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资料云 > 涉藏期刊库 > 西藏研究 > 1993年 > 第二期

简述藏族天文历算中的汉藏文化交流

阿旺次仁 发布时间:1993-06-07 13:10:16来源: 西藏研究

  藏族传统文化分为大五明和小五明。小五明之一是“孜”即“算明”或“算学”。算学主要分两个部分:一是天文历算,另一个是人世间预测算。算学是在藏族原有各种文化基础上又吸收汉族地区传入和印度传入的有关文化而形成。在形成其完整独立的体系中,曾接受黄河流域古文化的深刻熏陶。与此同时,它也曾先后接受西亚、南亚、东南亚诸地有关这一文化的影响。要指出的是,由于佛教在藏族地区广为流传、生根,所以印度的《时轮历》对藏族算学的影响也是很深的。

  我们在叙述或探索藏族天文历算学时,应当尊重历史的事实,无论在民间广泛流传或至今能看到的藏文记载,均可以说明这样一个事实:藏族算学的发展和唐代汉族地区古文化的输入是难以分开的。

  在许多藏族传统经典历史著作和算学领域中最为权威的《白琉璃》中,有这样的记载:“藏王松赞干布的父亲朗日伦赞时期,由汉地(这里用的是)传入算学和医药,有的藏文史书称之为吐蕃最早的历算和医药。当时,因藏族(指吐蕃)还没有文宇故除了师徒口头传授以外,这些知识没有得到广泛传播。在算学这一学科的发展史中,与其他地域的民族交流,当属首次。也就是说,为了建立藏族的天文历算体系,首先应该吸收汉族地区的天文历算法。自朗日松赞起,藏族与汉族地区的接触频繁起来。随着吐蕃藏王松赞干布与唐朝文成公主的联姻,汉族地区的历算与卜算的方法也陆续传入,文成公主带到吐蕃不少物品、书籍。据藏文史书《汉藏史集》记载,有“本尊释迦牟尼佛像、占卜历算之书六十种(有的译成出六十部五行图经”。《玛尼宝训》记载,“文成公主带到吐蕃的这种五行图经原八十部”。《贤者喜宴》载有“金释迦牟尼佛像、十八种工艺书籍、大医典、八十部占筮历算法”。五世达赖喇嘛著的《西藏王臣记》也记载了文成公主所带的物品和书籍,有“产生平安利益的尊者佛像,众多珍宝库藏,由金玉制成的大告身,三百六十部经典,……,汉地五行图经三百部,……”。据以文史书记载,吐蕃人很早就动别重视算学,建立了统一的吐蕃王朝的松赞干布也很重视建立本民族的算学。藏文史书《汉臧史集》中,记叙了这样一大段:“拉萨大昭寺建成三年后,因吐蕃臣民们不会计算岁时四季,不会区分吉凶祸福,法王松赞干布心想:‘我已按教法制定了世间法,能够使吐蕃臣民走上善业之道,但是作为使世人消除疑虑愚昧的办法,若能将印度和汉地的历算法在吐蕃推广,对社稷必定有益。’于是挑选了蕃人中聪明有识的察达丹、朗措多勒、甲迦冬、达米达卡四人,赐给每人一个金盘,八个银币,一个金币,路上使用的金沙半斤,对他们说:‘你们到汉地去,学习对我们吐蕃有益的学问。以前文成公主带来的占卜历算书籍六十种,还有从印度翻译的十二缘起、六日轮转等,占卜历算还未能发达。要学习测算生死、推算四季时节,须与汉人接触,你们要努力成为学者,我一定给以重赏。’这样吩咐之后,派遣他们去汉地。他们到汉地后,分别拜见了汉地的四名学者,向其中精于推算四季时节的嘉赤摩诃衍那学习了一年零七个月,除推算时节之外,其他的几大学问没有全面系统教授,只是分别教了《明灯书》、《卦书》、《天地寻迹》、《纸绳卦术》等测算法。吐蕃四人学会测算生死、推算时节之后,结伴返回吐蕃”。回到吐蕃后,他们向藏王说明了他们所学到的各种知识,以及推算的方法。藏王命令他们“将学会的占卜历算全部译成藏文。此后,又命他们在驾前演习,由察达丹说自己所学,由甲迦冬衮批驳,然后由朗措多勒讲说,由甲迦多衮挑剔错误。其后,由于国王的鼓励,甲迦多衮讲说,对其余三人大有启发。甲迦多衮被称为学者,得到国王和所有大臣的喜爱。达米达卡本应在甲迦多衮之后讲说,但是已无讲说之必要,成了甲迦多衮的弟子。国王吩咐说:‘察达丹,你为在此聚会的各位用卦盘测算一次,不要为外人测算生死,以免愚夫招祸。朗措多勒,你可为人测算生时命运,不会为人测算冥间及禳解之法’。二人呈献之书,国王详加解说。甲迦多衮对于汉地测算的各个方面都很精通,他的儿子名甲迦嘉措,父子相继担任国王宫廷的卦师”。另外,有的藏文史书还记载:善于算学的四人,尤其甲迦多衮有传录,其世系被现在的刚仁巴仓(有的藏文史书中称之为刚仁益西杰波仓)所继承。

  有关汉族地区“算学”传入吐蕃一事,除上述情况外,藏族传统文化方面最有权威、最有影响的十七世纪西藏著名人士第色·桑杰嘉措在《白琉璃》的(算学专著)中,分阶段进行了叙述,并把汉族地区称之为盛行算典之地,把藏族地区称之为黑暗之地(这里用的是,即算学不发达之地)。虽在朗日松赞时期,算学已经传入吐蕃,但因无文字而未能传播。译文并加以归纳,正式传入(吐蕃)分三个时期,初期、中期和后期。每个时期又分四个阶段。初期的第一个阶段是文成公主来藏时期。她来后没有多久,即修建大昭寺,因藏地多地煞,未修成墙而父母(这里是指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派吐蕃之聪慧者益西杰瓦、藏玉西、卓尼旦巴、热喇钦四人到汉地,在导师巴瓦崇处学习和传译了《九续》和《三注释》,翻译了十五种五行算图表。

  在青藏高原上,按传统说法,藏民族的统一是在吐蕃王松赞干布执政时期,现通用的藏文也是在那个时期才有。在松赞干布以前,藏族地区没有统一的年、月、日计算标准,而是各地的藏族群众以不同的地处或分布形成各自的物候观测历、自然历或观星历。仅用各种占星或简单的自然历以及各种粗浅的占卜法,只能根据已经发生了的自然界或人世间现象进行解释,并且测候也只能局限在某一个局部地区或最近一个阶段。随着藏民族的统一和社会生产发展的需要,这种原始的占卜和各地的自然历,已经远远不能满足统一了的藏族了解外部世界及自然界的需求。于是,在吐蕃王松赞干布的倡导下,正式接受汉族地区陆续传入的有关算学的各种知识,这是藏族历史发展的必然现象。在许多名著和民间传说中有这样的说法:“加嘎(印度)是宗教圣地,大食(波斯)是财富圣地,汉地是算学圣地”。并认为汉族地区是文殊菩萨降身之地,故藏族天文历算学最崇拜文殊菩萨。

(责编: 陈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