列驶出额济纳站,经过十几天的等待,这批游客们终于踏上了离家更近的旅途。

(责编: 李雨潼)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