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读书

《蘑菇圈》:直击雪域高原灵魂的小说

发布时间:2018-09-05 10:03:00来源: 京华时报

  知名作家阿来的新作《蘑菇圈》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收录了《蘑菇圈》和《三只草虫》两则中篇小说。这次,阿来用充满诗意的笔调诉说了两则藏区乡村普通人的生活故事,尽管内容有异,但故事的核心并无不同:都是揭示“商业给边远地区带来的影响”。阿来说,现在中国的乡村正在渐渐被遗忘,不过“我觉得发展是好事,却也终归遮蔽了一些东西”。阿来试图用文字书写在乡村发展中被落下的那些普通人,“展开对他们命运的关照”。

  想写乡村发展背后的普通人

  阿来为大多数人熟知,是因其长篇小书《尘埃落定》,也曾凭借这部小说斩获了第五届茅盾文学奖。而此次的新书《蘑菇圈》中的两则故事都不长,至于为何会将“蘑菇”和“草虫”搁在一本小说里。阿来说,这与他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有关联,想写一部相关的作品。“长时间以来,我一直在想,我们今天所谓的城镇化对当地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尤其是对那些偏远的乡村,那些乡村的人、物,乡村的生态”。值得关注的是,在城镇化过程中,“大部分人的目光已经完全往都市转移了,乡村已经处在被人遗忘的状态”。

  据阿来的观察,如果说现在还有人愿意将目光往边远农村投射的话,只有两种可能:“一是那儿有很好的自然风光或有历史遗存,如老村落,它可能成为一个旅游目的地;还有一种被人挂念的方式,就是那儿出产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阿来想了想,与其写一个旅游产业下的乡村,他更愿意写一个“仅仅是因为出产某种东西而被外界所关注的乡村,想写写乡村发展背后的普通人”。于是,便有了《蘑菇圈》中,由“蘑菇”和“虫草”为意象的两则故事。

  试图用中短篇保持艺术感觉

  在读者看来,《蘑菇圈》是新作书中浓墨重彩的一篇,故事凝练,文字行如流水,也如诗一般值得细细品读、反复回味。阿来在这篇中,“前半部分本就打算写得优美一些”。而到了后半部分,当商业介入到这个偏远的“机村”后,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前后的冲突很大,这种剧烈的反差是中国所有乡村都有过的经历”。

  整篇故事并不复杂,读完后,甚至会给人留下“意犹未尽的感觉”。《蘑菇圈》还会续写吗?“就这样了,故事讲完了”。阿来说,相对于长篇小说而言,“中、短篇作品在艺术上、结构上、语言上都比长篇小说要有更高的要求”。

  在阿来观念里,写过一阵子长篇作品后,“写作上应该作些调整,我觉得写中短篇是保持对艺术感觉的重要方法”。从一般意义上来讲,肯定是写长篇更为划算,“钱多嘛”。但“长篇小说容易把兴趣转到作品的主题上,缺少对细节、语言、结构的推敲;而中短篇则更紧凑,更扎实,留有回味的余地”。

  作者也曾是个捡蘑菇的小男孩

  这位每年拿 1/3时间行走在大西部的作家,不少作品是在旅途中完成的。基于常年对自然界的观察,出现在他笔下的植物非常鲜活,就如这一次的“蘑菇”,从文字间似乎能闻到它们身上携带的泥土气息。

  不过,阿来透露,这本书中对蘑菇成长状态细致的描写,主要还是基于年幼时的生活经验,那会儿他也是一个“采蘑菇的小男孩”。“对他们太熟悉了,我们会跑去山坡捡拾蘑菇,观察他们成长,也见证过它们的腐败”。正因为童年时那种看待事物的纯粹,才会让阿来在这部书中写出了童真的感觉:阿妈斯炯看着蘑菇破土而出,看着它们慢慢成长,一切都是慢悠悠的,“只有少年时代才会有天真、美好的眼光来看待自然界,这本《蘑菇圈》中,有很多我小时候的感觉在”。

  在阿来小时候,那会儿的蘑菇还是普通的食物,等到了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突然一夜之间,它们从几毛钱一斤涨到了200多块钱一斤,据说是日本人要吃这些东西”。也就是《蘑菇圈》中所说的,平常的蘑菇变成了珍贵的 “松茸”,也变成了阿妈斯炯儿子频频送给官场领导的礼品。

(责编: 李文治)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