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读书

书,照亮我生命的心灯

发布时间:2021-04-21 11:06:00来源: 西藏日报

  我一生的爱好不少,也喜新厌旧,唯有书——如忠贞的伴侣,至今不离不弃,倘若一日不见,人燥脑空,精神无所适从。

  我两三岁时在成都工委子弟校上幼儿园,父母正在西藏忙着搞建设,三五年见不着,他们是我印象中的代名词,是虚拟的存在,只有外婆外公真人实形,每临学校放假,接我回到邛崃就欢欣雀跃,跑到大同街一家小人书铺,和哥哥花上几分钱看连环画,至于书中的文字认不认得无关紧要,关键是我喜欢。那时的我性子野得很,在家不能安安稳稳待上1分钟,但进了书铺,那些五颜六色的封面,好似缰绳牢牢拴住了我,能安静坐上大半天。

  我从工委子弟校回邛崃县上小学,那时大同街的小人书铺已关门闭户,我失落又愤怒,找同学借来的书大部分是看过的,无奈之下,转而在外公的书柜里开始蚕食大部头小说,那些繁体字、外国人冗长的姓氏,还有艰涩难懂的哲学名词、概念、历史典故等,不管消化与否,全盘皆收。

  抱着有些霉味的《海底两万里》,我认识了儒勒·凡尔纳,从此对科幻非常入迷;读小说《卓娅和舒拉的故事》《巴格拉齐昂》我知道了二战的残酷。

  从邛崃转学至成都十五中学读书时,有一天上语文课,班主任肖老师在台上讲得起劲,我在下面看得起劲,沉入小说忘乎所以,当他突然抢过我手中的书时,才猛然醒悟是在课堂。他举着那本厚厚的、烂絮一般已卷角的书,狠狠批评我,全班同学盯着我起哄,我当时的感觉是一种被剥夺、被无礼打断我正在享受快乐的愤恨,同时也羞愧在课堂上看课外书籍被抓现行,两种情绪搅动得我心烦意乱……

  物质匮乏、精神苍白的那个年代,可看的书无非就那几种,看得多了久了也就厌了。但朋友同学之间私下流传的手抄本非常多,我看过的有《第二次握手》等,后来,我看的书越来越多,门类也日益丰富,仍然觉得饥渴,不论是中外的历史、军事、惊悚、科幻、推理、悬疑、战争、言情、古典或武侠的,只要入了眼,那是筛子滤水——一粒沙也不放过。

  在波密修桥那段时日,我栖身在20多人共住的木板房,因为认识一些朋友和老工人,时常借些书来看。有一次队部负责安保的刘干事来我们女工班串门,发现我在看《战火中的青春》,二话不说当即抢走,我正看得津津有味,一下子被打断急火攻心,要他把书还给我,当时脸上的表情一定是很狰狞的,干事看了连忙后退,嘿嘿几声走了。

  扎木大桥修好后,我们分队全部上山修墨脱公路,莽莽原始森林里,除了驻地有一块空地外,无处可去。每天收工回来后,无聊令人变得焦躁,单调更添精神的空虚,下雨下雪待在帐篷里睡觉、整理很少的私人物品,难以打发漫长的时间。像我这样好动的人,简直要抓狂了,忍无可忍之下,一到工休徒步下山到扎木,在新华书店买了一些中外小说,然后又去熟人家找书,背上山去看,其中有一本《福尔摩斯探案集》,晚上就着蜡烛看《四签名》。

  几年里,随着公路的不断延伸,我们翻过了海拔4700米的嘎隆拉(多热拉)山进入墨脱境内,这座大山横亘南北,脾气狂暴,阴晴不定,每年通路只有短短的3个月,到了9月份开始下雪,我们便被真正的隔绝了。

  我们班的帐篷搭在一条小河沟上,天天穿着雨靴在水里起居,被褥几天不晒就生霉,我的书也因潮湿开线散架,书页霉星点点,无法修复;但这个期间我是比较快乐的,因为驻地集中有一大队和我们分队,认识了几个文青,我们分享读书心得,无论看书是精读、选读或泛读,获得到了乐趣才最重要。

  之后,我们修路一路向前,在荒无人烟的地方天天重复着相同的工作,我不停地找书看,托人从山那边带书来,尽管书的种类很少,但在远离城市的深山,我很满足这样的补充,书籍的丰饶伴我熬过了好几年艰难的时光……

  看书已成了我的常态,我无法忍受没有书的日子。上世纪90年代,我在四川大学就读时,班上给每位同学发借书卡,我因为一借就是好多本,自己的一张卡不够用,就把同学的卡借来,一次借书10多本,看完了继续再借。

  毕业回到昌都,正遇金庸的武侠小说风靡一时,找朋友借来《书剑恩仇录》看了个通宵,是被这部荡气回肠的小说给震撼了,又陆续找来其他更多的作品一口气读完,还不过瘾,又看古龙和温瑞安的系列小说,正如诗人华滋沃斯说的:“一朵微小的花对于我可以唤起不能用眼泪表达出的那样深的思想。”咬文嚼字后,过滤了文字的形态,我空灵的脑海忽然有了思想的重量。

  几十年光阴,我花钱买的书不计其数。过去从西藏休假回内地,晚上清闲时,必定要去夜市书市看看,书价涨得超过预期就买二手书。内调回成都后,单位的资料室有不少书刊,最喜欢《译林》和《科幻世界》,每期必看。

  如今,在网上就可以搜索自己想看的书,下载到手机,依然像过去躺在床上就着手机光浏览阅读。

  我要感谢书籍,如一盏心灯照亮了我的生命,它替代了我的乡愁,抚慰了我在天涯无依的凄惶;虽没赐我黄金屋、气自华,却始终以强大魅力加持我的自信,睿智而远见地改变了我的一生;我精彩的活着皆因有了它,才能岁月砥砺,跨过苦难,一往无前书写命运……

(责编: 常薇薇)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