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资料云 > 涉藏期刊库 > 西藏大学学报 > 2007年 > 第一期

略述西藏传统的服饰习俗文化

夏格旺堆①巴桑潘多② 发布时间:2007-05-12 14:34:10来源: 西藏大学学报

摘要:文章简述了西藏传统服饰习俗文化的发展演变,对西藏传统服饰做了两个大的分类,即传统常用服饰或节气性服饰、以及节日服饰或盛装。引用了前人所做的相关研究成果和民俗学有关的知识体系,对上述两大类西藏传统服饰习俗文化进行了初步的梳理,对正在变化当中的西藏服饰习俗文化的基本内容及其特征做出了简要的分析。

关键词:西藏传统的服饰习俗;西藏枚区服饰;西藏农区服饰

中图分类号:K892.2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5738(2007)01-103-06

  最初的人类以树叶遮体,这样的习俗,不仅是上古和远古人类服饰文化最初的形态和一种普遍的现象,而且在中外近现代的民族志材料中也可找到相关的事例。关于服饰起源的动机问题各家之见并不算少,但从其意义和多种功能的角度讲,可归纳为“保护自我”,如御寒等;“表现自我”,如获得他人注意和赞赏,显示尊严等;“标志自我”等等。”[1]

  尽管目前我们还无法探知西藏地区服饰最初起源的确切时间,但从其动机和功能角度讲,与上述三点具有相同性的。由于地理环境、生产方式、历史等原因,以及在西藏高原上形成的不同民族和早期部落之间的频繁交往,使得服饰习俗呈现出强烈的地域和民族特征。迄今已知的西藏地区最早的服饰文化的产生,可以上溯到距今四五千年前的昌都卡若遗址。[2]从该遗址出土的古针、陶纺轮和骨锥,可推测当时的居民已经掌握了用动物皮和纺线编织品作为材料来缝制衣物的技术。而用石、玉、骨、贝等材料制作精细、打磨光滑的发饰、项饰、手饰的装饰品的出土,从另一个侧面不但反映了卡若居民在精神文化方面所获得的巨大成就,而且为我们提供了四五千年的西藏东部原始居民服饰习俗的真实情况。尽管一个遗址所提供的线索非常有限,也不能全面复原当时人们具体的穿着打扮,但从发现的古簪,我们可以判定卡若居民的发型是束发。限于当时生产力的水平、技术和资源开发的认识,当时的居民习惯用相对上等的材料或制作精细的工艺品作为服饰以外的人体装饰。这些证据使得我们从中窥见远古西藏居民服饰及其装饰物品的基木特征,尽管这种线索相当微茫。

  吐蕃社会是西藏历史中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取得长足进步的一个阶段,它不仅重视内部社会结构的完善和发展,而且广泛吸纳周边各地区最为优秀的文化传统,使整个社会呈现出了蓬勃发展、欣欣向荣的局面。在这种社会大背景下,西藏的服饰文化也得到了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具丰富多彩的极大发展。由于政治与经济的发展,服饰文化不仅表现在简单的文化传承上,而且使其赋予了规范化政治制度的“标签”,以及因风土人情、社会等级、职业的不同而呈现出吐蕃服饰习俗的层次性。

  “早在公元前1世纪前后,西藏高原土著部落的服饰就已具有今天藏族肥腰、长袖、大襟、右衽长裙、束腰及以毛皮制衣的特征。”[3]公元7世纪,松赞干布迎娶文成公主后,由他本人倡导实行服装改革,从唐朝引进了丝绸服装,大大丰富了吐蕃服装的花色品种。丝绸服装的引进,丰富了衣着布料的种类,与原有的裘皮、氆氇成为了吐蕃服饰材料的三大门类。根据敦煌壁画、青海省境内吐蕃墓葬出土的图像学资料、敦煌文献的记录、拉萨查拉鲁固石窟以及布达拉宫法王洞等遗留的相关图像资料,我们可以对吐蕃服饰及其装束有一种梗概的了解。吐蕃赞普身着三角形大翻领长袖宽领的白色大袍,衣左社,左腋下可见袍带结,这种衣着在吐蕃时期广为流行;头披一条白布,王冠上缠绕着一条管褶形笔直的红色头巾或者缠绕成细高筒帽式样,藏语称“蜕”(thod),这种装束与敦煌壁画吐蕃赞普像帽式以及今天所见拉萨大昭寺、布认拉宫等处松赞干布塑像的“赞夏”(btsan-zhwa )冒类似;腰间挂佩一把刀剑;头发用丝绸扎成辫子,在耳朵附近把辫子扎成花结。其中,头发用丝绸扎成辫子的装束习俗,直到现今的西藏农牧区也是一种流行的发式。另外,包括红色头巾,赞普穿着的五彩锦缎披风、尖部弯钩的靴子等服饰习俗,也大概受到了波斯风尚的影响。[4]

