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资料云 > 涉藏期刊库 > 西藏大学学报 > 2007年 > 第二期

探讨西藏自治区生态旅游资源及其开发战略

拉琼 欧珠朗杰 扎西次仁 发布时间:2007-05-20 10:38:07来源: 西藏大学学报

摘要:文章通过评述生态旅游的概念和西藏自治区生态旅游资源的现状,探讨了在西藏实施和开发生态旅游应注意的原则和需要加强的工作,通过个案分析对西藏生态旅游的实施或管理提出了一些建议。

关键词:生态旅游;西藏;开发;管理

中图分类号:F592.7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5738(2007)02-073-04

西藏自治区地域辽阔,气候、地形多种多样,植被类型丰富,动植物种类繁多。目前已在自治区境内建立有自然保护区13处,面积达32.58万平方公里,占自治区国土总面积的27.2%[1]。这里的自然条件同特有的文化背景相结合构成了生态旅游的独特优势,是西藏自治区参与“西部大开发”和发展经济的优势之一。预计2020年中国将成为世界第一旅游对象国[2],西藏自治区也已确立旅游业为其支柱产业之一,并计划旅游业在21世纪以重要产业来培育,以其增长来帮助带动相关产业发展[3]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末起,随着我区对外开放的力度加大,以及交通、通讯和旅游设施等不断改善使西藏旅游发展形势喜人。从有关数据显示西藏旅游业已达到空前发展,如下图所示。

 

随着“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实施,西部地区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经济大发展的好机遇,同时,在西部资源的开发利用过程中,也将面临着一系列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的矛盾。就旅游业而言,在给西藏经济带来巨大利益的同时,也会给该地区的环境产生压力,如旅游景区布局不当,生活垃圾处理不科学、车辆踩压草场过度以及干扰野生动物生活等,这些问题若处理不好将会损害旅游业赖以生存的环境质量,最终势必危及我区旅游业的可持续发展。当前生态旅游是全球旅游研究与开发的热点之一,本文将探讨我区实施生态旅游的问题。

一、生态旅游的概念

关于生态旅游的概念国内外学者们下了很多定义,如:生态旅游是促进保护的旅游,进一步来讲生态旅游以研究和欣赏自然景观、野生动植物以及相关的文化特色为目标,为保护区筹集资金,为地方居民创造就业机会,为社会公众提供环境保护教育等,这有助于自然保护和持续发展的自然旅游;生态旅游是环境上敏感的旅游和设施,提供的宣传和环境教育能使游人参观、理解、珍视和享受自然和文化区域,同时不对其生态系统或当地社会造成无法接受的影响或损害;生态旅游是以大自然为舞台,以生态学思想为指导,以休闲、保健、求知、探索为载体。旅游者参与性强,品位高雅,形式多样,即使旅游者获得身心健康,知识乐趣,又能增强热爱自然、环境保护的意识,促进环境优化的健康型旅游活动体系;生态旅游是以生态学原则为指针,以生态环境和自然资源为取向所开展的一种既能获得社会经济效益,又能促进生态环境保护的边缘性生态工程和旅行活动[6][7][8]

总之,尽管国内外学者给生态旅游作出不同的定义,但其基本思想内容是一致的,都是以旅游景区(自然景观和生物多样性)生态系统免受破坏为前提,在景区内给旅游开展欣赏、享受、认识、教育、保护为主的保持永久活力的旅游形式。实际上,生态旅游是注重生态、社会、经济三种效益的健康、有益的旅游活动,具体来讲:①生态效益是生态旅游的前提,在其开发过程中必须高度重视保护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②社会效益是通过开展生态旅游增强人们热爱自然、保护环境的意识,使旅游者获得身心健康,知识乐趣。③经济效益是通过开发生态旅游给当地社会增加经济收入,提高旅游开发区人们的生活水平,从而改变开发区居民的“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掠夺性资源开发的行为,从根本上保证自然景观和生物多样性保护,使自然资源不受破坏。

