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资料云 > 涉藏期刊库 > 西藏旅游 > 2009年 > 第六期

次仁央嘎:像尼玛一样的达娃

文、图/陈芳媛 发布时间:2009-06-12 09:22:00来源: 西藏旅游

饶赛二巷,次仁央嘎家,她伸手拉开窗帘,傍晚的斜阳洒到屋里的卡垫上,央嘎说:我喜欢阳光,喜欢到处都闪亮。

在藏语里,“尼玛”是太阳,代表男孩;“达娃”是月亮,代表女孩。17岁的次仁央嘎就是一个像阳光一样灿烂的藏族女孩。

在草原长大的小央嘎

17年前,次仁央嘎出生在拉萨,襁褓中的她,被送回了妈妈的老家昌都。10岁之前,这个女孩都在昌都丁青的草原上,成天吆喝着一群牦牛,其中有3头,是属于这个小姑娘自己的。

在丁青的日子,央嘎跟外公外婆和一个舅舅一起生活,每天的工作就是放牦牛。一次,央嘎弄丢了一头牦牛,她在大山上一直寻觅到深夜,也不见牦牛踪影。回到帐篷前,听到舅舅正狠狠地说:“臭丫头,牦牛也放不好,还不回家,我非得打她不可。”央嘎吓得转身往山上跑。那个月朗星稀的夜晚,小央嘎依靠在一棵树下度过了一夜。

回忆着在老家的生活,央嘎夸张地张开双臂:“我现在是多么幸福啊!我可以学这么多知识,不用去挣钱,也不用担心什么。”

央嘎的爸爸妈妈不太会说汉话,爸爸加央次仁在八廓街卖一些藏族饰品,妈妈巴姆每年4月从拉萨回到丁青挖虫草,一个多月后回到拉萨将虫草卖掉。虫草生意是央嘎一家最重要的收入来源。

央嘎是家里最大的孩子,弟弟土旦他巴15岁,爱打篮球,标准的藏族小帅哥,妹妹巴桑拉姆12岁,见到生人总爱低头抿嘴笑。央嘎总是帮着被土旦嘲笑为“黑孩子”的巴桑妹妹,平常打打闹闹的3个孩子,却总会在外人面前显出无比的亲密团结。

作为姐姐,央嘎会故意激怒弟弟:“你这样的人,不好好学习,永远都赶不上我的!”土旦便会埋头苦学,考出比央嘎更好的成绩。害羞的妹妹巴桑,会不好意思地说:“以后只要一个孩子,因为姐姐说的,一个孩子方便。”

央嘎爱妈妈,不仅因为女性天然的亲近,更因母亲对她的温柔。她反复说:“我的妈妈是世界上最最慈祥的母亲了。”当妈妈巴姆说,我这个女儿最能干了,来帮妈妈做点事情吧。央嘎便会嘟着小嘴假装不乐意,但心里美滋滋地帮妈妈干活去。对于爸爸,央嘎会嘟嘴说:“我最烦他了,说话可难听了。”但从那语气里,我却听出了一种长辈对孩子恨铁不成钢似的又爱又恨。

第一个进男厕所的女孩子

央嘎是家里的骄傲,更是学校的骄傲。央嘎快10岁才回到拉萨开始念小学,17岁的她现在读初二。

央嘎在学校可以说是个风云人物,既是班长,又是学生会副主席。妹妹巴桑拿出厚厚的一叠奖状,全是央嘎在拉萨市以及拉萨一中的汉语、藏语诵读比赛中得到的荣誉。央嘎第一次在大家面前演讲,是去年的“六一”儿童节,代表全市学生对捐助单位发表感谢辞。当时,台下坐着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西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列确等领导,央嘎镇定自若,毫不慌张。从此,央嘎开始参加各种诵读比赛,都拿到不错的成绩。

说话总是圆睁大眼,提高嗓门的央嘎,说起最近的一次藏文诵读比赛,却不好意思了:“这次比赛没比好,太紧张了,背诵的时候中间断了一段,所以扣分了,只拿到学校二等奖。”央嘎的藏文老师赤烈多布杰却不这么认为:“她这次是重视不够,市级比赛一等奖都拿到了,学校比赛却只拿到二等奖。”

央嘎是一个喜欢胜利,并被胜利刺激后会更加努力的孩子。这次拿到二等奖,领奖时,她没去,偷偷躲在厕所哭。她说,他们不知道,我其实是一个很害怕失败的人,被人超过的感觉太难受了。

