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资料云 > 涉藏期刊库 > 西藏文学 > 2019年 > 第二期

浓情挚爱的流淌——云南德钦专辑浅谈

索朗卓嘎 发布时间:2019-04-06 15:45:00来源: 西藏文学

  在我阅读、编辑完本期云南德钦的作品,开始构想本文内容侧重点时,我的内心很忐忑。这种忐忑来源于对德钦的认识浅薄、对作家了解不深,甚至是源自对自身能力不足的胆怯。“视线背后”这个栏目的实质是编辑手稿或编读感言,这就是一个相对个人的观点了。成长、阅读、环境都塑造出某种只属于自己的价值观与观察事物的角度。带着这种必然偏狭的角度,观察、分析它们,并得出自己的观点,很可能在旁人看来是片面、浅薄与武断的。然而这恰恰也是阅读理解一个作品的乐趣所在,正如莎士比亚的名言“一千个观众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般。

  我总渴望另一种人生,一个水手、摇滚乐手、男人、演说家、极限运动员……亦或者不是在此地,而是在北京、上海、埃及……总之,不是此刻此地的自己。阅读是满足这种渴望的最便捷经济的方式,通过字里行间的叙述,遍览世事的吊诡,以抵进的视角了解异地风情,随文字情节或喜或悲,幻想不同的人生,从而窥见一个更加真实的自己。

  本期选载的散文与小说、诗歌,仿佛带我再一次游历了徳钦,感受了巍峨的神山,看尽了漫山灿烂的杜鹃,了解了尘封已久的历史,最终回归亲情与成长。质朴的文字中,始终贯穿着爱,对故乡的热爱、对亲人的爱与对伴侣的爱。

  散文《阿妈的骨头》讲述了在得知阿妈膝盖坏到已经站不起来的消息后,作者回忆阿妈坚韧的人生,阿妈为了撑起这个家,操持家中大小事务,将孩子们养大成人,从未流过泪水,却在自己知道有可能再也站不起来时,在电话的那头哭出了声。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一位鹤发老人,半卧在窗边,在夕阳的余晖中看着自己的双腿,手里握着电话哭泣的画面。这一刻,多希望自己可以代替作者,赶到阿妈身边,轻轻将阿妈拥入怀中。更是能够理解作者在悲伤与愧疚中交织的错综心情。

  黑塞说:“诗是没能成为音乐的文字,音乐也是没能成为诗的文字”。对于能歌善舞的藏族人民来说,诗意是血脉中自带的,目之所及,皆可拿来作诗。此次专辑里的诗歌《风》、《琼结,那一片难以忘怀的土地》、《奔子栏的黄果》、《土掌房》、《我的卡瓦格博》、《在卡瓦格博雪山下》等,正是将雪山、村庄、房屋等等入诗,用简洁的语言,承载着对故乡风土人情最纯粹的热爱。诚如此次诗歌编辑子嫣老师在审稿笺上的一段评语:“只寥寥数语,一片情、一处景、一腔意便跃然纸上”,他们的文字处理,或许没有大家的纯熟,却用最清浅的文字,抒发最澎湃的情感,感染着每一个读者。散文《安南金银矿遗址探秘》借助史料记载及民间传说,勾勒出当年安南采矿冶炼生产活动鼎盛时期的一角。若不是对这片土地的热爱,又怎会费尽心力收集整理这些史料传说,引领读者一句一行地探看那些如烟消散的人和事物,了解那段尘封的繁荣呢。对于纷繁的世界来说,乡情并不算大爱,但却时刻都流淌于血液中,烙印在骨骼上,是无法抹去的深切情感。

  在本次的编辑过程中,我能深切地感受到每位作者内心都充盈着对家人与故乡炙热的爱,也能在字里行间看到他们极力表达这份情感的渴望。当然,文章并没有一味的宣泄这种爱,或多或少都透露出了作者自己对人生、爱情、哲理的思考。跌宕跳跃的艺术想象与粗犷豪放的高原气质、悠远宁静的藏地气息融合在一起,闪耀着鲜明的喻理性。比如小说《江风》会由原先“我”没能和先生走到一起而悲痛万分,却在经历了老爷、儿子、堪姆相继离世后,内心毫无波澜地拒绝先生带“我”离开。这种爱而不得,终将陌路的结局,是作者对爱情的思考;亲人的离世与顺应时局的情节,是作者对人生和对世事发展的思考。情节处理上,在先生离开后,“我”沉寂多时,面对少爷的爱,没有反抗,显得如此平静甚至冷漠,犹如心死之人任人安排。没有不迁就的执着,更没有为君不嫁的倔强,心里不再为情爱所悸动,想必作者也是再三斟酌才落的笔。再例如诗歌《土掌房》“我是河谷里的土掌房/轮回里唯一的真相”,“真相”是什么?而矗立在河谷的土掌房,又为什么是真相?这淡远悠长的诗意,经得住反复品读,透露着哲理的思考。

  在雪山草地间繁衍生息的藏民族,善于用自己丰富的想象力与诙谐的语句给每一座山、每一面湖讲出一个个动人的传说故事,在口口相传中更是生动富有意趣,每一个传说故事也都揭示了某种微妙的哲理。落花不成泥,却成就了一段凄美的花鱼恋,《杜鹃醉鱼》便是这次所有散文作品中留给我印象最深的一篇。“花开花落自有时,缘来缘去缘如水”。作者用简洁的文字,把现实与想象结合起来,将作者对情爱易逝,却轮回兜转永恒的哲理思考展现出来。

  本期云南德钦的作品专辑,就如同一个以故乡为题的命题文,作者们都不约而同地用自己的文字表达、透露出对这片故土及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亲人、伴侣甚至花木鸟兽的热爱,这也是最打动我的地方。一个作品优秀与否,在语法和规则的差异之外,根本上是眼界、思想和自我选择的问题。每一个书写者,都要在自我选择上首先忠于自我的情感,永葆爱的能力,用爱书写,总能在字里行间感染每一个阅读者。

(责编: 于超)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