二、西藏自治区的生态旅游资源概况

(一)自然地理环境

西藏自治区位于北纬26°40′~36°30′,东经78°30′~99°0′之间,南北跨越纬度9°50′,最宽处约1000公里,东西占据经度20°30′长达近2000公里;绝大部分地区海拔高度均在三、四千米以上,而最高点一珠穆朗玛峰达8848. 13米,最低处海拔仅约为100米,在垂直空间上相差达八千米。从水平方向来看,东南部地区高离印度洋仅450公里左右,其西北部则离海洋较远而与亚洲腹地的干旱中心及帕米尔高原相邻。也就是说西藏自治区跨热带和温带,位于西亚的干旱亚热带及东亚的湿润亚热带之交汇点。再加上高原本身动力等效应,使西藏自治区、辖区内具有多种多样的气候资源和各种气象现象。

青藏高原的主体在西藏自治区境内,平均海拔4200米以上,是世界上第一高原。高原面上和周围有许多世界著名的山脉,西南边缘是喜马拉雅山脉,北侧是昆仑山脉,西北是喀喇昆仑山脉,东部是横断山脉,中部有唐古拉山、冈底斯山和念青唐古拉山。而这些山脉的5000米以上的山峰大都终年积雪并冰川分布。世界上大都8000米以上的山峰分布于这些山脉中。如此丰富而又独特的山地地貌资源源源不断地吸引着无数的国内外游客,这里确实成了探险者和科学家们的天然乐土,在地球其它的任何地方都难以发现如此自然的高山净土。

(二)大江大河和湖泊

在西藏自治区境内江河众多,湖泊星罗棋布,是河流数量最多的省区之一,国际河流拥有数也居全国之冠。根据各河流的最终归宿,在西藏自治区境内的河流可以归为四大水系。东部的金沙江和澜沧江属于太平洋水系,位于藏东的横断山脉地区,那里山高谷深、水流湍急、江面狭窄、谷两岸发育有森林。大多数西藏自治区境内的大江大河属于印度洋水系,如雅鲁藏布江、怒江、森格藏布等。一般来说这些河流上游部分江面宽水流缓,两岸发育有以草原植被为主。而下游部分江面窄,森林是两岸的主要植被类型。属于藏北内流水系的河流一般流量小,其中一些最后流入某个内陆湖,而另一些为自流自灭的小河。可分为常年性河流和季节性河流两类,这些河流两岸常常发育有草原草甸或荒漠。属于藏南内流系的河流多汇入一些大型湖泊中,水流缓,两边发育有草原、草甸。

西藏自治区境内的湖泊,根据其成因分为构造湖、冰川湖和堰塞湖,而以其矿化度的不同可把湖泊分为三种类型,即淡水湖、咸水湖、盐湖。这些湖泊湖水的矿化度差别极大,有地区性的变化规律可循,由藏东南向藏西北,由藏南向藏北逐渐增高。即藏东南是淡水湖,藏南是淡水湖和矿化度较低的微咸小湖,藏北南部多是咸水湖,少数是淡水湖或盐湖,藏北北部多数是盐湖而少数是咸水湖。

(三)自然植被类型及生物多样性

从植被分布角度来看,西藏自治区位于南亚的热带季雨林,常绿雨林区和亚洲中部温带荒漠区之间,因此分布有丰富的植被类型。在东南地区和喜马拉雅山脉南麓地区分布有森林,其群落相当丰富,优势建群树一种多,林线高度大致在4000—4300米间。主要的类型有热带常绿雨林和季雨林,亚热带常绿阔叶林、山地硬叶常绿阔叶林、山地落叶阔叶林、山地针阔叶混合林、山地和亚高山常绿针叶及亚高山落叶针叶林等。

灌丛植被主要分布于西藏自治区的东北、东南及中部地区,垂直分布于2000米至5000米的海拔高度之间,主要群落类型有常绿阔叶灌丛、落叶阔叶灌丛、常绿针叶灌丛、常绿竹丛和麻黄无叶灌丛。荒漠主要分布于阿里地区西部和羌塘高原西北部,主要有小半灌木荒漠和垫状小半灌木荒漠。

草原植被是西藏自治区的主要植被类型,广泛存在于南部、北部和西部,可分为四种类型,即丛生禾草草原、根茎禾草草原、根茎苔草草原和小灌木草原。草甸植被几乎分布于西藏自治区各地,较集中于藏北东部,在4200—5400米海拔范围之内。

