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时政

招工越来越难了吗? 困境中的劳务中介谋求招工之变

发布时间:2021-12-17 09:48:00来源: 工人日报

  近年来,我国劳动力市场一直供不应求,许多企业都需要依靠人力资源公司来招工。招工越来越难了吗?人力资源公司如何应对劳动力市场变化?招来的人怎样才能留得住?《工人日报》记者采访了三地人力资源服务公司负责人,听招工的谈招工之变。

  “现在企业是一年到头始终在找我们要人,却很难招到合适的人。”陈婉清是江苏省苏州市金阊人力资源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从事人力资源工作20余年。这20多年里,她也见证了招工之变。

  近年来,我国劳动力市场一直供不应求。最新数据显示:到2025年中国制造业10大重点领域人才总量将接近6200万人,人才需求缺口将近3000万人,缺口率高达48%。由于缺工问题愈发凸显,许多企业都需要依靠人力资源公司来招工。人力资源行业也成为了观察劳动力市场变化的“晴雨表”。招工越来越难了吗?人力资源公司如何应对劳动力市场变化?招来的人怎样才能留得住?近日,记者采访了苏州、北京、西安三地的人力资源公司负责人。

  招工的也喊“招工难”

  “现在招人太难了,自己去人才市场根本找不到,只能依靠人力资源公司。”苏州一家养老服务机构的负责人张先生向记者抱怨道。而他口中招工要找的人力资源公司却也面临同样的难题。

  陈婉清所经营的人力资源公司位于苏州市姑苏区。姑苏区是老城区,近年来,物业管理、养老服务等行业招工需求越来越大。如何加强招聘人员的稳定性一直是陈婉清在琢磨的问题,“来了没留住就得一直招”。

  与陈婉清服务的企业客户类似,北京东方慧博人力资源顾问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孙大元也有同感。“北京这样的大城市生活成本高,有些岗位也就4000元/月。对外来务工者来说,如果不能解决吃住,招来了也很难留得住。”

  另一方面,有专业技术资质的员工更是“重金难寻”。“前段时间,有一家企业想通过我们这里招电工,月薪最高可以开到1万元,但很难招到合适的。”孙大元告诉记者。

  “尤其是要求3年以上工作经验或持有相关执业资格证书的最难招。这样的人才培养周期长,各个企业都不会轻易使其流失。”公司总部位于西安的陕西信兴铁路人力资源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战芬多年来主要从事建筑业企业的招聘工作。从事劳务中介多年已积累了很多客户资源,但即便这样,王战芬也感到招聘工作越来越不好做。

  “建筑业是劳动密集型行业,总体较为辛苦。同样的薪酬水平,年轻人更倾向于工作环境较好的岗位。偏远地区,比如以青海、西藏、新疆等工作地的岗位也比较难招。”王战芬感叹道。

  直播带岗、“有几家电影院”都是新词

  近日,领天英才(北京)企业顾问有限公司总经理王一凡来到一个新开发的产业园区做调研。他们计划要为入驻园区的企业开展招聘工作。

  “这里将来会有几家电影院?”参观结束后,王一凡向园区方抛出了他关心的第一个问题。考察园区的生活环境状况是王一凡此行关注的重点之一。

  近年来,王一凡发现,除工资、劳动强度之外的软性因素不得不考虑得越来越细。“这常常是新生代打工者问我们的问题。生活环境也是他们看中的‘待遇’。”王一凡对《工人日报》记者说。

  在王一凡对接的企业客户中,有不少时尚快销类企业吸引了很多年轻的打工者求职,他们的一些择业观念也常常让这位资深的HR“大开眼界”。

  “有市场号召力的品牌更容易吸引到这些年轻人。”比如,有求职者告诉王一凡,选择来应聘销售是因为这个品牌最近口碑很不错,觉得在这里工作有面子。

  在王一凡看来,这种变化也源于新生代劳动者不再只满足于在大城市打工赚钱再回到家乡成家立业,“他们更希望能在城市立足,更好地生活发展下去”。

  “以前不少建筑工人工资动辄被拖欠,大家总觉得只要及时拿到工资就不错了。现在年轻人法律知识、维权意识更强,对于工作环境、福利待遇以及是否有晋升空间更加关注。”王战芬也感到,是否受到保护和尊重、能否接受平等的教育培训等都会影响到新生代农民工就业的稳定性。

  而受到疫情影响,许多用工单位的线下招聘无法如期举行,诸如直播带岗、线上招聘会等招聘方式也更受到企业和求职者欢迎。“今年9月以来,我们已经举办了26场线上招聘会。有将近2000人参与了线上面试。”王战芬告诉记者。

  转战劳务派遣和外包之后

  中小企业生产波动大、工人流动快、招聘数量多,原先企业直接招聘的渠道已难以满足需求,劳动力市场在倒逼中变革。

  为了适应许多企业弹性用工的需求,劳务派遣曾是人力资源公司的一项重要业务。但人社部颁布的《劳务派遣暂行规定》从2014年3月1日开始施行,它将用人单位使用劳务派遣员工的比例限定在10%以内,并且再次重申劳务派遣的用工只能用于临时性、辅助性和替代性的岗位。

  “劳务派遣受到限制后,很多人力资源公司都开始做外包服务。”王战芬的公司从五年前也开始做外包业务,目前已经占到业务量的20%左右。

  所谓外包,以制造业为例,就是人力资源公司把工厂的某个生产环节,比如包装、质检等承包下来,自己组织生产,到期交付产品给工厂。

  总部位于苏州的英格玛集团是国内最早在制造业领域开展外包业务的一批人力资源机构之一。该集团政府及公共事务部总监朱昊翔向记者表示,现在用工单位对于外包的接受度越来越高。

  劳务派遣和劳务外包成为制造业的主流用工方式,形形色色的中介组织在劳动力配置中的角色也越来越重要。为了满足派遣和外包的用工需求,陈婉清认为,与其花大力气去找合适的人不如从源头上培养,“劳动者技能不匹配,难以胜任,也容易导致离职率高”。

  于是,陈婉清早在2009年建立了苏州市金阊职业培训学校。现在常年开设的西式面点师、化妆师、育婴员等培训班都很受到求职者的欢迎。“职业培训目前已经成为了我们公司的第二大主要业务”。

  技术岗位缺口大、人岗匹配度低、劳动者自我发展意愿强……近年来,许多人力资源公司都敏锐地嗅到了劳动力市场出现的种种迹象,开始涉足职业技能培训业务。

  孙大元最近也正在和北京一家企业筹划开发新能源汽车换电站操作员的课程,“现在换电站越来越多,但这些专业技能培训在市场上找不到,我们就对接企业,请专业的人来教”。

(责编: 李雨潼)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