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资料云 > 涉藏期刊库 > 西藏旅游 > 2009年 > 第五期

李厚霖:厚爱西藏 上善若霖

文/ 万佳 图/恒信钻石机构提供 发布时间:2009-05-20 15:58:00来源: 西藏旅游

李厚霖

“I Do儿童基金”发起人;恒信钻石机构董事长。

◆2008年5月汶川地震发生后,李厚霖个人捐款2000万元人民币,成立“I Do儿童基金”。同年,该基金在西藏拉萨、日喀则、阿里的普兰县以及海拔4700米的措勤县等地实施捐赠、捐建福利院等救助行动。

◆李厚霖与西藏的缘分是很深的。

◆他笃信佛,8年前开始跟随上师泽秀仓潜心修佛。

◆他向往西藏,这些年跟随上师,曾拜谒古格,两次转阿里神山。

◆他将事业拓展到雪域,他的“I Do”让更多藏族孩子能够像内地孩子一样快乐学习……

李厚霖首次向媒体讲述了他和上师之间的真挚情谊。言语间最多的两个字是“感谢”!

《西藏旅游》:许多人到了西藏,特别是拜谒古格遗址以后,人生观和价值观会发生些许改变。有人会说,“看淡了”。您怎样看待这个“看淡了”?能谈谈您在古格的所感所想吗?

李厚霖:我觉得是出世和入世的问题。经商的人,似乎大家觉得他们很现实,更容易从物质回报的角度来衡量自己的价值和赢得人生的成就感,所以认为他们都是入世的。

可当我在阿里走了40公里山路还找不到一顶帐篷,只能顶着寒风睡在外面的时候;当我平时引以为自豪的身体,被“高反”折磨得昏天黑地的时候……我会自问,自己怎么这么容易就被打败了?但很快我又释然了。这种释然就是“看淡了”。这就是一种“出世”,把一切,连同自己,统统“看淡”。因为在这里,不管是谁,成功的或不成功的,都会感觉到作为人的渺小。
站在古格王朝这座伟大的文明遗址前,我相信很多人都在感慨现实生活中我们争斗拼搏的无意义,但我不是这样想的。我想,人生不过百年,既然将来的倒下和永远的沉寂谁都不可避免,那就更要把现在过得伟大和精彩。不可控的,我们释然,可控的,我们努力去把握,留给世界和自己一份精彩,这一生也就无悔无憾了。

《西藏旅游》:你两次转神山有什么不同的感受吗?神山对您意味着什么?

李厚霖:两次经历都很难忘,但第二次更为惊险。

因为之前参加阿里越野赛,去的时间较晚,神山要封山了。当时我冒险带着大家又走进了神山。严重的体力透支让我几乎一步一挪。齐腰深的雪,一脚下去不见底的深涧,10小时才走了6公里。我几乎耗尽了所有的力气,才在深夜找到一间门没有锁的小“住所”。屋外,狼在雪夜里嚎叫。我就在藏族小伙子勇敢的琴声和与神明交会的模糊中沉沉睡去。

神山对我而言,不是人对自然和体力的挑战,而是一种信仰,一种慈悲和精神的力量。在漫长的岁月中,人们把最美好的愿望和纯净的祝福托付到了这个地方,那是一种什么力量?我更愿意去相信这是一种精神的力量,是一种永生,更是一种超越!

《西藏旅游》:你被高原孩子称作“李校长”是什么感受?能介绍一下“I Do” 儿童基金高原行的情况吗?

李厚霖:很感动,这些孩子很小,他们可能还不能完全理解“感恩”的意义,但会用真诚的微笑去回报帮助过他们的人。他们的纯洁和善意是与生俱来的,让人感动。其实原来我们也一直给高原的孩子有过一些捐助,自从有了“I Do”儿童基金,似乎就更有了意义,因为有了一种使命感。

这次去西藏,我们为拉萨和日喀则孤儿院,还有阿里地区的措勤县小学,以及神山脚底的霍尔乡小学带去了一些东西。我们不期望别的,只是期望他们感受到成长的力量和快乐,能感受到其他人对他们的关心和爱,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神域佛前,李厚霖宁愿把自己比作一粒沙,用一颗虔诚的心把大爱撒播。我们却可以通过这粒沙看到他身后的那个多彩的世界,那一花的绽放亦是整个天堂的春天。

李厚霖和上师泽秀仓

8年前,李厚霖开始跟随泽秀仓活佛修行。师傅泽秀仓,现任中国藏传佛教高级学衔评审委员会委员,甘肃省佛教协会理事,作海寺主活佛。李厚霖说,他和师傅的结识是缘分。

在师傅眼中,李厚霖是一位虔诚、认真、执着的信徒。在李厚霖的家中,修建有一座佛堂。几年来的每一天,无论刮风还是下雨,不管是要赶乘班机,还是高烧40度,他都会坚持磕长头100个,到现在已经磕下足足十几万个长头。他的左手一直戴着一串红色珠子。李厚霖说,那是师傅送他的,是师傅十分珍贵的一串珊瑚佛珠。那是师傅对他的肯定。

如今的李厚霖,事业发展蓬勃,对公益事业的投入和倾注也越来越多。李厚霖说:“我所做的一切,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应该归功于我信教。我非常感谢我的上师这8年来对我的教诲和帮助。每当遇到开心的事或者遭遇困惑时,我都会第一时间告诉师傅,让师傅分享我的快乐,帮我解惑。师傅也一直支持我的公益事业,也曾教导我一旦拥有了财富、权利、不要忘了回馈社会。”而实际上,李厚霖还是一个比较低调的行善者。他坦言:“商海浮沉,社会浮躁,要真正做到宠辱不惊,行事冷静低调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但跟随师傅来的8年,当我真正笃行师傅教导我的一切后,我才发现,无论是个性多么张扬的一个人,都会变得谦逊。师傅给予我无形的东西太多了。”

(责编: 张素勤)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