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资料云 > 涉藏期刊库 > 西藏旅游 > 2009年 > 第四期

霍康家族的照片簿

文/图 索穷 发布时间:2009-04-28 13:53:00来源: 西藏旅游

在西藏很多家庭的私人照相簿中,透过一张张发黄的照片可以看到社会变迁的步伐和历史的脉络,它们比文字描述更有感染力,相形之下,太多描述性的文字则显得软弱和苍白。今天,就让我们翻开霍康家族的照相簿,走进那已然尘封了的岁月吧。

霍尔康萨(简称霍康)家族在西藏有两百多年的历史,是西藏曾经显赫一时的大贵族,采邑地在今墨竹工卡甲玛乡境内,其豪华宅邸位于八廓街北侧、清真寺附近,现在已经搬到位于色拉路的新建府邸。

该家族13代嫡孙霍康·索朗边巴曾担任过旧西藏地方政府的四品官、古松如本(藏军警卫营长)、昌都颇本、扎萨等职,昌都解放后,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十八军军需财务处副处长、昌都解放委员会委员、西藏军区藏干校教员,自治区政协副主席、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等职,以文化素养出众闻名,也是西藏著名的爱国人士。  

打开霍康家族的家庭影集,霍康家族的后人强巴旦达老人指着一张略显模糊的底片说:“这是我们家现存最早的照片。他叫霍康扎萨·汪清彭错南捷,是霍康家族的12代嫡孙,这张照片大概是1920年拍摄的。当时,他是旧西藏地方政府的三品俗官,在地方政府里担任‘雪颇康’的职务,他就是我的爷爷”。有了这张照片,霍康家族的影像历史得以延伸到上世纪20年代初,也使得霍康家族近5代人的生活情形全部有了影像的记录。

1918年,老霍康扎萨的儿子索朗边巴出生,他赶上了西藏私塾教育发展较好的一段时期,父母把年幼的儿子送到拉萨的著名学馆——达布林私塾。在5年的私塾生活中,索朗边巴学习到了基本的礼仪知识和文字教育,打下了比较好的文化基础。这是他从达布林私塾毕业时和同学的留影(图1),时间是1930年。强巴旦达指点着照片说:“我给你介绍一下,前排左二这位就霍康·索朗边巴,他当时只有12岁,坐在他左边的是擦绒少爷。坐在中间的高个子年轻人是私塾老师伍坚先生,他是拉萨当时最有名的塾师之一。站在老师背后的年轻人叫多顿,他是霍康家的佣人,也是接送少爷上下学的主要‘陪读’。从这张照片中,大致能了解当时私塾学校的一般状况”。

长大后的霍康·索朗边巴喜欢摄影,先后拥有多部相机,其中最早的一台是二战时期日本产的一种折叠式相机,每张胶卷能拍出12张照片。20世纪40年代末,他在赴噶厦驻昌都总管府任职的路上拍摄了大量的照片,还有他个人在麦田旁、寺庙前的留影。(图2)是他在昌都总管府过“雅吉”(夏季的林卡节)时拍摄的照片,在一张巨大的顶帐下,康巴人载歌载舞,庆祝夏季的到来。

霍康·索朗边巴继承了霍康家族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传统,很多到过拉萨的文化人都曾得到该家族的慷慨资助,其中犹以著名学者安多更敦群培、格西曲吉扎巴得到的帮助和照顾最多。语言学家格西曲扎很长时间都吃住在霍康家,一度被称为“霍康家的格西”。(图3)是格西曲扎在西藏和平解放后在拉萨的留影,当时他已年近五旬,长期以来生活并不宽裕,但在这张照片中,格西曲扎却显得年轻、健康,充满活力。“后来,他享受高龄并担任了《西藏日报》的藏文专家,为发展西藏的文化事业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西藏和平解放后,作为“色朗巴”(四品官)阶层的代表,霍康·索朗边巴进入西藏致敬团,从拉萨出发,经亚东、噶伦堡、香港到祖国内地参观访问。这是他从北京带领一支小分队到新兴的东北工业区参观考察,受到当地工人热烈欢迎的情景(图4)。

