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读书

《寻金记》亮相《人民文学》新年首刊 阿来:尝试全新写法,现实足够传奇

发布时间:2022-01-10 14:11:00来源: 四川在线

  2022年1月1日,《人民文学》发布2022年01期卷首和目录,中国作协副主席、四川省作协主席、著名作家阿来的最新长篇小说《寻金记》上部正式亮相!并成为本期卷首语着重介绍的作品,被赞“在历史选择的铁律与小说方式的微妙间,写出审美的无穷张力”,称阿来一直出色,一直令大家满怀期待。


阿来在木里

  《寻金记》,是阿来2017年就已经开始酝酿的作品。2017年12月17日,四川在线记者陪同阿来踏上去木里的旅程,这是一次三寻“洛克路”的传奇之行,钩沉这位美国探险家在木里的时光,阿来当时已经花了12年,只为创作一部以洛克等外国探险家的长篇小说。

  阿来告诉四川在线记者,在木里,洛克见识了巨大的金矿。洛克第二次到木里,是在1928年5月26日,和上次木里之行相隔整整4年。木里土司项此称扎巴再一次见到洛克,非常高兴,与第一次防备式地放行相比,这次简直是张开双臂欢迎洛克光临他的领地。从《苦行孤旅》中的描述得知,洛克的二次造访开始真正深入木里,他甚至去参观了禁地——地牢,并干预木里土司的残暴,碍于情面,木里土司还给囚犯松了枷锁。而此行更重要的是,洛克见识了这个被称为黄金王国的地方,的确存在大量的金矿,木里土司对其有着强烈的控制欲望。“木里的康坞该是金矿最富有的地方,可木里王让人用岩石盖住露在外面的金矿点,免得外来人淘金。”

  而关于木里的黄金,民间有很多传说,阿来听了不少,所以,当时在路上,阿来就给四川在线记者透露,他将为这里的金子写上一笔,“据说在木里发现了很大一块金砖,30斤,各方人等都想从木里王手中夺走,这其中就包括刘文辉。他派兵来木里准备巧取豪夺,但怎么都找不到这块金砖,无奈,就把木里王绑架了,结果在途中,遇到木里王手下的追兵,情急之下,刘文辉想把木里王弄上马带走,谁料,木里王是个大胖子,怎么都上不了马,混乱之中,木里王被开枪打死。而那30斤金砖,从此毫无下落。”

  原本是在洛克的长篇小说里写一写这个副线故事,但在创作中,阿来觉得这个故事完全可以独立出来,好好地讲一讲。于是,他另起篇章,原计划是写一部中篇,但故事太精彩,持续4年的书写,有了长篇的分量。“上下部,目前推出的是上部,确切地说,应该叫《拾金记》,上部拾到金子,丢了,下部,就要去写寻找了,《寻金记》。完成后,将考虑出书。”阿来说。

  关于这部小说,《人民文学》在卷首语中做了这样的诠释:“长篇小说《寻金记》,本期先刊出了上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初的西南大山中,金矿上被盗走的大金子,导致一个接一个生命消逝。他们都是过场者,但又都是令人过目不忘的人物。作家深湛的小说功夫不仅表现于此,更有对那个兵荒马乱的时运、时局的深刻洞察,那是对无论贪者、恶者还是有望者、有志者都无法相互长久善待的境遇——物欲的事体与人性的悲剧,在笔法细致环环相扣的历时、共时叙述中,让一个个筋疲力尽的人的故事,成为步步惊心的传奇,串联声声入骨的浩叹。至于下部,进入新的社会大金子失而复得的故事,就让我们展开想象吧,说不定您的思路跟作家的会有些许交叉。在历史选择的铁律与小说方式的微妙间,写出审美的无穷张力……”

  2022年1月1日晨,阿来再与记者回忆起那段木里的旅程,仍心心念念,他欢喜于那些跋涉,为他开启一次全新的文学征程。“在这部小说中,我尝试了新的小说写法,故事、人物,都是传奇的写法。”阿来直言,小说虽有民间传说,但他写的仍然基于史实,“如果我写的是传奇,那也只能说,现实足够传奇。”

  从《尘埃落定》到《云中记》再到《寻金记》,阿来一直在构建不一样的叙事美学,正如《人民文学》所言:“我们熟悉的这位作家就是这样一直出色,又一直令我们满怀期待。”

(责编: 陈卫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