  自吐蕃王朝崩溃之后,在几百年的历史发展中,就目前我们所掌握的资料,西藏普通老百姓的服饰习俗在整体特征上似乎看不出发生了多大的变化。而从现今能够提供这一时段图像学资料来看,真正能反映西藏世俗服饰习俗特点的参照似乎也是寥寥无几。通过这些资料,我们看到直到14世纪左右,西藏服饰习俗基本上承袭吐蕃服饰的风尚。大约从这时候起,经过帕竹、仁布巴等众多第斯掌权时期对吐蕃赞普时期的“仁青建恰”(rin-chenrgan-cha)服饰的模仿或者是“复古运动”的兴起和改创,[5]使西藏服饰习俗及其制度得到了进一步的强化。这些服饰习俗中,不但传承了西藏原有的服饰文化,而且同时吸纳、改创或者完全按照中央政府的官服制度以及蒙古服装等的习俗特点,使西藏服饰习俗文化再次出现了多姿多彩的景象。这一习俗作为西藏上层社会的主要服饰特点,直到西藏和平解放前夕仍然延续和保持着。

  就西藏普通老百姓的服饰而言,自吐蕃王朝至今基本上没有多大的变化。他们对于服饰的要求首先是实用性,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追求服饰的审美和自我价值的表现也变得越来越凸现。对生活在经济社会落后的封建农奴制度下的西藏普通百姓而言,他们并不可能在服饰的种种所谓“创新”的过程中具有更多的财力和精力去做更多的追求。然而,习俗作为一个民族传统文化的核心内容,无论在什么时间和什么地点,它都成为一个民族的“文化标签”而被广大百姓所传承,而且在不断发展变迁的人类文化史中,始终由这些广大民众作为这一文化习俗的继承人,扮演着不可替代的重要角色。当代西藏社会中形式和内容丰富的服饰习俗文化,就能够充分证明这一点。

  当代西藏的服饰习俗,因地理气候、生计方式、民族等因素的不同,无论在服装款式、内涵、装束等方面都存在着一定的差别。服装不仅仅是人们生活生产所必需的,而且还根据节气、社会礼仪、职业等的不同而具有千变万化的特点。甚至更重要的是服装习俗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及文化过程的实现,就像世间任何事物一样都在不断地发生变化和变迁。在这里服装习俗的变化是永恒的,没有变化或者没有文化的变迁,人类文化的发展本身就是难以想象的。

  现代都市生活中,我们已经很难区分一个区域或一个民族传统服饰所具有的基本特征。但是在社会最为广泛的农牧区生活中,我们还是能对西藏传统服饰习俗的形式、内容等方面做出客观的描述。“由于服饰的构成既有实用和功利目的,又有审美装饰用意,所以不同的服装款式,在不同的地区、民族和个人本人,都体现出不同的含义,这就形成了不同的类型和品目。比如不同的性别、年龄、职业、地位、季节、用途、民族等,都会影响到服装的制作,式样千差万别,并由此形成不同的服饰民俗。”[6]

