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时政

“人才荒”困扰新能源行业 部分企业“地毯式”抢人

发布时间:2021-11-29 10:24:00来源: 经济参考报

  大力发展风电、光伏发电是我国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重要支撑,“十四五”期间新能源行业将迎来快速发展。《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期调查发现,当前,新能源专业人才严重短缺与需求猛增之间的矛盾愈演愈烈。虽然不少地方、企业通过开办培训班等方式不断加大培养力度,但院校专业设置滞后、人才地域错位等问题仍严重制约行业高质量发展,解决新能源行业“人才荒”困境迫在眉睫。

  “一个人干好几个人的活”

  截至2020年底,我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总规模占到全球的三分之一,水电、风电、光伏发电、生物质发电装机规模均居世界第一。根据国务院公布的《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到2030年,风电、太阳能发电总装机容量达到12亿千瓦以上。

  随着新能源电力产业迎来广阔发展前景,人才需求大量释放,但相关专业人才的培养速度却赶不上产业的发展速度,“人才荒”问题严重制约产业发展。

  “太阳能光热发电属于技术密集型、资金密集型产业,产业链中的聚光吸热、存储热等环节需要技术人员支撑,要把这些环节耦合到一块,需要更多的专业人才。”国家太阳能光热产业技术创新联盟秘书长杜凤丽说。

  与此同时,我国风电服务业务发展迅猛,配套性服务增长潜力巨大。随着传统能源转型,部分火电与水电从业者持续向风电领域转移,职业培训需求与日俱增。

  特别是“双碳”目标提出后,新能源行业进入发展“快车道”,需要更多人才支撑。山西能源学院发布的2020届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显示,该院2020届本科毕业生就业率78.8%,其中电力工程专业就业率达87.6%,就业质量较2019年提升24个百分点。

  多家企业表示,新能源产业链中,两种人才稀缺:一是高端技术研发和运维管理人员,二是懂交易和技术的复合型人才。北控绿产(青海)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红亮介绍,西部地区是我国新能源产业发展的集中区域,但西部地区科研生产高端人才缺乏,核心技术创新能力不强,原创性技术成果较少,科研能力与行业高水平存在较大差距。

  宁夏电力设计院能源规划研究中心副总经理刘硕表示,随着新能源参与市场交易的量越来越大,风电场和光伏电站需要既懂新能源专业,又了解电力交易规则等政策的复合型人才,但这些人才稀缺。

  记者调查发现,由于新能源专业人才普遍紧缺,企业“抢人”情况较为普遍。以光伏行业为例,大唐青海能源开发公司相关负责人说,大唐在青海新能源装机已超过120万千瓦,但引进人才难,缺人很厉害,一个人干好几个人的活。

  一些受访企业负责人反映,不少企业通过猎头公司,拿到一家优质企业详细的用工信息后,工资加价30%至40%,不加区分地“地毯式抢人”。一些新能源企业坦言,企业很多骨干人才都是从其他地方挖过来的。

  科班人才少之又少

  当前,我国高校新能源人才培养的脚步赶不上新能源产业发展的速度。新能源科学与工程专业是近年才设立的本科专业,只有少数高校开设了“新能源专业”或“新能源科学与工程专业”,毕业生数量少。

  记者在中国教育在线网站查询发现,山西省只有6所普通本科院校开设“新能源科学与工程专业”,作为新开设的工科专业,其知名度、辨识度并不高。

  “新能源作为新兴行业,培养专业人才需要时间。很多高校还没有在新能源领域形成系统的‘本科-硕士-博士’人才梯队培养模式。”吉林大学新能源与环境学院副教授冯波说。

  新能源行业对从业人员素质要求高,需要大量从事科技研发、高端技术研究方面的研究型人才,这类人才需要有跨学科的背景知识,而现在高校培养的毕业生中缺少能够进行整体设计和运维的人才。

  毕业于东北电力大学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专业的何成说,有志于报考能源领域的学生,不论本科、研究生和博士教育阶段,都倾向于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热能与动力工程等与传统能源相关的专业,因为学习新能源专业,以后就业环境艰苦,且选择面窄、不稳定。

  由于高校人才培养滞后,目前大部分新能源行业从业人员来自其他行业,特别是从火电、煤炭、传统制造业岗位转到新能源行业。记者采访辽宁红沿河核电站、东旭蓝天新能源有限公司、一汽大众等企业了解到,真正意义上的新能源科班人才少之又少,很多人没有接受过新能源系统教育。

