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资料云 > 涉藏期刊库 > 西藏人文地理 > 2003年 > 第三期

旧西藏邮差谈往事

发布时间:2003-09-30 13:44:00来源:

原印度在亚东的邮局遗址

 

  邮差藏语叫“阿冲”,意为送信件者。阿冲和内地山区的乡邮员不是一个概念,虽然都是送信和邮件,但方式大不相同。乡邮员是把信件和邮件翻山越岭,个人走完全程直接送到收件者手里,而阿冲(邮差)是分段包干,在漫长的驿路上只走一个驿站,将信件和邮件送达后,立即带上该站传送下来的邮件返回自己的驿站,第二次再往返重复。

  19世纪末,20世纪初,近代邮电通信开始在西藏出现。亚东、帕里做为边境重镇,西藏地方在此开办了邮电通信业务,但未设扎康(邮局),只有邮差传递人员阿冲一站一站地交换传递。

  1920年,西藏地方政府成立扎康(邮电局)和达尔康(电信局),正式兴办西藏地方政府系统的邮电通信,邮路以拉萨为中心,东达太昭、西南抵帕里。那时的西藏邮政完全是在清朝驻藏大臣所设的驿站基础上改建的。

  1910年大清邮政局所辖的拉萨邮电成立,从拉萨至亚东,邮程6天。国内邮件需绕道香港、印度转送亚东,才能与拉萨相通。1911年大清邮政官局在拉萨设立管理局,在亚东、帕里等7个地区设立二等邮局,邮件增至5万余件。

  拉萨至亚东的驿站依次为:拉萨扎康——江堆江麦——岗巳帕尔茨——查马隆——曲参卡——谢热——白底——浪卡子(札康)——卡若拉——江孜(札康)——康马——噶拉巴塘——曲美新果——堆纳——帕里札康——曲旦噶波——下司马——乃堆拉或则列拉。经此可抵锡金。

  邮站每隔五英里设置一处,邮线从拉萨至江孜,再从江孜至日喀则。自江孜经亚东通印度的邮站,同驻江孜的英国人,后来由印度人掌管。自创建邮站时起,地方政府的命令通过各地邮站传递,沿途宗宗谿由驿使骑马送达。

  1904年英军第二次入侵西藏,攻占拉萨,随架设电线,为其军事行动提供通信保障。1906年中英在北京签订《北京条约》的附件。此后,英帝在亚东等地获得许多特权,建立了邮电设施,锡金经亚东到江孜架设电线,承办邮政,由英国人经营电话、电报、邮政业务。另外就是设置驿站。以1904年英国入侵时的兵站为基础,在亚东至江孜沿途的春丕塘、下司马、告乌、帕里、堆纳、多庆、嘎拉、萨马达、康马、少岗、江孜等地设置12个驿站,由英国入经营管理。因此,1920年西藏地方政府建立的邮电自江孜经亚东通印度的邮站,均由英国人管理,拉萨电报局也只通江孜,与英国在江孜的电报局接线。

  1947年8月15日,独立的印度继承了英帝在亚东的即得利益,接管了亚东至江孜的邮电和电信业务。

  普布次仁门岁时当上邮差,根据他的年龄推算,当时是1932年,正是英国人管理驿站时期。

  前面所提供的江孜至亚东当代邮电和驿站的演变工是我下一轮采访普布次仁的历史背景。

红房子-原英国人设在亚东至帕里之间的邮电驿站,现在是亚东至江孜42道班。

 

  普布次仁:“由于我年轻时个头高大,体格强壮,就被英国人开办的邮局雇用。我的家在堆纳,就在堆纳驿站当邮差。任务是将帕里驿站送来的邮件送到多庆驿站,再把多庆驿站接到的邮件带回堆纳,交给帕里驿站的邮差带回。每次交接、递送必须环环相扣,时间衔接,若有延误,视情节轻重给予处罚。”

  我问:“从堆纳到多庆有多远?骑马走一趟需要多长时间?”

  普布次仁:“有多远我没有弄清楚,限定两个小时必须跑到,路上经过的村庄大都有设置在路边的邮箱,还要下马看一看,如果有邮件一并带走,这就要求动作麻利。”

  索朗所长在一旁补充说:“从堆纳到多庆有27公里。”

  我问:“一个星期跑几趟,是每天都跑吗?”

  普布次仁:“不是每都天跑,规定是每周两次,如果有急件,就必须随到随送。”

  我问:“听说过去西藏的邮差很有特权,马上挂一个很大的铃挡,一路摇得很响,路上的人听见都要避让,到了村庄也是如此。他手里还拿着一根长矛,遇到不及时躲让的,把人扎死或扎伤是不负任何责任的,是吗?”