  一、传统常用服饰或节气性服饰

  顾名思义,这种服装是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最常穿着的一种服饰,它是根据节气的变化,在生产生活的过程中根据实际需要而形成的服饰习俗。一般,这类服饰可分为夏装和冬装两类,这种分类可能出于西藏地区的绝大多数区域,其气候表现出冷暖相对两极分化和春秋气节时间不算过长的原因。不过对于现在的西藏城市居民来讲,随着服装时尚观念的导人及其在穿着打扮中起到的指导性作用,这种由于节气上的变化而形成的服饰习俗,已经是越来越比以往更加丰富和明显了。由于西藏地区因区域的不同而服装上表现出非常丰富的内容,并且这些服装款式的多样性和特征的复杂性更是难于在此做出非常具体的介绍,所以只能对那些具有普遍特征的服饰习俗做一简单的介绍。

  (一)牧区服饰[7]

  那曲地区牧人男子的帽子有冬夏之分,夏帽有布帽、毡帽、箕形遮阳帽(rtse-ring rtse-thung )、洋夏(yang-zhwa)、阿尔夏(Ar-zhwa )等。有些地方还兴用紫红色茧绸(vbu-ras)缠头,藏语称“阿尔地”(Ar-ti)。据说这种习俗是阿底峡装束。一般,女子在夏季很少戴帽,逢雨天时披一件白毡(phying-dkar)或白色氆氇织就的连帽雨衣,藏语称“果秀”(mgr-zhu)或“果昆” (mgo-gon )。无论男女,冬天都戴狐皮帽或羔皮帽,有的还喜欢穿戴羔皮围巾。

  牧人传统的衣服是长袍,衣圆领,斜襟,左衽。男子夏装的衣裤和长袍一般都是布料或绒毛织就的氆氇制作,色彩上不追求大红、天蓝、大黄等鲜色;冬装一般为羊皮或羔羊皮缝制的袍子,内穿氆氇呢子上衣和羊皮或狼皮做的裤子,老人还套皮质护膝。女子夏装外衣是布料或氆氇呢子做的长袍,色彩为黑色或蓝色,内穿鲜艳的开襟上衣,一般无穿裤子的习惯;冬装则穿镶有彩色呢子边的羊皮袍,镶边有匕色或九色不等,内穿布汗衫,但给放牧的牧童套羊皮护膝。牧民的靴子因地域不同而有所区别,但总的来说,都必须具备靴筒、里子、面子、边带、后开、条带、靴头、下筒、靴底等十多种条块组成。种类上可分为低腰形“博托”(vbob-tho),层底靴“索巴”(zom-pa ),彩靴(sgag-lham),织头靴(thag-lham),双头靴(sna-gnyis-ma)等。冬靴和夏靴的不同,主要在于靴筒用料的厚度不同外无其他更大的区别。很多地方对靴子不分季节的区别,一般旧靴夏日穿,新靴冬天穿。解放前,节日盛装的最好靴子是从印度进口的加层底靴子、皮靴等,还有自己特制的土靴。靴带大都是自产的特制彩带,带面上编织图案的题材大多为动物、花卉等各种不同的图案,以示家庭主妇的灵巧手艺。

  装束或者人体装饰,不仅表现了一个民族的审美观念,而且表现了个体社会地位及财力的强弱。西藏人向来喜欢各种各样的人体装饰,其中发饰、项饰、手饰、腰饰等装饰品的形式多样和丰富的内涵,足以说明了这一问题。

  藏北牧民男子喜欢梳单辫或双辫,单辫者一般在辫子上套饰螺环或用白银镶裹的神魄媳玉(藏语称“拉玉”bla-g.yu),再套几粒珊瑚、玛瑙作为配饰;辫梢编结丝绒丝线做成的红色或黑色发穗。这是一种流行在牧民男子的常见发型。藏北牧民男子常见的项饰有天珠或九眼石、珊瑚、媳玉等串成的装饰品,一般其组合方式是各种珠宝的三颗、五颗或七颗不等的单数组合,不见偶数组合。左耳佩戴“索琪”(sag-byil)的长耳坠、“伊裹(dbyis-skor)耳饰和环形耳饰等。右手中指和无名指戴造型为马橙形(yob-gzugs-ma)、马鞍形(rta-sga-ma)等镶嵌珠宝而规格和形制不同的银戒指,左手戴象牙镯子,而在大拇指戴象牙、玛瑙或者是翡翠的指环。对于一个牧民男子的腰饰,也是有非常的讲究,正所谓“男人身上必备瓯席”,“瓯席(sngo-bzhi)”即指男人身上必备的四大装饰品,为火镰、针、锥子、刀子,这四大饰品必是随身携带。有条件者还佩戴三节白藤缠绕为柄的鞭子,胁挎雕有精美图案的银质镀金宝盒,内装合金佛像及各种灵物,这既是上等的装饰品,也是富有的象征。

