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资料云 > 涉藏期刊库 > 西藏旅游 > 2009年 > 第十二期

张鹰:生命就是水到渠成

西藏旅游 发布时间:2009-12-29 10:29:00来源: 西藏旅游

“在西藏博大精深的美面前,我永远都只能是一个虚心、甚至有点谦卑的小学生,站在气势磅礴的宫殿和佛像脚下,仰望神迹。”

“西藏的美就像是一个健壮的男人裸露的身体,有种肌肤般温润的真实感和与生俱来的朴实感。”

光头的男人,因为除去了多余的修饰,所有的轮廓和表情都一览无余地显露出来。第一次见到张鹰,眼球立刻被他锃亮的“绝顶”所吸引。
 

其实在来的路上,我一直很担心,这个渊博的中年男人是否会和很多人一样,用温和的语气将自己与一个年轻的采访者划清界限,但是另一个与他素有联系的编辑小妹叫我放心:“他从来不摆架子,有次赶稿深夜电话过去他也详细地解答,那天我们一直聊到凌晨。”

张鹰不喜欢人声嘈杂的奶茶馆,于是我们的采访在他家中的一阵功夫茶香中开场。同行的小美编则一直在偷笑,因为眼前这个笑容可掬的、“胖胖的民俗专家”和他摆放在茶几上的强巴佛(也就是弥勒佛)简直如出一辙。

“你们喜欢铁观音,龙井还是碧螺春?我自己喝是没什么讲究的,其实每个罐子里都是好茶。”张鹰摆弄着他一直很珍爱的茶具,语气轻快。

他的确不是一个挑剔的人,但却敏锐地知道自己不需要什么。这个老三届的陕西人,因为历史原因而失去了进入美术学院的机会,“可是我必须画下去!”于是他选择了远走他乡,进入遥远而神秘的西藏,成为当时西藏秦腔剧团唯一的美工。

问:“为什么不留在家乡,据说您母亲只有您一个儿子。”

“留在家里就必须放弃绘画,那时我的目的非常单纯,既然痴迷于画,那只要有一份能让我画的工作,到哪儿都无所谓。”

然而对母亲的愧疚却一直困扰着他。当他决定进藏,母亲便以泪洗面,在当时的交通条件下,西藏完全是另一个世界,让这个小村子里的母亲固执地认为儿子再也回不来了。但为了继续画画,张鹰还是走了,那天他一直不敢回头,“只要再看她一眼,一辈子也走不掉了。”

有的男人是因为离开而成熟的,在这次痛苦的“剥离”之后,他闯进了一个新世界。面对这个异彩纷呈的佛教世界,他像一个被奶酪粘住的小虫,在一大块诱惑面前贪婪地吮吸着,心无旁骛。

曾经无处安放的青春,终于在此落脚。

在西藏的第一个十年,他最大的兴趣就是到各处写生。工作之余他骑着自行车把拉萨的每一个村落、街巷都“扫荡”了一遍,留下了大量的素描和油画;第二个十年,他开始迷上了摄影,以一个艺术工作者的敏感,他发现身边某些藏地文化正在渐渐消失,于是他成了最早一批藏地民俗“记录者”;第三个十年,这个曾经无奈的“记录者”终于拥有了自己的话语权,他成功地从一个外围的观察者变成一个资深的保护者。现在他不仅时常向自治区政协提出文物保护意见,还用自己的笔保护着他可爱的西藏。最近他出版的《人文西藏》丛书在当地反响强烈,让更多的人听到了他无声的呐喊。

问:“您觉得西藏什么地方最有特点?”

“拉加里王宫是一个很有味道的地方,那些建筑带有典型的西藏王宫建筑的特点,而且古村落也留下了很多,以前那里是我最喜欢的地方。这次我出版的《人文西藏》系列丛书就用了很多那里的图,可惜现在那一整片古代民居被拉倒重建了,不得不说是一个遗憾。我只能用自己的镜头记录那些正在消失的历史,在我这套新的丛书里收藏了3000多张图片,浓缩了30多年来我眼中的西藏,所以它也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茶杯里冒出缭绕的轻烟,腾空而后消散。张鹰显然不希望那些古老的艺术像烟一样消失在茫茫历史中:“必须留下它们的痕迹,让子孙万代都能看到。不止在博物馆里看到,鲜活的才能算是真正的艺术。”

如此珍爱这片土地上的文化,他有自己的理由:“我没读过多少书,我的一切都是西藏给的,我只是做好眼前的事情。一些人追逐伟大,但伟大却迟迟不肯露面。我一直相信成功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

(责编: 张素勤)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