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资料云 > 涉藏期刊库 > 西藏研究 > 1993年 > 第二期

初谈藏文数学名词术语的翻译

才旦 发布时间:1993-06-07 15:33:15来源: 西藏研究

  从几年来藏文数学教材编译、教学和审定,目前翻译高等师范专科学校教育学院协编教材中学数学教材教法与初等数学研究《教学法》等的过程中得知,用藏语言文字表达现代传统数学(我们简称为——藏文数学。也可称为现代藏文数学),把现代世界通用的数学知识(包括大、中、小学阶段)汲取为藏民族自己所有,那么就面临着重要的翻译任务。

  数学名词术语是构成数学知识体系的最基础,最关键,最重要的内容。藏文数学名词术语的科学性则是藏文数学教材组织的关键,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的基础,提高藏族教育的依据。也是为适应教学和四化建设的需要迫使从事藏文数学翻译,编译,教学,科研等人员研究的课题。笔者认为社会是多民族组成并相互促进,相互学习各自的先进文化、科学技术的整体,现就藏文数学名词术语的翻译定名应遵循科学性、民族性、统一性等原则谈一点肤浅的看法,与同行和爱好者探讨。

  一、藏文数学名词术语翻译要遵循科学性

  藏族文化是一种以苯教为基础,佛教为指导,并吸收其它民族的先进文化的文化。藏族的翻译事业有着悠久的历史,自创制藏文以来千余年的历史长河中,那些杰出的伟人组织大学者、大译师们孜孜不倦地在自身文化的基础上大量吸收,引进了其他民族的灿烂文化知识,极大地丰富了藏民族文化。如:名扬中外的《甘珠尔》和《丹珠尔》可称藏族的百科全书,是藏族翻译史上的智慧结晶,又是光彩夺目的珍贵文化遗产。

  翻译是把一个民族的先进文化知识用另一种民族的语言文字准确地表达出来,达到传递信息,互相促进,互相了解的运用语文(藏语文)的活动,是技术性和创造性相结合的脑力劳动。藏族人民一向是重视和尊重翻译工作者,历史上称翻译家为(操二语者)或(二语者)又叫(译师)等。藏族人民也是一个善于学习和应用其他民族的先进文化知识和科学技术的优秀民族。历史上的藏王松赞干布大力吸收了国内外的先进文化、科技,组建家园的业绩是众所周知的例证。

  藏文数学名词术语的翻译定名的方法是挖、创、借还是直译、意译、音译,历来在藏文翻译界存在着一些不同的看法。笔者认为可以交叉使用;灵活运用。所谓“挖”就是遇到该翻译的名词术语时认真使用藏族原有的名词术语来代替译词。如:“加”,“减”,“乘”,“除”,“分数”,“集合”,“数”,“数字”,“角”;“证明”;“四边形”;“矩形”,“三角形”;“圆”;“面积”;“倍数”;“度量”……等,也有直译的内涵关系。“创”是指根据该名词术语的内涵概念,充分发挥藏语文固有的丰富的表达形式,有效地利用藏语文的强有力的构词手段创制出新词。如:《解析几何》译作《代数》译作,《高等代数》译作;“方程”一词在英文和拉丁文中都有相等的意思,所以汉文曾译为“相等式”,后来汉文借日文的汉字定为“方程”。我们也根据“方程是含有未知数的等式”的定义。将“方程”译作就精练,准确地表达了方程的本质属性。“借”是指遇到现代新词借音表示译词或组成新的合成词。扩大和丰富自己的语音词汇是行之有效的一种方法,而且从长远看来,很多新的科技名词术语,创新不如借音,这样有利于藏族学生学习科技外语,减轻学习“三语”(藏、汉、英)的负担,也是未来学习的必然趋势。藏民族早先就利用并使用借音构成合成词,如:“莲花”译作,或,《历算》中的“基数”译作,“曜基数”译作,“藏文元音字母”译作,“辅音字母”叫。“沉香”叫,“桑布扎”叫等①。我们在借音或叫音译时,也要开阔思路。不仅要借汉语,而且也要借国际通用的名词术语和运算符号,因为许多科技名词和术语是外来语同汉语组成的合成词,翻译的过程中直接借用外来语同藏语组成合成词较好,能对向世界,也通俗易懂,可开拓藏民族的语文和科技名词的新范畴。如:“三角函数”中的“正弦”译作,“余弦”译作,“正切”译作,“余切译作”等。也要忠实地运用数学中的各种运算符号。如:四则运算符号中的加号“+”和减号“-”是德国数学家魏德曼创;乘号“×”是公元十七世纪英国数学家欧德莱最先使用;除号“÷”是十七世纪瑞士拉恩创造,“三角函数”的缩写符号“sin”“tg”和“ses”是1626年吉拉德最先提出,于1748年瑞士数学宜改变。等号“=”是十六世纪的一位英国皇家法庭的医生罗伯特·雷科达首创。乘号“·”及比号“:”是在十七世纪著名数学家微积分的创始人德国莱布尼兹正式使用的,中括号“[ ]”首次出现在十七世纪瓦里士的著作中,大括号“{}”是在十六世纪末由代数学的创始人之一韦达创造并用于数学计算中。大于号“>”和小于号“<”是十七世纪哈利阿创造的②。表示未知数的字母x、y、z是法国数学家韦达提倡使用,积分号“∫”和微分号“d”是德国数学家莱布巴茨制定的。问号“?”是从古希腊而得等等③。

