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旅游

北京南站黑车揽客 黑车一口价出租车打表后加价 执法队员:人手确实不够

发布时间:2018-08-29 14:55:00来源: 央广网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系列报道国务院大督查,今天(28日)关注第一督查组对北京南站的督查情况。今年7月27日,有媒体曝光北京南站周围乱象:站外“黑车”横行堵塞交通;正规出租车变身“黑车”,25公里路程叫价300元……北京南站也再次迎来一次大规模的整改:站内增加指示路牌、换乘安检流程优化、增加夜间到站交通。一个月过去,整改情况如何?

国务院大督查第一督查组组长、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辛国斌(左一)。(央广网记者 刘天思 摄)

  8月26日晚上9点半到27日凌晨1点,针对群众关切的北京南站打车难顽疾,国务院大督查第一督查组组长辛国斌带着几名督查组员对北京南站进行暗访,实地查看南站内部设施及周边街道情况,与多位乘客、出租车司机、交通执法队员以及南站工作人员进行交流,了解核查近期北京市开展集中整治的效果。

  8月26日晚9点半,北京南站站内西侧停车场出租车等候区,等待打车的人流缓慢向前移动,队伍长达100多米。针对群众关切的北京南站打车难问题,国务院大督查第一督查组组长辛国斌带着几名督查组员夜访北京南站。督查组一走进地下停车场,就感到密不透风的闷热。相比之下,西侧停车场出租车候车区的条件改善了很多。督查组发现,由于加装了部分风扇和空调,空调显示温度为27摄氏度;在出站的地铁换乘入口,地铁取消了重复安检,地铁4号线安河桥北方向末班车时间向后延了55分钟;走进候车大厅,座椅明显增加;此外还增设了各类信息提示牌。

  晚上11点多,督查组再次来到东侧停车场出租车等候区,此时等待打车的人流明显增多。实地走访中,督查组发现北京南站外围道路每个路口都有公安和交通执法车辆驻守。据悉,根据北京市委市政府的统一部署,目前北京南站管委会统筹公安、交通执法等部门对“黑出租”进行联合整治。然而,在如此严密的布控下,督查组还是发现在南站南广场停车场出口处,依然有“黑车”和出租车揽活、抬价议价。

国务院大督查第一督查组组长辛国斌向执法队员了解相关情况。(央广网记者 刘天思 摄)

国务院大督查第一督查组组长辛国斌向执法队员了解相关情况。(央广网记者 刘天思 摄)

  督查组成员以到北五环北京会议中心为目的地询价,“黑车”司机一口价160元,出租车司机提出打表后加50元,而正常价格是90元左右。27日凌晨一点,督查组从北京南站幸福路附近返回北京会议中心驻地时,先后两次招手拦下出租车,一辆称“不顺路”,一辆车称“打表后加30元”。掌握这些基本情况后,辛国斌返回北京南站,找到交通执法部门相关负责人沟通。

  辛国斌:您就是今天的负责人?

  执法队员:对,我属于第三执法大队。这是我们总队今天的勤务表,所有重要点位,重点查黄牛。比如二楼进口处驱黄牛,打击“黑车”。现在人不够,我再配保安。您刚才说到的问题,可能在巡查过程中,他们也会发现,发现后会马上处理。但是在现有勤务总数不变、点位不变的情况下,我们人手确实不够。

国务院大督查第一督查组组长辛国斌与执法人员交谈。(央广网记者 刘天思 摄)

  执法队员介绍,自7月底以来,北京市高度重视南站出行难问题,协调各部门力量加快旅客疏散,同时增强执法监管。以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为例,派驻了5个执法队轮流执勤。根据北京南站周边“黑出租”的状况,按照区域、点位精细布置了执法队员进行巡逻执法。目前,北京南站管委会统筹公安、属地派出所、交通执法、交管等部门针对“黑出租”进行联合整治。经过整治后,仍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辛国斌问及原因。

  执法队员:还有几个黄牛,看来工作仍不到位。

  辛国斌:肯定是打“游击战”的,有利益驱动且利益足够可观,他们就会冒风险做。

  据介绍,北京南站打车难的问题积弊已久。一是跟北京南站的设计有关,出口通道少,乘客出站打车只能去地下等候。目前正在论证把出租车调度站从地下挪到地面,与公交车站接驳,方便乘客改乘公交。二是出租车运力问题。多年来,北京市的出租车数量基本维持在6万辆左右。以前是双班制,两个司机倒班开一辆车,歇人不歇车。现在倒班车比例下降,运送效率自然下降,到了夜间就更难打车。三是北京南站的管理机制问题。站前广场、车站建筑物、周边道路分别属于不同部门,目前遇到问题往往是几个部门私下协调,缺乏一个总牵头部门来协调处理。

  辛国斌表示南站整治的效果十分明显,今后还要继续完善,理顺机制,统筹解决,更好地为群众服务。他说:“这次来南站督查感受比较深,通过各方面的共同努力,南站的整个秩序得到很大改善。人民群众的满意度大幅提升,但是仍然有一些问题没有解决好。比如今天督查过程中,发现‘黑车’‘黑出租’现象还存在。从后续工作情况看,需要建立起高效协调的长效机制,完善技术防控手段,提升南站服务质量,让广大人民群众更加满意。”

  整治乱象需要建立长效机制,才能防止“整治、反弹、再整治、再反弹”的循环陷阱。(记者刘天思)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系列报道国务院大督查,今天(28日)关注第一督查组对北京南站的督查情况。今年7月27日,有媒体曝光北京南站周围乱象:站外“黑车”横行堵塞交通;正规出租车变身“黑车”,25公里路程叫价300元……北京南站也再次迎来一次大规模的整改:站内增加指示路牌、换乘安检流程优化、增加夜间到站交通。一个月过去,整改情况如何?