  藏北妇女的发式既复杂又独具特色,可以分为日常发式和节日盛装时的梳妆。日常生活中,藏北牧女梳理数条细小发辫,其左右的辫子合于脑后细辫,然后在其上装饰银元、媳玉、珊瑚等饰品。另外常见的发式是喜欢梳双辫子,辫梢垂系红绿彩线穗子,这种辫子不仅是牧女常见的发式和最为简单的发饰,而且是成年藏族妇女普遍流行的一种发式及其装束。所不同的是,藏北妇女在辫子上喜欢系戴白螺等片饰。还有一种叫“孜鲁”(rtse-lu)的头饰,这是用红色的氆氇呢子缝制长条形状,在其上面装点红珊瑚串饰,然后将其戴在头发上。如此形式多样的牧女发式,是枚不胜举的。牧女常见的耳饰有白银打制上镶璁玉、珊瑚的耳环,这种耳环既有环形套、也有垂条形的耳坠。一般的项饰有猫眼石、红珊瑚、珍珠、璁玉等宝石相串的项链。串配这种项链所选用的珠子是非常有讲究的,猫眼石一般选用九眼、五眼、三眼等,珊瑚选用大而圆,色彩朱红者。每个宝石间的相接处加垫一个银质的小垫圈,项链两端各配一粒青白玛瑙,正中央配一个银质或者金质的宝盒,藏语称“噶乌”(gavu)。噶乌的形制有四角形、六角形、八角形、圆形以及“肾形”,其正面好还要用璁玉作装点。手戴各种颜色的琥珀手钏,有条件者还戴有珠宝装饰的银质手镯,中指和无名指带镶嵌宝石的银质等的戒指。腰部装饰一般为银质佩带。最上等的佩带以金银材料制作,另外还用白铜材料的佩带。其规格有九节、六节或五节不等,不但要镶嵌各种宝石,而且在佩带的四周边缘錾刻树叶图案,中央刻宝莲,其左右雕刻的图案有孔雀、鹿、八吉祥徽(bkra-shis rtags-bgyad分别为:吉祥结、妙莲、宝伞、右旋海螺、金轮、胜利幢、宝瓶和金鱼)、八吉祥物(bkra-shis rdzas-brgyad分别为:镜、酪、长寿茅草、木瓜、右旋海螺、牛黄、黄丹和白芥子)、五妙欲供品(vdod-yon rnam-lnga供养神佛的色、声、香、味、触分别以铜镜、琵琶、海螺中香水、果实和绫罗来代表)、七种珍宝(nor-bu cha-bdun分别为:国王耳饰、皇后耳饰、犀牛角、珊瑚树、象牙、大臣耳饰和三眼宝石)、六种长寿(tshe-ring rnam-drug分别为岩长寿、水长寿、树一长寿、人长寿、鸟长寿和兽长寿)、和气四瑞(mthun-pa spun-hzhi分别为大象、猴子、山兔和羊角鸡)等,这些成组的装饰图案或全部或部分雕刻在佩带之上。一般牧女佩戴的装饰上,没有雕刻虎狮龙凤和七政宝(rgyal-srid sna-bdun分别金轮宝、神珠宝、玉女宝、主藏臣宝、白象宝、缉马宝和将军宝)图案的习惯,因为这些图案所表达的主要含义是与权贵等相关。另外腰部装饰中,前挂金银等质地的胁袋(藏语称“罗库”glo-khug ),左右各配针套、小刀等挂饰,还喜欢挂银质链子,链子端头挂许多小铃。有的地方还喜欢佩系用红呢做底,上面镶嵌小螺片或小海贝的腰带。此外还系挂一些与日常生产、生活密切相关的器具,如挂奶桶用的钩子、喂牛羊用的小盐袋等。