在西藏自治区境内的高山带,海拔4000—5000米,分布有高山垫状植被。

除以上显域性植被外,在西藏自治区各地的不同海拔高度地区有各种隐域性植被,如草甸、沼泽、水生植被。据统计在西藏自治区境内有苔类146种、辞类607种、旅类470种、裸子植物50种、被子植物5246种、藻类2376种及真菌878种。在上述不同的植被类型中生栖着不同的动物种类,据统计昆虫类有2300种、鱼类有61种、鸟类有473种、两栖类有44种、爬行类有49种及哺乳动物118种。目前已在自治区境内建立有自然保护区13处,面积达32.58万平方公里,占自治区国土总面积的27.2%[1]

三、开发与实施西藏自治区生态旅游

开发与实施生态旅游要坚持的几个原则:

(1)实施生态旅游必须有一个不破坏自然景观和生物多样性的科学的规划。

(2)管理和经营者掌握足够的生态学和环保知识,加强对游客和当地居民生态保护的教育。

(3)通过生态旅游促进地方经济发展,以经济的发展促进重视环境保护事业。加大环境保护的投入,加强保护生物多样性的措施,使其能够可持续性发展。

应尽快加强进行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

(一)研究、评估旅游业对环境的影响

旅游业对旅游区环境影响的研究和评估的目的是认识生态系统的可持续性。对于一个旅游区的生态系统评价是否可持续时,可以用生态整合性、自维持力、自调节力和自组织力四种测度框架来进行评估,其中生态整合性、自维持力、自调节力可确定生态系统是否健康和正常运转,自组织力确定生态系统的进化发展[2][6][7]。这四个测度框架是环境影响评估的重要方法,对实施生态旅游、保护生态环境及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通过对环境的研究和评估,确认风险,减少不利影响,确定环境的承受能力。提出合理、科学、规范的生态旅游规划模式、操作方法、环保措施等。这是一个包括行政管理部门、环保部门、规划部门和科研机构部门及当地居民共同参与决策的过程。

(二)自然景区的功能分区和规划模式

很多学者指出在自然资源开发利用过程中,对其生态系统影响存在两个基本的可能性,一是难以适应或不能抵抗外界压力而退化或消亡;二是吸收和创造性地适应环境干扰并改善和优化自身的结构和功能。实施生态旅游要求保障旅游区的生态系统健康和发展,其组份、结构、功能三者的完整存在和正常运转[2][6][7]。在充分、科学、正确评价环境影响的基础上,提出科学、规范、合理的旅游规划方案是实施生态旅游的关键问题。目前我区的很多地方因管理部门经费不足,地方经济不景气等原因,常发生偷猎、滥采伐、过度放牧以及其它形式的不合理资源开发现象。为此,进行生态旅游活动为解决上述问题提供了一条可行的出路,一方面这些地方自然资源得到更好的利用;另一方面可走出保护生态环境经费不足的困境。为了达到资源利用、生态保护、经济效益三方面的利益,对旅游区进行功能分区和科学规划,加强管理非常重要。

根据不同的自然景观,设计和规划出相应的分地段式的生态旅游规划模式,注重具体风景的性质和景观特征,考虑生态系统保护、生物多样性保护、自然景观的丰富性等综合因素来区分各不相同的功能分区和地段,规划和设计出科学合理的生态旅游产品,对旅游区进行功能分区是保护生态多样性和物种多样性的有效利用方法。例如:景观设计师R.Forster倡导同心园式的利用模式,将国家公园从里到外分成核心保护区、旅游缓冲区和密集旅游区。[2][6][7]

总之,分地段生态旅游规划,为生态保护措施提供了一个新思路,对旅游资源的开发和保护环境方面有非常重要的指导作用。

(三)个案分析讨论

第一,羌唐自然保护区在旅游开发过程中,对其进行生态系统全面研究,并考虑旅游业带来的环境胁迫等因素下,可借用景观生态学的理论,分地段进行生态系统的保护。各湖湖面和水草丰盛的湖滨平原是高原珍禽的主要栖息地,辽阔的高原草原是有蹄类生息的乐园,山谷为大型动物藏身避风之地,以这些生态景点视为“基底”,而通向旅游景区的道路视为“廊道”,接待服务设施及牧民居住地视为“斑块”。根据“基底一廊道一斑块”定出严格的控制要求,规划过程中要形成明确的“基底一廊道一斑块”排列图式,对不同的分段提出相应的管理要求和保护措施,注重对各“斑块”小保护区之间的生态联系,围绕整个景区严格控制旅游小道一“廊道”,科学地规划和设置旅游服务中心,把“基底”视为重点资源保护区,对其植被生物多样性和水体等进行严格的保护措施。在“廊道”的设计和规划中要尽量考虑景点的变化和不同视野,并尽量减少对核心保护区的干扰,最大限度地减少对有蹄类和鸟类等动物的影响。在核心资源保护区设徙步旅行或远离处建“观望台”,降低对保护区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的干扰。

