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资料云 > 涉藏期刊库 > 西藏旅游 > 2009年 > 第十一期

叶星生:收藏西藏之魂

文/刘怡 图/叶星生提供 发布时间:2009-11-16 10:13:00来源: 西藏旅游

叶星生

1948年8月生,四川成都人。现为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今年10月刚刚成为西藏博物馆名誉馆长。

13岁随父母进藏,拜原十世班禅宫廷画师西洛老人为师学习民间美术,1979年创作的布画《赛牦牛》获全国二等奖,艺术生涯从此开始。1980年至1985年,为北京人民大会堂西藏厅设计绘制壁画《扎西德勒》,成为唯一一幅悬挂在人民大会堂数十年从未更换的作品。

1999年将收藏的2300件藏品捐赠西藏。其中一级文物22件,二级文物43件,三级文物100件。部分藏品为历代罕见的珍品、孤品、绝品,其价值无法用金钱来估量。

这是个一语双关的题目。

他收藏的是西藏之魂。这些精美绝伦的唐卡、精雕细琢的佛像、神秘莫测的法器、难得一见的远古生活用品都拥有自己独特的经历,每一个物件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它们将藏文化的精髓集于一身,充满灵性,仿佛西藏之灵魂。

他的灵魂时刻在收藏西藏的气息。为了抢救和保护西藏的珍贵文物,他几乎倾家荡产;为了向世人展示他心中的西藏,他挥毫泼墨,才情尽显。不管是作为画家的“叶老师”,还是作为收藏家的“雪域星生”,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收尽西藏的前世今生,藏尽西藏的喜怒哀乐……

最丰硕的一年

61岁的叶星生迎来了自己生命中一个新的轮回。上天好像有意要在他步入耳顺之年时,送给他一些特别的礼物。今年的他忙碌异常,同时也硕果累累。

几个月来,叶星生的头等大事是为筹备已久的藏文化博物馆制作外墙壁画。这幅长30米、宽2.5米的汉白玉雕刻不仅汇聚了二十多个西藏景点,同时也涵盖了纵横千年的藏地历史、神秘悠远的高原人文景致,是一幅名副其实的西藏风情画卷。几年来,叶老最大的心愿就是这座藏文化博物馆的建成,因为它将坐落在北京,能让更多的内陆民众和外国友人近距离地接触到西藏遥远的文明。这幅耗资100万的《雪域祥瑞图》,与其说是叶星生送给博物馆的礼物,不如说是他将自己的魂魄放了一片在画中,代替他日夜守护这些他珍爱的高原宝物。

国庆60周年前夕,叶老和姚明、成龙等60位当代名人一起成为“感动中国60人·时代杰出人物”。“这可是从11万人里选出来的哟!”即使是叶星生这样儒雅含蓄的学者,也会有顽童般天真快乐的时刻:“虽然我没有那些明星出名啦,不过还算是混进去了嘛。”这个中国发展研究院发出的奖项着实让叶老自豪了一把。这样的荣誉他当之无愧,因为在新中国历史上还没有几个人能像他一样,一次性向国家捐赠价值8000万的文物,而且一捐就是两次!“如此珍贵的文物仅靠个人的力量是无法保护的,我害怕它们被盗,害怕它们受潮……”据说好长一段时间他几乎夜不能寐:“只有捐给国家才是它们最安全的归宿,尽管那就像在和我的儿子生离死别。”

10月16日,叶星生迎来了他生命中的又一件大事——他被正式任命为西藏博物馆名誉馆长。他曾以顾问的身份为博物馆工作多年,如今的“升职”是对他多年执着于收藏事业以及获得的辉煌成就最好的总结。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他还将辗转于北京、杭州、成都等众多城市,因为有太多人仰慕他在收藏领域的非凡造诣,希望在收藏展会上与这位学者当面切磋。“12月我在上海还有一个名为《星火相传·珍藏西藏》的展览,展出的将是上次首博展览的精华藏品,每一件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艺术精品,希望你也能来看看。”电话那边叶老温和而真诚的声音,让我有种想立刻出发的冲动,因为我曾经被那些藏品深深地震撼,希望能再次感受那种摄人魂魄的美。

“我要开始新的生活”

“藏品是民族的孩子,我要保护他;画画是自己的孩子,我想养育他。”

正如叶老在接受《东方之子》的采访时所说的那样,人们在提到他时总是在强调收藏,而忽略了他画家的“本行”。其实叶星生首先是一个师从宫廷唐卡画师的画家,然后才是一个叱咤风云的收藏家。

“我现在最想做的反而不是收藏,是住在一个清净的小四合院里,听着鸟叫,闻着花香,安安静静地静心作画。”在经历了和心爱藏品的“生离死别”后,在经历了两次惊心动魄的“文物失窃”后,在为收藏身负巨债后,他想要回归最平凡的生活,也想给自己多留点空间,毕竟这个可爱又可敬的叶先生还没有“嫁出去”呢。

“要说我的新作,那简直太多了!”离开收藏的话题,当我们开始谈论起画画时,他的语气一下子欢快了起来。在所有新作里,他最钟爱一幅是叫做《山神》的布画。“我画了一个阿里父亲的形象,他的身体和大山融为一体,他甚至是没有眼睛的,没有面部表情的,他用身躯说明了一切。”后来我见到了这幅画作,原来在叶星生的心里高原的子民都是这样的形象,他们质朴伟岸,拥有山一样坚强的身躯和意志,他们才是大山真正的神灵。

“依然挂在人民大会堂的那幅《扎西德勒》虽然挺辉煌的,但毕竟已经是过去的事了,现在我想画藏品。”我很佩服这位艺术家充满灵性的思维和敏捷的才情:“现在中国画坛上好像还没有这样的作品,而这应该是我新的领域,因为我太了解我的收藏了,也太爱画了,这是最完美的结合!”

叶星生计划寻找一个富有责任心、成熟的团队来经营他的收藏品,多年来的单打独斗让他颇感疲倦。除此之外,他还在筹划一个更大胆的方案——希望通过商业运作改变他以画养藏的旧模式,因为再多的画作也难以填补他在收藏上的巨大投入,“看见宝贝又舍不得,买下来又要欠更多的债。”他为抢救和保护这些民族遗产牺牲得太多了。

现在,这个忙碌了大半辈子的收藏大家“不想再搞收藏了”!他想要给自己“放个假”。虽然叶星生自己也说如果有天“真隐退了,绝对活不下去,因为心都被掏空了”,但是他希望能多点个人的空间,多些时间画画,多点时间写书,不要那么忙碌,也不要那么大起大落了。

(责编: 张素勤)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