  尽管在这里我们把藏北牧区的节气性服饰作为牧区服饰的代表来做了简单的介绍,但事实上西藏各地牧区的服装款式、装束等方面还是存在着非常大的差异。就总体特征而言,牧区服饰结构肥大,男装在色彩上并不追求鲜艳色,而女装在镶边料子的色彩选择既鲜艳,又追求装饰图案的实际效果及其所蕴含的象征含义。如今藏北牧区服饰也正在悄悄地发生着变化,无论在长袍、内衣的布料选择上,或是在与服饰相配套的装饰装束上,都比以前具有更大的自由度和区域性服饰特征的相互借鉴、从而进一步“组装”的特点。这种特点使得牧民传统的服装,即不失传统内涵,又具有更加明显的时代形式。总之,在财力的可能性前提下,人们已经越来越不受过去服饰习俗规范的种种限制,而是以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服饰理念和时尚的观念来发展和创造着当地服饰的习俗文化。而这种发展,又由于举行各种“传统节庆文化”等活动而得到了进一步的强化。

  (二)农区服饰

  西藏农村的服装也跟牧区一样大体上可分为夏装和冬装,而且衣料的选择基本与牧区相同,即夏装主要是氆氇,而冬装基本为皮袍。西藏绝大多数农村的夏装中,男人们常穿的袍子用白色氆氇缝制,尤其在西藏中部的卫藏地区,这种服装是一种非常流行的款式。一般而言,男人穿着的白色氆氇袍的领子边缘,要配饰有图案的彩色氆氇条作为装饰。而妇女的袍子中,绝对不会有不染色而穿白色氆氇袍子。在城市和某些城镇中,夏装袍子的选料主要有氆氇、呢子、布、锦缎等,袍子颜色的选择上,无论男女都以黑色或紫褐色为最喜欢,而不会去穿白色的袍子。这种差别,也许是西藏农村和城市居民之间存在的一种较为普遍的差别。妇女夏装袍子可以分为有袖和无袖两种。以皮袍为主的冬装而言,根据其皮质不同也有几个种类,但常见的皮袍仍以羔羊皮、羊皮缝制而成。另外也有山羊皮做的袍子、上衣及裤子。但是,现在对许多农村的青年来说,让他们穿上山羊皮制作的上衣和裤子,可能会觉得自己已经“穿不惯”这种服装了。袍子的边缘上用水獭皮作为装饰,是藏族长袍中常见的一种习俗。然而,并不是所有的袍子都有水獭皮的条边装饰。而且西藏中部即便使用这样的装饰,也不会像昌都、藏北等地牧区那样做成很大宽度的边饰。这种区域和生计方式上的差别而带来的观念上的不同,使得牧人们认为袍子条边的规模越大越能显示服装的真正含义,而农人们或者农业经济区的人们观念中,袍子的条边越小巧玲珑,越能体现服装的内在美。在这里,我们通过服装所追求的装饰的差别,能够清楚地看到,牧人的粗狂豪放和农人的含蓄内敛的性格。不过,从历史的角度看,藏族人袍子领边的条边装饰,已经在吐蕃时期就非常流行,而且那时候的条边,不仅仅是一种装饰,它所代表或象征的含义也是不同的。战争中立功的英雄们穿领边上装饰有虎皮的袍子,而那些临阵脱逃的胆怯者要穿上狐皮帽。[8]这样一种本来象征社会等级的“标志性”服装习俗,随着历史变迁而逐渐演变为民间服饰的习俗,它所蕴含的文化内涵也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生了变异。直到现在,藏族人的观念中依然认为,袍子领边上装饰虎皮、豹子皮是一种上等的着装。

