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资料云 > 涉藏期刊库 > 西藏旅游 > 2009年 > 第十一期

我们的快乐桑耶寺

文/本子 廖廖 图/本子 廖廖 发布时间:2009-11-13 13:39:00来源: 西藏旅游

2005年,我们第一次来到了桑耶寺。我们选择了横渡雅鲁藏布江的方式,尚未到达目的地,已经对这里充满了好感,似乎预知了在这里即将发生的令我们毕生难忘的经历……

吉祥桑耶寺,坐落于西藏山南扎囊县境内雅鲁藏布江北岸。公元8世纪中叶(公元750年),由第三十八代藏王文殊菩萨之化身法王赤松德赞为施主,迎请萨霍尔(孟加拉四部)国王古玛特其之子持律者大堪布寂护和乌仗那(今阿富汗)大师莲花生入藏,凭借此师君三人之功德建成了西藏第一座寺院——桑耶寺。
                                                ——《吉祥桑耶寺略志》

来桑耶的人很多,不过大多是旅行团,只有真正喜欢桑耶清静的人才会选择小住几日吧。匆匆的过客跟着旅行团而来,听导游详尽专业的解说,把一堆的数据记得颇熟,成为回去后“到此一游”的证明。但我们两个大胆的女孩,却选择了在这里小住几天,意外寻获了不是高高在上的“西藏第一寺”,而是一个欢声笑语的佛家乐园。

初次见面的伦珠

到达桑耶寺时大概下午3点左右,直奔寺庙门口的“桑耶寺招待所”。招待所紧挨着桑耶寺,那是一幢三层楼的老建筑,中间有一个天井。我们住的是二楼一间有十多张床位的房间,入住时房间内除了一对外地赶来朝圣的藏族父女,就只有我们俩。三楼是寺庙活佛的厨房,还有几间客房是寺庙的内部贵宾房,专门用来接待其他寺庙过来的活佛及高僧。

放下行李,我跟廖廖顺着二楼右边的小楼梯爬上了三楼,探出头一瞧,有3个小喇嘛在那儿呢,客气地走过去向他们借水洗桃子,其中一个小喇嘛很热情地从厨房打了一盆水给我们,这就是后来跟我们结下了深厚友谊的伦珠。

顺着连接招待所与寺庙的小走廊,我们进入了寺内。桑耶寺的中央主殿的建筑结构为三层三样式:底层殿和塑像为西藏风格,中层殿为汉地风格,上层殿为印度风格,是一座糅合三地风格于一体的稀有建筑。这座寺庙由藏地传奇的莲花生大师亲自主持建造,整个寺庙是依照密宗的曼陀罗建造的。绿色琉璃的大殿顶部让人一眼就能辨识出这个寺庙的身份,因为桑耶寺大殿在藏传佛教寺庙中是独一无二的。

因为计划当天去爬海布日神山,因此这天在寺庙内粗略地逛了一圈就先出来了。

穿过桑耶寺的外围墙往村里走,随便找了家小餐馆,打算喝壶酥油茶再去爬海布日。那么巧,一进去正好又遇上了开始在桑耶寺跟我们聊天那几个喇嘛,他们是来这儿吃饭的。一碗酥油茶,一碗肉汤,一碟做成饺子形状的藏包子,这就是他们的晚餐。喇嘛们热情地请我们跟他们一块儿吃晚饭,尽管不饿,可盛情难却。包子里包的是牦牛肉,很大一股味儿,我一口咬下去,吞也不是,吐也不是,那是我人生当中吃得最慢的一个包子。不过慢慢地吞咽,似乎也开始适应牦牛肉的味道了。

夜晚的意外窘境

从海布日拍完桑耶寺的落日全景,再回招待所,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一推开房门,我们立刻就傻了!下午出去之前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个和一对父女,可现在不知何故竟然全部住满了人,还加了床,并且住的全是喇嘛!喇嘛们已经睡觉了,有一个正伸出手来准备关灯,吓得我跟廖廖赶快从房间退了出来,站在门口没了主意,相视一下,窘得就剩下傻笑了。

我们的笑声引来了伦珠,他站在楼上冲我们招手,示意我们上去,在得知我们的窘境后,伦珠带我们上了楼,把贵宾房借了一间让我们住。房间里有两张床,伦珠拿了两套干净的被褥给我们用,还有印着“西藏桑耶寺旅馆”字样的一次性棉拖鞋。

在床上躺下,由衷地感到幸福,我想,西藏最神奇之处可能就在于人们总是很容易地感觉到幸福吧!在饥饿时,喝上一杯暖暖的酥油茶,在累了时,舒舒服服地洗上一个热水澡,在困了时,有张干净的床……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人觉得幸福其实如此简单。

第二天,起了个早,溜进旁边的五明佛学院瞧了瞧,幸运地见到了佛学院的活佛,跟活佛聊了一会儿,得知佛学院正好开学。本想观看他们的开学典礼,可最终还是没赶上,只看到喇嘛们集体搞卫生。