  新疆金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武钢介绍,新能源行业高速发展,且存在很多核心技术突破压力,前瞻性和多元化人才培养的需求越来越迫切,但每年能够向风电行业输送的高校毕业生数量有限,导致后备梯队力量不足。

  “新能源行业技术更新快,高校设置的专业方向是否科学,培养的专业人才能否跟上行业发展步伐,这些都是问题。但‘半路出家’的从业人员又缺乏综合素养,因此,高校对新能源专业人才的培养必须紧跟行业发展大势。”刘硕说。

  行业培养人才也不易

  在新能源行业内部,人才培养也面临多重困难。目前,企业人才培养缺乏系统性的标准和规范,尚未形成成熟的新能源专业人才培养标准、路径和资源。

  一家光伏企业人力资源部负责人表示,新能源行业的科技含量高,新技术可以带来非常强的竞争力,但技术投入存在一定的高风险,致使行业高素质人才的培养驱动也受限。此外,在基础技术操作岗位方面,人才培养周期比其他行业更长,需要数年的培养周期,人才成长速度滞后。

  保利协鑫集团董事长助理王根荣介绍,恶性“挖人”行为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整个就业市场规则,造成人才招揽成本不断上升。随着新能源产业竞争越来越激烈,用不正当手段窃取知识产权的现象也越来越多。由于知识产权保护制度不完善,且缺乏相应的惩罚措施,好不容易培养的人才带着专利去其他企业的现象不在少数。

  资源与人才配置错位

  《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了解到,青海、甘肃、宁夏、新疆等西部地区是再生资源最丰富的地区,也是新能源产业聚集区,但新能源研发制造大部分集中于大城市、东南沿海地区,由此造成资源与人才的配置错位。

  “偏远地区的光热人才团队培养、组建有很大困难。虽然前期项目建设可以通过技术人员派遣方式满足,但后期运维只能通过培养当地人才来支撑。”首航高科能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黄文博说。

  另外,光伏、风能等新能源应用的一大特点,就是其场站一般位于偏远山区,远离城市,工作环境艰苦。“西部本来发展就滞后,本地培养人才能力有限,再加上很多新能源项目处于戈壁、荒漠地区,海拔高、气候条件差,招不来人、留不住人的问题特别突出。”青海蓓翔城市投资公司董事长熊元福说。

  一些新能源企业工作人员表示,工作地点大多在荒山荒坡,平时没有娱乐,社交十分受限,年轻人很难忍受背井离乡的孤独。许多人不得不长期分居,难以经常回家看望家人。很多高学历人才和家庭条件较好的独生子女选择在城市重新寻找工作。

  人才供应体系亟待完善

  业内人士认为,“十四五”期间,风电、光伏等新能源发电行业对高质量技能人才的需求将更加迫切,新能源人才供应体系亟待完善。

  首先,加大产学研结合力度。刘硕建议,未来新能源高端人才的来源集中在高校,要加大产学研结合力度,让高校真正参与研发。高校相关专业设置应紧跟产业发展,更加细分和精准。与此同时,可以让处于科技前沿的企业高端人才走进高校担任兼职教授。

  其次,鼓励高校培养基础理论研究人才。武钢建议,由国家部委牵头,在各大高等院校普遍纳入与新能源相关的专业和学科,加大对基础理论的研究。

  再次,地方和企业合力完善用才机制。部分新能源行业从业者表示,希望地方政府和企业能够对在艰苦地区工作的人员有一些政策倾斜,在家属安置、子女入学等方面出台一些优惠政策,解决部分一线从业人员的“后顾之忧”。同时,加快推进产业服务体系建设,建立各类各级新能源技术培训及人才培养基地,以国家标准为标尺,为新能源从业人员提供技能培训和资质能力鉴定。

  最后,补齐人才供给政策短板。多名新能源企业人力资源主管建议,在税收、职业补贴、科研投入补贴等方面出台差异化政策,增强行业对优秀人才的吸引力;加大对新能源企业科研投入的支持,鼓励科技创新;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完善行业竞业限制条款,在法律层面保护企业创新和培养人才的积极性。

  (记者 于瑶 王铭禹 梁晓飞 骆晓飞 杜刚 王浩明 邵美琦 银川 兰州 太原报道)

(责编: 李雨潼)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