  一般,农区或者城镇的藏族男人,夏天带毡帽,冬天带皮帽。藏族男人喜欢的衬衫颜色都是白色,但是随着社会的变化和经济的发展,人们对衬衫颜色的选择已经不仅是白色了,而是选择自己所喜欢的各种颜色的衬衫来打扮自己。农区的传统夏装的上衣主要是黑色氆氇制作,男装中上衣和裤子也是以黑色氆氇为主,并且包括女装上衣的领子外边缘,喜欢用白色或者黄色的金花边饰,而妇女的传统穿着中不穿裤子,用衬裙来替代内裤。不过现代的藏族妇女,不论老少,已经都喜欢穿内裤和外裤,很少有人穿衬裙。卫藏地区传统的鞋子,不论男女都穿一种叫“索巴”(zom-pa)的长统靴子,女靴上绣花装饰要比男靴华丽繁缛,尽管男靴上也有装饰花样,但其花样的形式,似乎也只是一种“锦上添花”似的简单装饰而已。不仅如此,平常穿的男靴上除了靴统本身的构件,如由红绿呢子和黑色氆氇所构成的三色主调的颜色所形成的装饰效果外,不进行绣花等其他更多的装饰。造型上,男靴要比女靴大方一些,靴尖的尺寸也比女靴大。此外还有靴统料子是绒的靴子,皮靴和皮鞋等。

  绝大多数的农区和城镇男人,喜欢编单辫子,辫梢拴一束红色绸子。右耳戴一小璁玉,左耳戴一金银铜不等质料的镶嵌有璁玉的耳环。不管老少,男人们根据自家的经济状况,都喜欢在左大拇指上佩戴翡翠或象牙的扳指(sha-krad),左手指上戴金银质料不等的戒指或指环。若是吸烟者,则随身配备烟斗;若是吸鼻咽者,则配备质料不同和造型各异的精美鼻烟壶。[9]腰部佩戴银刀鞘或白铜、黄铜刀鞘的刀子。而且根据藏刀制作地点的不同,其外观造型到装饰图案的题材,也有所不同。与牧区妇女不同,农区的妇女们在腰部不佩戴藏刀,也许这种习俗本身就是充分地适应了农业生产生活的需要。因为农妇在日常生活中不像牧女一样经常性地用到刀子。平常生活中,妇女们大都喜欢编双辫子,在辩梢上喜欢拴各种颜色的丝线。两耳上佩戴小的璁玉或珊瑚,但是现代的藏族妇女已经不仅仅戴上述这些耳饰,而且还戴各种造型和质料的现代工业产品的耳饰。在平常的装束打扮中,这些现代工业产品的耳饰已经越来越多的占据着传统饰品的位置。与男子不同的装束中,西藏农区和城镇妇女们在袍子的正前面要佩戴一种叫帮典的围裙,它是用氆氇制作,根据个人对色带的喜好和选择的不同,帮典的颜色和色带的宽度规模也不同。一般情况下,农村妇女帮典的色带要比城市妇女宽一些,而且色彩的选择也要鲜艳。帮典中用羊毛绒织就的“协玛”(shad-ma),不仅色带窄,而且喜欢用素雅的颜色。过去,我们可以通过帮典的质料和形式不同,可以区分城镇和农村妇女的差别。但现在,农村妇女在平常的穿着中也穿戴类似“协玛”的帮典,而且在色彩和色带上也与城镇妇女帮典没有多少的区别了。

  除了卫藏地区的服饰外,工布地区即林芝地区的服饰也是具有相当鲜明的地域特色。比较有特色的服饰是“果休”(mgro-shubs,有些翻泽为圆统长坎肩,但意泽为“头套”),这种服饰由氆氇、兽皮、山羊皮等制成,其基本结构为无袖、圆领、套头。制作时,用氆氇拼缝成略短于两个身长的片状物,宽与两肩齐平,中间挖一个圆洞作领子,而且备腰带。男装宽度为以披盖臂膀为宜,女装略宽于肩部,下摆垂直到跺部。人们劳作时,多穿用山羊皮缝制的“果休”,毛向里,皮袍向外,劳作时可以当背垫;雨天时,毛向外,可以起到防雨的作用。男人们喜欢用“果果拉”动物皮制作的果休,另外也喜欢野山羊皮、狗熊皮来制作的果休;女子则喜爱猴皮果休。路瑜南部的大多数部落的男装中,对帽子也是非常讲究,一般都要戴自己编织的各种藤帽,有棱形帽、圆形帽、板瓦形帽和熊皮压制的带沿盔帽等,帽上戴雉鸡或其他禽鸟的羽翎。珞巴族人体装饰种类繁多,几乎是身体各部位都有饰品。[10]