  普布次仁:“这些都是藏政府的邮差,送政府的命令或要件的,他们没有时间的严格规定,有些邮差遇到人就把铃铛弄得很响,马儿跑得也快些,没有人的时候还不是慢腾腾的,铃铛就没有那么响了。如果遇到特别要紧的邮件,自然会跑的马不停蹄,这时如果遇到挡路不让的,他真的会使用特权,但这种情况很少发生。西藏的邮差有些是步行,身上还背着邮件,挺苦挺累的。他们送的大都是政府的邮件,群众的平信很少。”

  我问:“你们的马又是怎样装备的呢?”

  话音未落,一位刚进来不久的老人接过了话茬:“我是他的儿子,子承父业。年轻时也当过邮差,跑的也是堆纳到多庆一段。邮差每人配给3匹马,一匹是坐骑,另外两匹装邮件。坐骑两边各挂4个铃铛,驮骑两边也挂4个铃铛,要稍大一点。马儿跑起来,铃铛响成一片,很远的人都知道是邮差来了。”

帕里古镇

 

  经索朗介绍,此人叫朗杰,今年66岁,是普布次仁的儿子,15岁就给印度人当过邮差。朗杰花折的发须,红红的脸膛,洁白的牙齿,说话底气很足,声音宏亮,看来是个健谈的人。他刚才被女儿从外面叫来,要替阿爸带我们看吉汝古战场。进门见我们正聊得火热便不声不响地坐在普布次仁身边。

  87岁的普布次仁虽然头脑清晰,但说起话来有些吃力,也许正是这个原因,他便接过话题,替阿爸回答。再说我所问的问题正是他生活经历之内的事情。看样子他很乐意谈谈邮差的往事。

  我问:“邮差有什么特殊的标记和装饰吗?”

  朗杰:“等我当邮差时,已是印度人掌管驿站了。帽子上都有一个铜制的徽章,上面是两个狮子,据说这是印度邮政的标记。裤子是呢子做的,上面镶有豹子皮。每次上路,还要挎上一支英式步枪,戴上糌粑唐古(口袋),军用水壶里装着青稞酒。”

  我问:“关于你们的驿马有什么规定和待遇:”

  朗杰:“一个月送一次马料。一匹马每天马料2斤,草10斤,麦皮2斤。我们省着畏,马料可剩些自己吃。马掌也有专人打,马具坏了也有人修。3匹马服役期是10年,服役期满将老马用枪打死,再换3匹新马。”

  我问:“用两匹马驮邮件,邮件多吗?”

  朗杰:“大部分时间还是挺多的,寄件有信、包裹、公文、还有现金。都装在牛皮袋子里,用铅封口。寄金银财物须挂号,邮资加倍,并收保险费。办理邮寄手续时,对物品逐件登记,邮局发给收据,保证送达。万一发生丢失,寄件人在三个月内到邮局查询。如不属挂号,或者寄品与填单不符,邮局概不负责。在亚东,帕里、江孜都设有邮局。现在,从帕里到亚东的路上还有英国人设的一个邮局遗址,当地人叫它红房子,因为神经质屋顶是红色的。”

  我说:“那个红房子前天我们去看过了,后来成了我们的42道班,那是一个不小的院子,建筑是印度式的木房子。”

  朗杰:“原来那里都是印度人,报话、电话、电报样样都有。我们是属他们管辖的员工,每个月给我们发印币200元,说我们是他们的职工,将来还可以领到退体金。”

  我问:“你们邮寄现金钞票,路上不怕被强盗一类的人抢劫吗?”

  朗杰:“这样的事情虽然不多,但时有发生。为防止抢劫,钞票都要切成两半,分期邮递。先把一半寄出,过上几天再寄另一半。钱到了江孜后再粘贴使用。所以那些年在江孜流通使用的外币都不是整张的,大都是两半粘在一起的。强盗如果在路上抢劫了一半,邮局知道就不再寄另一半了。如果没有被抢劫,另一半就会很快寄出。”

  普布次仁老人听着儿子给我的介绍,有时不住地点头,有时是一种意味深长的微笑。我想他大概又回到过去当邮差的时光。马蹄得得、铃铛清脆,跃马急驰在广阔的帕里草原上,转动的大地,颠簸中的雪山……在英国人印度人的奴役之下,为了生计当上一名邮差。三代人的青春都消耗在这条驿站上,在有边无防的旧西藏,作为一个普通的百姓,又怎能逃脱被奴役的生活呢?

  (闫振中:《西藏文学》主编、编审)

(责编: admin)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