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资料云 > 涉藏期刊库 > 西藏旅游 > 2009年 > 第十一期

八思巴文的创制:古代“国际音标”与“世界语”

文/陈芳媛 图/青林 椿涛 陈国俊 梁旭升 发布时间:2009-11-16 08:54:00来源: 西藏旅游

八思巴文字的书写

八思巴文在字母体式上,常见的有正体和篆体两种。行款为左起竖写,与藏文左起横行不同。书写单位与藏文相同,以音节为书写单位,而与回鹘式蒙古文不同。这种书写单位不适合于蒙古语的特点。由于书写单位是音节,又不使用标点符号,所以阅读时词的界限和句子的界限,只能靠上下文判断。八思巴字拼写汉语时不标声调。因此,如果原文没有汉字对照,或没有上下文,就难以确定书写单位所代表的汉字。 

藏蒙文化融合的具象表达

忽必烈统领元朝广大疆土,从渤海之滨到中亚西域,颇有“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气势。要统治天下民众,忽必烈已经选择藏传佛教为“国教”,从信仰上竖立起了一个中心,然而文化上,尤其在如此庞大的国家内部的交流上,忽必烈还差一个巩固政权的法宝——这便是全国通行的文字。

八思巴追随忽必烈,总管宗教事务,辅佐西藏政务,早已发现元朝没有统一的文字严重阻碍了各民族的流畅沟通,也为政务带来诸多不便。比如,忽必烈几案上的令牌用的是畏兀字,与汉人交往时用的是汉字,与回纥人交往又用的是回纥文。一统的天下却没有一统的文字,忽必烈在即位可汗之时,便将创造文字的大任委以最为信任的国师八思巴。

1269年,八思巴从萨迦返回大都,带来了忽必烈渴望已久的好消息,这便是他已完善的成套蒙古新字八思巴文。这种文字实际上是仿照藏文字母创制的一套方形竖写的41个拼音字母,并参照梵文、藏文的语法规则,对用其拼写蒙古语作了若干文法上的规定。

1269年2月,忽必烈专门下诏颁行新字,此后又多次诏令将八思巴文当作“大元国字”加以推广。1270年,八思巴第二次向忽必烈授予密宗灌顶。由于八思巴为元朝中央创制新文字,为元朝皇帝授予神圣灌顶,深得元朝皇帝器重。忽必烈晋升八思巴为“帝师”,并更赐玉印,封号全称为“普天之下,大地之上,西天佛子,化身佛陀,创制文字,护持国政,精通五明班智达八思巴帝师”,又称帝师大宝法王,简称帝师。

八思巴文或称“蒙古新字”,虽然满足了“统一文字”的政治需求,但在实际推行过程中,却成了不折不扣的“贵族文字”,对庶民百姓的影响并不深刻。

八思巴文有音无义,用来标示蒙古语、回鹘语、汉语。由于脱胎于藏文,所以辨认和书写对普通人而言十分困难。忽必烈大力推行八思巴文,专门派人学习,以加大它的应用度,但实际情况是,民间还是用汉字居多,这与民族人口的多寡及文化的根深蒂固有很大关系。

但在政治领域和文化的高层领域,八思巴文却凸显出了自己的历史作用。元廷屡次下令用八思巴文“译写一切文字”,八思巴率先实行,用新的文字译写了汉语、藏语经典。而将蒙古语、回鹘语的译写为八思巴文,也有利于少数民族文化的统一保存和流传。敦煌莫高窟北区洞窟中发现的大批文献中就整理出一木刻版八思巴文《萨迦格言》。

八思巴文,一直贯穿元朝100年的执政时光,但在1368年元朝灭亡后便戛然而止,成了一种纯粹的“朝代文字”。时至今日,我们所能见到的八思巴文,几乎都来自于元朝的诏旨、公文、印章、牌符乃至所铸钱币。此外,到了清朝,蒙、藏上层人物还热衷于使用的八思巴文印鉴。
八思巴文是古代的“国际音标”和“世界语”,虽然应用时间不长,应用范围有限,但它的创制推广在一定程度上推进了蒙古社会的文明进程。


1)八思巴文金圣旨牌。金牌呈长方形,上刻八思巴文,其意为:借助长生天的力量,皇帝的名字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不尊敬服从的人将会被定罪致死。
2)元代八思巴文铜印。印面为阴刻篆体的八思巴文“忠 侍卫亲军弩军百户之印”。
3)印有八思巴文的元朝铜币,称大元通宝。

(责编: 张素勤)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