这时候,霍康·索朗边巴的儿子强巴旦达进入拉萨小学(即色新小学)读书。强巴旦达和“色新小学”九班的同学们参加了青藏、川藏公路通车仪式,他们身着盛装加入到欢迎车队的人群中,一位摄影记者拍下了他们在彩门前等候车队的情景(图5)。照片中前排左一是大商人夏洛顿珠的女儿,贵族雪康·索朗塔杰的女儿其麦白珍站在中间,右边的是强巴旦达的姐姐强珍。调皮的强巴旦达站在姐姐身后,露出灿烂的微笑,“前程似锦!”每个看过照片的人无不啧啧赞叹。青藏、川藏公路的通车仪式是在1954年,在当时这不仅对于西藏,甚至对于全中国都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从照片上孩子们洋溢着的笑容不难看出他们心中的喜悦,也许年幼的他们并不知通车仪式具体的意义,但周遭的欢乐氛围感染了他们,而他们的笑容也感染了今天的我们。

“也是在那几年”,强巴旦达回忆着,“民主改革开始了!我父亲在自治区政协参事室、翻译室工作,心情不错。我母亲是后藏贵族白朗壁喜家的闺秀,大名卓玛央宗,她是当年拉萨爱国妇女联谊会的第一批成员,积极要求进步。那段时间里,父亲和母亲工作繁忙,生活充实,家庭气氛融洽。在家门口的窗台前我曾为父母拍下一张合影,我仍记得他们当时的表情,那么知足而快活。”这也是霍康·强巴旦达最早的摄影作品之一。然而,不久后到来的文化大革命打破了生活的宁静。霍康·索朗边巴被安排到河坝林居委会参加劳动,夫人也跟着去了。大约是1971年,强巴旦达从昌都地区休假回来,特意陪父母到龙王潭公园散心。在一处花木扶疏的建筑前,强巴旦达为父母拍下这张照片(图6)。他注意到父亲眉宇间不散的愁绪,而母亲也明显老了。看得出来,这场突如其来的“运动”对他们是个不小的考验。

“文革”的阴霾过后,霍康·索朗边巴迎来了人生的第二个春天。在原西藏自治区主席多杰才旦的领导下,他积极投入到筹建西藏自治区社会科学院的工作中,先后担任历史研究所所长、顾问,在自己熟悉的岗位上为发展西藏文化,促进文化交流做出了重要贡献(图7)。这期间,他按照更敦群培的临终遗言,亲自负责搜集、整理、编辑、出版在动乱中散失的藏族学术大师更敦群培著作(三部),这部巨著获得由国家民委、新闻出版署颁发的“中国民族图书三等奖”,这是他在藏学研究领域取得的重要成果之一。

晚年的霍康·索朗边巴担任西藏自治区政协委员会副主席、西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参政议政,享受高干待遇。一袭风衣、满头白发的他经常出现在田间地头、庄严的会场,行使着人民赋予的神圣权利(图8)。

霍康·强巴旦达从小受父亲的影响,对藏族文化饱含兴趣,对家乡的一草一木充满感情。1999年,他和几位藏族学者在霍康庄园旧址——墨竹工卡县甲玛赤康村发现了珍贵的藏族古代围棋棋盘,对其进行了研究,并将此棋盘推荐给西藏博物馆收藏。强巴旦达多次带着国内外学者、慈善家到甲玛考察,投资维修文物古迹。(图9)是他在向堂哥、原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席图道多吉介绍甲玛村藏王松赞干布出生地颇章明久强巴林遗址的维修情况。

1994年,霍康·索朗边巴病重,强巴旦达陪父亲到北京疗养。霍康·索朗边巴在北京见到了堂哥阿沛·阿旺晋美夫妇、姐姐乃堆·次仁玉珍及侄儿侄女们,在阿沛家的庭院里留下这张合影(图10)。回到拉萨后不久,霍康·索朗边巴病逝,享年77岁。这是他留给这个世界最后的身影。

10张照片,跨越了87年的时间,揭示了生命的可爱和珍贵。通过一本薄薄的私家相册展现了一个家庭乃至一个民族的一段历史。

今天,霍康家族的第14代血脉传人也正在成长中。和每个家庭一样,也许他们也会为自己的后代留下一本珍贵的影集。因为在真实的影像里,折射出生活最质朴、粗砺的本色,也许有些扎手,却是那样的温暖、永恒,经久不变。

(责编: 张素勤)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