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资料云 > 涉藏期刊库 > 西藏研究 > 1993年 > 第二期

云南藏族的“芭例”及其说唱词

杰当·西饶江措 发布时间:1993-06-07 15:39:50来源: 西藏研究

  芭例意为婚礼歌,是举行结婚仪式时所说唱的歌,有悠久的历史。相传这一习俗起源于第十一代藏王埃学勒时代,是由于国王的贤臣拉布果嘎协助国王大力发展农牧业,使人民生活富裕起来后,民间得以操办比较隆重的婚礼的结果。到松赞干布时代,这种习俗更加盛行,并增添了新的内容,逐渐成为今天这种形式。现在的婚礼及其颂歌按其内容、形式和顺序可分为下列数种:

  1.分别歌。新娘出嫁的当天早上,送亲的人员和伴娘及喜官都要到新娘家中喝早茶、用早餐。茶后由家族中的长者对新娘进行出嫁训导,教育她要孝敬公婆、爱戴和忠于丈夫、做事要勤快等,词句不多。然后,送亲人员和喜官代新娘唱要嫁妆歌:

  今逢良辰好美景,在此喜庆大吉日:

  火塘上座金光闪,黄金宝座铺绸垫,父亲大人做上面;

  要向父亲要嫁妆,能否赐与大藏经,

  但我不敢开口要,请赐千颂做嫁妆。(千颂即八千颂)

  
  火塘女座银光闪,白银宝座铺缎垫,慈母大人做上面;

  要向母亲要嫁妆,能否赐与白牦牛,

  但我不敢开口要,请赐牛犊做嫁妆。

  
  火塘右座玉光闪,玉石宝座铺锦垫,兄长大哥做上面;

  要向兄长要嫁妆,能否赐与千里马,

  但我不敢开口要,请赐马驹做嫁妆。

  
  火塘下座铜光闪,黄铜宝座氆氇垫,好心大姐做上面;

  要向大姐要嫁妆,能否赐与吉祥羊,

  但我不敢开口要,请赐羊羔做嫁妆。

唱完要嫁妆歌,喜官手捧哈达,新娘和伴娘随喜官绕房中的中柱转三圈,由新娘点燃在这个家庭的最后一次酥油灯,供于佛龛,祝家人吉祥之后,喜官带领,送亲队唱分别歌:

  慈祥的父亲使我穿着暖和,才感到温暖就要分别;

  慈祥的母亲使我吃喝不愁,才感到幸福就要分别了;

  亲爱的姐姐教我织氆氇,才学会纺织就要分别了。

  敬爱的父亲别难过,慈祥的母亲别难过,

  贤慧的姐姐别难过,吉祥的中柱别难过,

  我象客人将离去,围着中柱转三转,祝愿日后常能转。

  分别歌结束后,喜官将哈达献于中柱的箭头之上,新娘和送亲队开始出门去新郎家。走到村口,大家还要停在那儿唱离村歌:

  村头流淌的小溪,映着童年的欢乐;

  村尾平坦的纺场,晒着新纺的氆氇;

  村中圆圆的舞场,留着欢乐的歌声;

  美丽可爱的村庄,是我生长的摇篮;

  左邻右舍的姐妹,与我同生又同长;

    美丽可爱的村庄,但愿常有相见时。

  2.途中歌。去新郎家的途中,遇村、遇桥、遇河都要唱一些赞歌,如遇村歌:

  路边有座幸福村,靶场宽大纺场亮,姑娘贤慧男英雄。

  路边有座吉祥村,牛羊肥壮粮满仓,天天歌舞酒飘香。

  美丽吉祥的好村庄,莫要迷住我的心,女儿还要去远方。

  3.迎福歌。迎亲之日,新郎家要组织数十人的迎亲队,到离村子数里远的地方等候新娘的到来。送亲队来到后,双方要举行迎福仪式并由送方唱迎福歌,藏语谓之“央斯”。迎福歌曰:

  我们来自大草原,带来百头牦牛的福份,

  此地可有福份主,福主快来迎福份。

  我们来自篁竹山,带来百匹骏马的福份,

  此地可有福份主,福主快来迎福份。

  我们来自杜鹃林,带来百只羊的福份,

  此地可有福份主,福主快来迎福份。

歌一唱完,迎亲队中的一位手持哈达,身骑骏马的迎福人,走到送亲队前问好,说:“远方尊贵的客人辛苦了!”并高呼“央书”(福份来了)之后,调转马头飞奔回村。这时,送亲队除数人陪新娘站在原地外,其余的人都要去追赶迎福人,而且一直要追到村中才可返回。迎福人回到新郎家,就把哈达献于佛龛或“桑仙”(一种钢制器皿)之上,标志福份已迎至家中。追赶迎福人的送亲队仍回到新娘处,这时送亲的喜官和迎亲的司仪唱敬神歌。




(责编: 陈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