  门隅门巴族男人穿储色布袍和氆氇袍,比藏袍短小。门隅勒布、邦金的妇女习惯在背上背一张羊皮或牛犊皮,这种皮实际上是背负时的垫物,既防潮又可护体。妇女们穿的内衣叫“埃努普冬”,以柞蚕丝为原料,有白、红、花色。短内衣有袖,长内衣无袖,内衣可长到腿部,但不开襟,也无领子,只开一个圆口,穿时从头上套下。外套衣服称“冬固”有袖无领,无扣,用红、黑氆氇做成。男女都系一条长腰带。门隅门巴族的帽子特别,不分男女,门巴语叫“八拉嘎”,用蓝或黑色氆氇作帽顶,帽的下部用红氆氇,翻沿是黄褐色绒包蓝布边,并留一缺口,戴帽时男子缺口在右眼上方,女子缺口往后;而邦金地区以下带盔式帽,插孔雀翎,帽子的下沿有若干条穗。门隅门巴族穿红色软靴,墨脱门巴族多赤足。有的胸前挂“噶乌”,认为可以护身,男女都戴铜或银质的手镯。墨脱门巴族男女喜欢穿棉麻自织的白色衣袍,腰部挂一把砍刀和一把叶形小刀。男女都很少戴帽,常戴自编的斗笠防雨或防晒。”[11]除以上这些常见的服饰外,在西藏南部地区的夏尔巴人和僜人服饰也是有其自身的特点。由于南部雨林气候潮湿温暖,这里的妇女们常见的服饰是裙子,而且料子的选择多以各种织布为主。而男子的服饰不像西藏中部农区和北部牧民厚重的氆氇和皮类制作的袍子,他们喜穿轻便的上衣下裤。这是他们作为服饰文化习俗上表现出来的普遍的特点。当然,夏尔巴人和僜人服饰习俗的细节上,还是存在着较多的差别,由于篇幅所限,在此就不再做进一步的介绍。

  二、节日服饰或盛装

  我们在前面已经介绍了西藏地区具有普遍特点的节气性服饰,从中不难看出作为西藏地区服饰文化习俗的最基本的特征。各种节日的到来,使人们不但讲究服饰的华丽和尊贵,而且注重服饰在社会生活中所代表的地位和财富贫富的内涵等。

  现代藏族服饰中,盛装的种类也因牧区和农区的不同而分为两大类,这两类中基本以夏装和冬装的不同又在各类中可分两个小类。

  盛装的服饰特征以节气性服饰作为其基础,在形式和内容上比节气性服饰要复杂的多。所以在此不对其具体特征作详细描述。节气性服饰主要是通过生活和生产的实际功能或者某种需要作为服饰习俗的表现动因,而盛装与节气性服饰所存在的不同方面,可以从以下几点反映出来。

  首先,盛装的选料要比日常服饰更加讲究。如果是夏季,人们日常穿袍子的料子是普通羊毛的氆氇,在节日时穿的袍子是羊绒织就的氆氇。如果是冬季,人们日常穿袍子的料子是成年羊皮或山羊皮制作的,节日的盛装使用羔羊皮制作。这种差别,就像现代都市生活中,人们喜欢在节日期间穿一套质量和做工讲究的“名牌”套装一样,两者所表现的差异是显而易见的。

  其次,盛装的装饰要比日常服饰繁缛华丽。许多民族中,服装上进行点缀装饰是服饰习俗文化中的一种普遍现象。西藏服饰中,人们喜欢在衣物的领边、袖口、袍子底边等部位用不同档次的材料来进行装点。日常服装中,人们在这些部位进行的装饰图案简洁流畅而朴素大方,且装饰图案所要的材料,不会像盛装中使用得那样既讲究,又追求图案的繁缚华丽。