第二,我区山地风景有所谓的“一山分四季,十里不同天”的垂直带谱明显和景色变化多样的特点,对这些自然景区分为不同垂直带和阴阳坡等,对这不同地段和景区进行规划,要特别注意景观多样性和生物多样性保护的联系,如我区雅鲁藏布江大拐弯处自然景观是迄今地球上保存最好的自然面貌,有从亚热带植被到高山寒带的植被类型,珍稀动植物非常丰富,对于这类自然景观的规划中,要分垂直带和阴阳坡不同分断景区,严格规划出“廊道”,把广大的保护区作为“基底”,严格控制和管理。

(四)生态旅游的管理

生态旅游是开发自然景观资源,保护生态环境,带动地方经济,使游客得到环境教育,从而全面促进环保事业和经济发展为目的开发战略。因此,在其操作过程中动员全社会的力量显得非常重要。

1、为严防游客对生物多样性和环境资源的破坏,要建立相应的处罚制度。引导游客以欣赏、求知、保健、参与环保、大力提倡游客“取走的只有照片,留下的只有脚印,获得的是环保知识”。同时,在景区内设立足够的生活废品收集箱,定期清理处理。

2、在游客服务中心应通过讲座、播放录相、展示图片等形式给游客介绍生物多样性和环境知识。并对自然景观进行科学的解说,使旅游者通过多渠道获得环境保护知识的教育。

3、充分考虑到动植物对特定地区和时间的敏感性,科学地规定旅游路线,严禁对核心重点保护地区的侵入和干扰。

据资料显示,目前,已开发登山、徒步为主的后藏旅游区,生态科考为主的藏东野生动物观赏以及草原风光为主的藏北旅游区等等。对于这些旅游产品的规划、管理成功与否将直接影响到我区生物多样性保护和环境保护及经济可持续发展。

为此,提出几点建议:

(1)在全区范围内应全面开展生态、环保教育的科普教育,提高公众的环保意识。

(2)对于旅游管理者和经营者进行专门的旅游生态学培训,提高他们的综合素质,加强导游人员的环保知识、生物多样性知识,使他们胜任生态旅游的导游工作。

(3)有关管理机构、科研机构、环保部门对旅游管理单位和经营单位定期评估监督,保证生态旅游顺利进行。

总而言之,改变各级各部门的“先开发,后治理”的观念,从根本上防止我区生物多样性、生态多样性的破坏,以最大程度上缓解保护与开发的矛盾。

参考资料

[1]刘务林.西藏自然保护区.西藏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管理国际研讨会资料汇编[G].拉萨:中国林业出版社,1998.

[2]利莎·乔克亚.生态旅游在生物多样性保护和发展中的作用.西藏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管理国际研讨会资料汇编[G].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1998.

[3]乌兰图雅.发展西藏生态旅游业,促进生物多样性保护.西藏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管理国际研讨会资料汇编[G].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1998.

[4]古格·其美多吉.西藏旅游[M].拉萨:西藏人民出版社,2000:51-55, 442-445.

[5]中国统计摘要.国家统计局[M].北京:中国统计出版社,2001.

[6]刘家明.生态旅游及其规划的研究进展[J].应用生态学报,1998(4).

[7]李晓文,胡远满,肖笃宁.论自然保护与资源开发[J].生态学杂志,1999(5).

[8]毛振宾,曹志平,赵彩霞.生态旅游与旅游生态学的研究进展[J].旅游与生态,2002(6).

[9]中科院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者察队.西藏植被[M].北京:科学出版社,1988.

收稿日期:2007-03-28

第一作者简介:拉琼(1969-) ,男,藏族,西藏日喀则人,西藏大学理学院讲师,主要研究方向为植物学和生物多样性。(西藏大学理学院 西藏拉萨 850000)

(责编: 张素勤)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