中午再回招待所,伦珠已经做好饭菜在等我们了,伙食不错,一碟牦牛肉烧土豆,还有一碟我叫不上名字的菜,味道好极了,都是伦珠亲手做的。

吃完午餐,又绕着桑耶寺好好地转了一大圈,沿途见到不少喇嘛躲在树阴底下认真地看书。他们的生活非常有规律,早上6多点起床上早课,一上午分几个时段念经,下午是自由活动,尽管是自由活动,可是喇嘛们都很自觉,一般都是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学习英语或是汉语,晚上更是如此,上完晚课后还会回房继续学习。

伦珠厨房中的“午夜惊魂”

当晚来了几个大的国外旅行团,贵宾房被用来招待这些国外友人了,我们只好挤在了伦珠的厨房里,值得庆幸的是,厨房也是有床的。可是没想到,当晚竟然上演了一出搞笑版的“午夜惊魂”!

厨房许多老鼠,它们上窜下跳地在打量着我们两个外来客。喇嘛们自然是不杀生的,寺庙里又没养猫,导致了老鼠的猖獗,完全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万般无奈,却又无计可施,沉沉睡去。“啊!!!”一声惊叫,我诈尸般地从床上直愣愣地一跃而起!天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原来,我是做了一个可怕的恶梦,梦见成群的老鼠在我身边窜来窜去!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掀开被子找老鼠。

廖廖被我的叫声吓醒,连忙问我怎么了,她也老是睡不好,总觉得有老鼠在身边窜来窜去。实在太困,聊了几句昏昏沉沉地接着又睡。刚要再进入梦境,“啊!”又是一声惨叫……哈哈哈哈,这回是廖廖了!廖廖从床上蹦起来,嘴里不停地念着:“老鼠,有老鼠,老鼠啊……”抵挡不住周公的魅力,不理会她,掩好被子再睡。

大概睡了半小时左右,“啊!妈呀!!”这叫声实在是太凄厉,我不得不再次从床上爬起来,这下不用睡了,两人只好眼睁睁等天亮。真不知这天夜里,寺院里有多少人被我们的尖叫声惊醒。

好不容易捱到了早上6点,赶紧起床,赶往青朴山。坐着村民们的拖拉机,折腾了一天,终于又返回了桑耶寺。把小小的村子又再逛了好几遍,依依不舍地回到寺里。明天就要离开了,很是留恋,留恋这里美丽的风景,留恋纯朴的伦珠。

晚上跟伦珠以及伦珠的好友兼同乡喇嘛塔金一起聊天,我教他们汉语,他们教我们跳藏族舞蹈。不知不觉,在山南的最后一晚就这样过去了,临睡前收拾东西,心里挺难受,啥话都不想说,把带在身上的一本笔记本,送给了伦珠,又分别送了他们两人一人一支笔,嘱咐他们好好学习汉语。

临走前,给伦珠照了最后一张相,慌乱中竟然忘了来张3人的合影,真是遗憾。

再次来到雅鲁藏布江前,踏上了返程的路,一步三回头,心中有股强烈的预感,自己一定会再来这里……

后记:让我们紧紧地拥抱,再转身告别

2006年,我和本子再次来到桑耶。桑耶寺开始在修葺,筑了新路,转寺不会再像以前一样走得满脚是灰和泥。每天和本子都混在寺庙一楼的大殿,伦珠现在在大殿工作,好像所有的喇嘛都知我们是伦珠的朋友,进出完全没有人管我们要门票和购拍照证。和本子两人每天都在大殿看他们工作或是同他们聊天,抑或是一顿乱拍。伦珠的汉语已大有进步,去年都不太听得懂,今年能说很多而且也会写,甚至还会一些成语呢,这次同行来的黎太说伦珠的面相看起来就是很聪明的。

拿去年拍的照片请他们转交给其他的喇嘛。

很自然地,伦珠会牵我们的手,或是轻轻用手搭在我们肩头,就像是家人一样。同去的黎生说他自己是男人,他都觉得伦珠这种动作是很自然,纯真,没有一点邪念的,说看他眼睛很干净纯真。是的,就连我这个很不喜欢与人牵手的人,当他牵着我的手时我也没有任何觉得不妥或是不适。这种自然亲切是发自内心的。

在桑耶的三天两晚,时间过得太快,其实很想再多住,但是,还有行程,于是离开。离开时,伦珠送我们,说:“老师,你们走了,我想哭的。”他说要我们过藏历年时再来,其实很想冬天再来次西藏,可是却无法承诺,因为我们谁也不知道下次再来是什么时候。本来想临走时来个拥抱,知道在这样众目睽睽下,我们是可以接受这样的离别拥抱,但是其它人会如何看待伦珠呢?最终,我们挥手与伦珠告别。

塔金已调到拉萨的丹杰林寺,回到拉萨后,我们去找他,坐了聊了会,离开时自己突然有点伤感,觉得也许再见不知是何时。也许这是最后一次见面了吧。

(责编: 张素勤)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