  众所周知,严谨性在数学重要的基本特征。科学性原则集中反映在翻译语言精练,严谨,特别是数学学科中的关键词语决不能又学化。如:汉文的“除”和“除以”,译作:就要充分应用藏文的施动语法关系翻译,“唯一”和“存在”译作“”和“”等就能准确表达其内涵概念,这种类似的词句就要理解汉文的基础上充分考虑藏文语法,又如:初中几何第一册中的角平分线定理1:“角平分线上的一点和这个角的两边距离相等”译作“”④根据藏语法和用字习惯,不需要死译或呆译,改译为:“”就能译出被译句的内涵也能准确而精练。定理2“和一个角的两边距离相等的点在这个角的平分线上。”译作“”⑤改译为“”语言精练,通俗易懂,符合科学性。在翻译的过程中对数学名词的翻译一定要形成单义性。决不能用文学修辞的手法定名,也不能存在一字多名的词藻手法定名,有的教科书和报刊杂志,名词汇编等书中存在着类似的情况。如:“八进制”译作“”,这种进制法在《藏历算》中是有的,“满十进一”叫作“”看来我们采用前者为好,“比值”译作“”或“”比值的内涵是比的结果。所以用前者为好,有相对的内涵概念。“被减数”译作“”或“”“标杆”译作“”或“”“证明”译作“”或“”等在翻译的过程中不管有多种说法或译法最终一定做到认识一致,成为专用的单一词便于师生掌握和应用。

  二、藏文数学名词术语的译名要具有完整的系统性和统一性

  数学有着自身独特的名词术语体系,各个术语按照一定的顺序和内部的联系组成了有机的,系统的,统一的整体。因此藏文数学的名词术语的翻译定名必须具有完整的系统的统一性贯穿整个教材。

  译名的系统性:是指具有密切联系的数学名词术语翻译定名就要系统化,要考究一个概念,首先必须要从这个概念的内涵体系入手,弄懂其含义,数学这个抽象的概念是一个逻辑严谨的整体构成,如:“数”的体系为:(自然数)—→(整数)—→(有理数)—→(实数)—→(复数)—→(数)。(三角形)—→(不等边三角形)—→(等边三角形)—→(锐角三角形)(直角三角形)—→(钝角三角形)。(四边形)—→(平行四边形)—→(矩形)—→(正方形)—→(梯形)—→(直角梯形)—→(等腰梯形)—→(定义)—→(定理),(定律)(法则)等。

(责编: 陈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