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新闻

滑雪医生付妍:将每一个操作练成肌肉记忆

发布时间:2021-11-29 09:16:00来源: 新京报

  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重症医学科的医生付妍是中国冬奥滑雪医疗保障梦之队的一员,也是中国第一代滑雪医生。

  成为滑雪医生不仅要有近乎专业的滑雪技能,还要有极端条件下施展救治的能力。经过严苛训练,2020年和2021年,她作为首批高山滑雪医疗保障队队员参加了第十四届冬季运动会和相约北京系列测试活动的医疗保障工作。

  近日,付妍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讲述滑雪医生是怎样“炼”成的。

  成为滑雪医生,没有捷径只有苦练

  新京报:为什么想要成为滑雪医生?

  付妍:这个事儿,还要从2018年说起。当时中医局要组建一支中医滑雪保障队,我毫不犹豫地报了名。因为在我心里,医生的职责是治病救人,能够全力以赴心无旁骛地把自己所学的知识和技能运用到治病救人中去是我的梦想,而滑雪医生就是这样的一个职业,在雪道上开展救援时心中没有一丝杂念,只有如何将伤员迅速安全地送到医疗站这个念头。冬奥会是高标准的国际大型赛事,是向全世界证明中国人可以办好一届体育赛事的重要契机,虽然不能像奥运健儿们那样站在领奖台上为国争光,但是可以用另一种方式体现出中国医生的风采,是非常骄傲和荣幸的事。

  我以“滑雪、英语、专业知识”三项全优学员的身份进入了补测群。经过层层筛选,我接到了冬奥组委的录取通知,我特别高兴,终于可以为奥运会服务了。可我的爱人却有点担心,他说:“滑雪是个挺危险的运动,又冰天雪地的,你细胳膊细腿的,能行吗?”我告诉他:“能行,我一定行!”于是带着这份奥运情怀,我踏上了滑雪医生的征途。

  新京报:滑雪医生的训练过程是怎么样的?

  付妍:一开始我心里还真是有点儿忐忑,要想成为一个优秀的滑雪医生,除了要有近乎专业的滑雪技能以外,还要有极端条件下施展救治的能力。如果说平时的工作中,你还有一定的时间思考这个病人怎么处理的话,那么在赛道上,一旦我们这些滑雪医生出现,往往意味着运动员发生了危及生命的情况,必须快速准确地做出判断,精准地救治伤员,因为时间就是生命!所以我们必须在4分钟之内到达伤员身边,在零下二三十摄氏度的环境中,我们每晚1秒,都可能给运动员的生命带来更大的威胁。

  与时间赛跑,秘诀只有一个字:快。比如气管插管这个技术,在医院里我能做到又快又准,但在雪道上可真没那么简单,必须摘掉手套,跪着、趴着甚至侧躺着操作,没过多久手就冻僵了。为了能在最短的时间完成,我在假人身上不断尝试,从最开始的30秒练到20秒,再到15秒,10秒,甚至现在可以做得更快。因为我知道,我每快1秒钟,对运动员来说就多一分生的希望。要说滑雪医生是怎样炼成的,其实没有捷径,只有苦练苦练再苦练。

  背着15公斤急救包翻山越岭演练救援

  新京报:训练过程中有没有印象深刻的事?

  付妍:有一项训练让我印象特别深刻。一天,教练说要检验我们的训练成果,当我们每个人都跃跃欲试的时候,没想到他要求我们背着15公斤重的急救包从山下往山上爬,还专挑那些犄角旮旯爬,好不容易爬到坡顶,容不得喘口气儿,就让我们演练救援。教练看着我们一脸的疑惑,严厉地说:“难道运动员受伤还找个平坦的地方,等你们歇够了再救吗?”这句话让我明白了,只有这样不分时间、不分地点地演练,才能应对赛场上瞬息万变的情况和各种意想不到的事情。经过几个冬天的刻苦训练,在冬奥组委组织的滑雪考试中,我的成绩在所有女生中名列前茅,还获得了加拿大和奥地利一级教练认证。

  新京报:训练过程中有受过伤吗?

  付妍:在一次训练中,我被撞飞了,当时肩膀着地,摔出去有5米远,我爬起来接着训练,可没想到左肩越来越疼,后来根本抬不起来了。到医院一看,医生说:“你肩膀骨折了,需要静养。”“静养?”作为医生我当然知道骨折必须静养,可静养就不能训练,不能训练就跟不上进度,跟不上进度就可能被淘汰。我心里特别难受。带着这样的心情回到了家,家人看到我肩膀上吊着个带子,都说:“你都这样了,别去了。”只有我爱人坐在那一声不吭,我想起了他之前跟我说的“你细胳膊细腿的,能行吗?”刚想说点什么,没想到他先开了口:“我支持你去,别留遗憾。”就这样,我又回到了训练场上。

  向世界展示中国第一代滑雪医生风采

  新京报:目前的工作内容是什么?还需要训练吗?

  付妍:冬奥会的战斗号角已经吹响,就要开始进行雪上训练和救援演练了,目前的工作内容以体能恢复为主。在难度世界排名前三的高山滑雪中心进行保障工作,救援压力是非常大的,因此不能放过任何一次训练的机会,在冬奥会正式开始之前还需要不断地训练将流程熟记于心,将每一个操作练成肌肉记忆才能在实战时做到胸有成竹。

  新京报:成为滑雪医生后的感受如何?

  付妍:成为滑雪医生之前,滑雪只是我的爱好,在进行滑雪训练时才意识到仅仅将滑雪当成爱好是远远不够的,可以说是任重而道远。不仅要有近乎专业的滑雪水平,还要在寒冷的环境中保持敏捷的思维和灵活的协调能力。不论什么样的天气条件,都要全神贯注地观察运动员的每一个滑行,一旦运动员摔倒之后要迅速反应出他哪里受伤了,怎样处理能保证最少的搬动次数和最快的救治方案,救援时如何与队友配合、发挥出最大的优势,用最短的时间将伤员安全地转运,救援过程中有可能出现哪些突发状况,怎样处理等等。可以说是将我十几年的工作经验,还有一些不熟悉的领域串联在了一起,非常考验滑雪医生的综合素质,因此在感受到压力和责任的同时,也不断激励着我刻苦训练、提高救援能力和滑雪水平。

  去年和今年,我作为首批高山滑雪医疗保障队队员参加了第十四届冬季运动会和相约北京系列测试活动的医疗保障工作。站在海坨山上,看着眼前的赛道,回想起训练中我流过的泪、流过的汗、流过的血,但为了服务奥运这四个字,我无怨无悔。我还有一个心愿,就是在2022年冬奥会上,向全世界展示中国第一代滑雪医生的风采。

  新京报记者 吴为 实习生 王美约

(责编: 郭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