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读书

政协委员提案:将《童增书简》于2018年申报“世界记忆遗产”

发布时间:2018-03-13 11:14:00来源: 中青在线

“我希望国家能将中国二战受害者的信件(又称《童增书简》)整理好、保存好、管理好。因为今后不会再有任何中国二战受害者写信给任何人了,他们几乎都离开了人世,”3月4日,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全国总工会研究室主任吕国泉在两会上递交了“关于申报《童增书简》为‘世界记忆遗产’的提案”。

提案写道:上世纪90年代初,时为大学老师的童增发起了民间对日索赔运动。1992年,童增草拟了《关于向日本国索取受害赔偿的议案》,在70名人大代表的签名提议下,被正式列入当年“两会”第7号议案和第10号议案。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全国各地二战受害者纷纷来北京,向其寻求帮助,也有许多受害者或遗属纷纷写信给童增,反映本人、家庭或当地在当时所受残害,控诉日军烧、杀、抢、掠罪行,包括“活人被装进麻袋铺成人肉跑道,供日军训练踩踏”;“一个月杀害雁北七县1.6万平民,日军杀祖母砍双手夺玉镯”;“人妻遭抵抗,刺死后用头发悬尸挂树”;“全村400人被杀光,房屋尽烧,仅剩异地求学少年”,等等。各类信件前后将近一万封,所揭露日军当年在华所犯暴行惨不忍睹、罄竹难书,这些珍贵的信件后来被媒体称作《童增书简》,也被称为中国二战受害者的史料库。

从2014年开始,由美国华侨基金会出资,曾担任美国新泽西州含德市市长的柴大定博士和现美国新泽西州抗战史维会会长的曹赞文博士,共同发起和主持“10000个正义的呼声——童增书简”网站,开始公开这万封来信,现部分已上传,有20多位美籍华人和美国人将其中460封翻译成英文。这一网站目前已经成为美、加等国一些学校的老师向学生讲述二战亚洲史实的一个重要平台。国内辽宁教育出版社已定于今年7月正式出版《童增书简:二战受害者100封控诉信》(中英文对照)。接着,还会将其翻译成日文、俄文、德文等多国文字出版。

根据上述情况,有必要把中国二战受害者的控诉信传播到全世界,如果通过申报“世界记忆遗产”则是一个非常好的传播方式。因此,特建议将《童增书简》于2018年申报“世界记忆遗产”。其必要性和深远意义在于:(1)把中国民间记忆遗产升格为世界记忆遗产,将日本侵华战争罪行公之于众,有助于清除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的土壤,更好地维护世界和平。(2)我国已推出《南京大屠杀档案》《侵华战犯笔录》《侵华战犯书信》等,如果我们再向全世界展示中国二战受害者的控诉,可以让西方国家不仅记住“纳粹”暴行,还记住日本侵略者暴行,普及教育意义极大,特别是对日本国民的教育意义不可估量。(3)《童增书简》申遗是对人类的一大贡献,用众多中国战争受害者的苦难遭遇和声声呐喊告诫全世界一些国家,不得再犯屠杀平民等战争罪行,否则永远会被追讨。

将《童增书简》申请为“世界记忆遗产”具有如下优势:

1、正义性。《童增书简》客观反映了广大中国二战受害者正义的呼声,告诉世界爱好和平的人士,防止战争悲剧重演是人类共同追求的目标。

2、真实性。上世纪90年代已是战后近50年了,当时的二战受害者仍然提笔向一位陌生的、且没有经历过二战的年轻人写信倾诉,都是真实经历和心中所想,可信度高。

3、原始性。《童增书简》是众多中国二战受害者控诉日军各类暴行的普通信件,没有进行加工修饰过,有说服力。

4、唯一性。众多战争受害者给当时一位大学普通老师写信,寻求帮助和支持,这在全世界是少见的,有中国特色。

5、世界性。国际法严格禁止“战争罪行”,西方国家更相信受害者自己发声的证据,中国二战受害者的声音是全世界二战受害者声音的一个重要部分,目前《童增书简》能体现这一点。

提议国家档案局等有关单位高度重视,由领导牵头申报之事。同时可与年届花甲的童增联系,将中国二战受害者的信件整理好、保存好、管理好。因为今后不会再有任何中国二战受害者写信给任何人了,他们几乎都离开了人世。

《童增书简》是现存于民间的珍贵史料,一万余封中国二战受害者的亲声控诉,时刻警示、促使着人们对战争进行反思。这笔属于人类的记忆财富,值得永久珍藏与传承。

(责编: 陈冰旭)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中式插花大师孙可推新作《中国插花简史》

    国家资质高级花艺师、亚太地区插花艺术联合会理事孙可的新作《中国插花简史》日前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发行。[详细]
  • 雅活:对更美好生活的一片赤诚

    周华诚我常常想,我们现在的人,大概算是活得粗糙而潦草的。我们身处在一个被绑架的时代。好不容易和朋友见面吃个饭,坐下来却各自摸出一个手机,你刷你的朋友圈,我刷我的朋友圈。朋友在面前,却被忽略了。我们是被手机绑架了。[详细]
  • 《藏地羊皮书》:西藏的故事远未结束

    \
    这类作品往往侧重于展示西藏的自然风光,所关注的基本都是色彩斑斓的经幡、明媚耀眼的阳光、牛羊成群的草原这类意象,不但文字浓艳得让人恍惚生疑,情感上往往处于一种漂浮、疏离的状态,甚少基于独特个人感受的深层思考,很容易...[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