  再次,盛装的装束充分显示家庭财富的贫富程度。除了服饰特征所具有的盛装的各种装饰性功效外,与盛装配套的各种装束的搭配如造型各异的头饰、项饰、腰饰等内容的丰富性,也只有到穿上盛装时,人们才能从中窥探一个民族对于服饰所赋予的社会内涵。其中,家庭财富在盛装中的体现,无疑是这种内涵表现出来的最直观的一个方面。在平常穿的服饰中,由于劳作和各种生活情节的约束,人们并不可能将各种装束或各种饰品佩戴齐全,而节庆活动的产生和存在,成为了人们能够充分展示其财富和能力的大舞台。

  最后,盛装更加重视在社会礼仪中所具有的相应内涵。盛装作为一年四季劳作着的人们在服饰习俗中智慧与勤劳的集中体现,它不仅寄予了人们渴望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体现了家庭财富的贫富程度,而且在社会礼仪习俗中同样具有适宜于一定场合的相应内涵。这种内涵随着节庆和重大情节的产生,会在社会习俗所具有的约束作用中,人们自觉地实现盛装在社会礼仪习俗中所具有的相应内涵。举个简单例子,后藏传统的婚礼中,在婚礼最后的那天叫“扎西”(吉祥日),尽管参加者有多少品种高档的盛装,但是这一天所有的客人要必须自觉地穿上白氆氇袍子参加婚礼的庆祝。如果有人没有穿白色氆氇袍子而参加了庆祝,会被认为是对主人的不敬,甚至可能遭到谩骂或者相应的惩罚,如罚酒等。很显然,在这样一种特定情节的社会礼仪中,人们在盛装的选择上必须遵守约定俗成的礼仪制度,而不能只顾个人嗜好来违背社会习俗的种种约束。

  除了节气性服饰和盛装外,西藏地区的服饰中还应包括不同职业的服饰。由于这些服饰所涉及的内容相当庞杂,故不能在此作出一一的介绍。

  参考文献

  [1]张乃人、杨谒琪:外国服装艺术史[M].人民美术出版社.1992.P6-P19.

  [2]西藏文物管理委员会、四川大学历史系:昌都卡若[M].文物出版社.1985.P145-P148.

  [3]见《藏族服饰》,中国西藏新闻网2002年8月13日.

  [4]这段内容主要参者了以下三部薯作,更堆群培:更堆群培文选[M](藏文).四川人民出版社.1988.P45.杨清凡:藏族服饰史[M].青海人民出版社.2003.P54-P56.徐新国:郭里木吐蕃棺板画研究[A].中国藏学[E].2005年第1期.

  [5]桑雪:传统藏装简介[A].“邦锌梅朵”编辑部编:西藏民俗精选本[M](藏文).民族出版社.1999.P210.

  [6]陶立番:民俗学[M].学范出版社.2003.P149、P150.

  [7]关于牧区服饰内容主要参者引用了那曲地区政协文史资料室编、贡嘎桑珠译:绚丽的笋塘,独特的资源[M].西藏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的“服饰习俗”章节,P105-P110.同时还参阅了该书1995年藏文版的P206-P219.

  [8]萨孔旺堆:藏族民俗一百[M](藏文).民族出版社.2003.P146.

  [9]卫藏地区的服饰主要参者引用了拉萨市政协历史文献资料编写委员会编:拉萨市历史文化第六册·城关区(藏文),藏新准字(99)字第01号,西藏印刷厂印刷.

  [10]陈立明、曹晓燕:西藏民俗文化[M].中国藏学出版社.2003.P85.

  [11]“门巴族简史”编写组编:门巴族简史[M].西藏人民出版社.1987.P67.P68.

收稿日期:2006-11-13
第一作者简介:夏格旺堆(1973-),男,藏族,西藏日喀则人,西藏博物馆研究部文博馆员,西藏大学文学院05级在读硕士生,主要研究方向为西藏考古。(①西藏大学文学院 ②西藏自治区博物馆 西藏拉萨 850000)

(责编: 张素勤)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