央嘎在学校的课程有藏语、英语、语文、数学等等,每天上午5节课,下午3节。央嘎最喜欢的是数学,最喜欢的老师是数学老师贡觉坚参。作为班主任的贡觉老师,说起这个女孩,也是一脸疼爱和骄傲:“这个孩子组织能力特别强,老师要是忙不过来,就会让她维持班里的秩序,甚至有时还让她帮忙批改试卷。”有时候,老师还会让她上台给同学们讲课,一点也不比老师差。

班里的男孩子都怕央嘎,而女孩子都把她当朋友。央嘎说,我有个很不好的习惯,我会打人,我不打女生,只打男生。我是我们学校第一个进男厕所的女孩子。上次隔壁班男生跟我们班男生在厕所打架,我冲进去,一边喊“不要打了不要打了”,一边揪着一个男生的衣领把他给拖了出来。

央嘎的“90后”思想

在学校,央嘎是个绝对负责的学生干部,每天早上检查卫生从来都是一丝不苟,从不怕得罪高年级的同学。而在私下的交谈中,这个念初二的女孩子表现出了超越年龄的个性思想。

央嘎有部手机,是舅舅给她的奖励。最近学校规定学生不能打手机,于是她把卡给了爸爸,并且让爸爸把卡里剩下的20元钱退给她。央嘎说,其实我挺自恋的,我喜欢照相,用自己的照片做桌面。她把手机给我看,手机相册里的央嘎化了妆,散发出一股超越该年龄的女性妩媚气息。央嘎说,我平常不化妆的,这是五四青年节表演节目时化的。一会儿,妹妹巴桑拿她手机去玩,里面飘出的歌,是周杰伦的《夜曲》。

央嘎说:“我特别想当演员。爸爸妈妈想让我去当老师,舅舅和其他人经常说我以后可以当干部,就是没人说我可以当演员,其实我心里挺难受的。以后考大学,爸爸妈妈不想让我离开西藏,考上西藏大学就好了,可是我想考可以当演员的学校。主持人里,我特别喜欢谢娜,我觉得她跟我特别像。”

央嘎的家像一般藏族家庭一样,都有一个佛堂。我问央嘎,你信佛吗?你会磕长头吗?央嘎说,我当然信佛,但我不会天天磕头,我认为只要心里有佛就好,如果每天磕头却还是去杀生,这样更不好。家里只有爸爸每天都磕头,弟弟曾经心血来潮,过藏历年之前,去大昭寺磕头,每天磕一千个,磕了1个月。磕头可以锻炼身体。

佛堂里面有个铜制的“卡乌”,里面放着小小的佛像,爸爸加央次仁不许央嘎和巴桑碰。央嘎一脸不屑地说:“我就最烦他说什么男孩子是神圣的,女孩子就不高贵之类的。我在家里就不爱做家务,除非妈妈很亲切地叫我,我认为只会做家务的女人一辈子都是奴隶,有知识的女人是不会受男人摆布的。”虽然央嘎这样说,她实际上还是很勤劳,桌上放着的奶渣和布噜(一种油炸食品)都是她和妈妈一块做的。

央嘎知道挣钱的辛苦,更加珍惜在学校的生活。小的时候,在丁青放牦牛,属于她的3头牦牛,一头死掉了,两头被卖掉了。央嘎有些耿耿于怀地说:“卖掉了钱也没给我。我在老家干了几年活,也没挣到钱。我曾经去打工,在一个朋友开的补习班里教小学生,每天放学就去,有时晚上10点多才能回家。去了20天,挣了170元工资。”央嘎给了妈妈50元,花40元给自己买了个漂亮的新书包。但是央嘎气愤地指着书包说:“这个书包不好,没背多久就掉色了,我还花了40元呢。”

因为亲戚的原因,央嘎5年级时去过上海,呆了11天。央嘎发现,上海的天总是见不到太阳,乌云密布,雨却总下不来。上海的楼很高,拉萨的楼却几乎没有超过13层的,妈妈曾告诉她,超过13是不好的。汽车的尾气让她觉得呼吸难受。她经过东方明珠塔下,望了一眼,晕车的感觉让她赶紧离开。央嘎唯一喜欢的是上海的潮湿,她说皮肤变得很好。但是当我问到拉萨好还是上海好时,她毫不犹豫:“当然是拉萨好!”

这就是次仁央嘎,属于阳光的美丽达娃。

(责编: 张素勤)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