国务院大督查第一督查组组长、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辛国斌(左一)。(央广网记者 刘天思 摄)

  8月26日晚上9点半到27日凌晨1点,针对群众关切的北京南站打车难顽疾,国务院大督查第一督查组组长辛国斌带着几名督查组员对北京南站进行暗访,实地查看南站内部设施及周边街道情况,与多位乘客、出租车司机、交通执法队员以及南站工作人员进行交流,了解核查近期北京市开展集中整治的效果。

  8月26日晚9点半,北京南站站内西侧停车场出租车等候区,等待打车的人流缓慢向前移动,队伍长达100多米。针对群众关切的北京南站打车难问题,国务院大督查第一督查组组长辛国斌带着几名督查组员夜访北京南站。督查组一走进地下停车场,就感到密不透风的闷热。相比之下,西侧停车场出租车候车区的条件改善了很多。督查组发现,由于加装了部分风扇和空调,空调显示温度为27摄氏度;在出站的地铁换乘入口,地铁取消了重复安检,地铁4号线安河桥北方向末班车时间向后延了55分钟;走进候车大厅,座椅明显增加;此外还增设了各类信息提示牌。

  晚上11点多,督查组再次来到东侧停车场出租车等候区,此时等待打车的人流明显增多。实地走访中,督查组发现北京南站外围道路每个路口都有公安和交通执法车辆驻守。据悉,根据北京市委市政府的统一部署,目前北京南站管委会统筹公安、交通执法等部门对“黑出租”进行联合整治。然而,在如此严密的布控下,督查组还是发现在南站南广场停车场出口处,依然有“黑车”和出租车揽活、抬价议价。

国务院大督查第一督查组组长辛国斌向执法队员了解相关情况。(央广网记者 刘天思 摄)

国务院大督查第一督查组组长辛国斌向执法队员了解相关情况。(央广网记者 刘天思 摄)

  督查组成员以到北五环北京会议中心为目的地询价,“黑车”司机一口价160元,出租车司机提出打表后加50元,而正常价格是90元左右。27日凌晨一点,督查组从北京南站幸福路附近返回北京会议中心驻地时,先后两次招手拦下出租车,一辆称“不顺路”,一辆车称“打表后加30元”。掌握这些基本情况后,辛国斌返回北京南站,找到交通执法部门相关负责人沟通。

  辛国斌:您就是今天的负责人?

  执法队员:对,我属于第三执法大队。这是我们总队今天的勤务表,所有重要点位,重点查黄牛。比如二楼进口处驱黄牛,打击“黑车”。现在人不够,我再配保安。您刚才说到的问题,可能在巡查过程中,他们也会发现,发现后会马上处理。但是在现有勤务总数不变、点位不变的情况下,我们人手确实不够。

国务院大督查第一督查组组长辛国斌与执法人员交谈。(央广网记者 刘天思 摄)

  执法队员介绍,自7月底以来,北京市高度重视南站出行难问题,协调各部门力量加快旅客疏散,同时增强执法监管。以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为例,派驻了5个执法队轮流执勤。根据北京南站周边“黑出租”的状况,按照区域、点位精细布置了执法队员进行巡逻执法。目前,北京南站管委会统筹公安、属地派出所、交通执法、交管等部门针对“黑出租”进行联合整治。经过整治后,仍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辛国斌问及原因。

  执法队员:还有几个黄牛,看来工作仍不到位。

  辛国斌:肯定是打“游击战”的,有利益驱动且利益足够可观,他们就会冒风险做。

  据介绍,北京南站打车难的问题积弊已久。一是跟北京南站的设计有关,出口通道少,乘客出站打车只能去地下等候。目前正在论证把出租车调度站从地下挪到地面,与公交车站接驳,方便乘客改乘公交。二是出租车运力问题。多年来,北京市的出租车数量基本维持在6万辆左右。以前是双班制,两个司机倒班开一辆车,歇人不歇车。现在倒班车比例下降,运送效率自然下降,到了夜间就更难打车。三是北京南站的管理机制问题。站前广场、车站建筑物、周边道路分别属于不同部门,目前遇到问题往往是几个部门私下协调,缺乏一个总牵头部门来协调处理。

  辛国斌表示南站整治的效果十分明显,今后还要继续完善,理顺机制,统筹解决,更好地为群众服务。他说:“这次来南站督查感受比较深,通过各方面的共同努力,南站的整个秩序得到很大改善。人民群众的满意度大幅提升,但是仍然有一些问题没有解决好。比如今天督查过程中,发现‘黑车’‘黑出租’现象还存在。从后续工作情况看,需要建立起高效协调的长效机制,完善技术防控手段,提升南站服务质量,让广大人民群众更加满意。”

  整治乱象需要建立长效机制,才能防止“整治、反弹、再整治、再反弹”的循环陷阱。(记者刘天思)

(责编: 李文治)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