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读书

张小平和他的西藏日记

发布时间:2022-06-25 14:56:00来源: 《布达拉》杂志

  学习藏语文,走进涉藏领域,为西藏奉献一生,是张小平今生的机遇与抉择。作为终生为西藏的发展、进步而工作的一名中国新闻工作者,张小平凭借从事涉藏传播事业50余年的经历与视角,记述与西藏和涉藏工作重点省的半个多世纪,记述对西藏60年的跟踪与思考。这份执着的坚守源于何种动力,背后又曾发生过哪些故事……带着这样的好奇,我们专访《一名新闻工作者的西藏记忆》作者张小平。

  图为1978年5月15日,与曾曙生(后排走路者)、桑珠(左四)、阿萨德(左三,伊朗登山队员)、晓明(左二)在登山途中

  记者:请您介绍一下出书缘起?

  张小平:我写日记缘起于1958年在北京101中学读高中时。我们的班主任、语文老师汪瑞华解放前夕毕业于清华大学中文系,是著名文学家朱自清的关门弟子,有深厚的语文与文学功底。记得她在课堂上号召我们要学会写日记,并指出,记日记对于提高文字表达能力有很大帮助。此后,我即开始记日记,一直没有中断。到现在我积累了64年的日记,大约有30余本。

  中外文人历来有写日记的传统。以涉藏日记为例,我国清代驻藏大臣有泰有《有泰驻藏日记》(1902-1907)存世;当代有单超的拉萨平叛日记,魏克、林田的西藏民主改革日记。国外有河口慧海(日本)的《西藏旅行记》,古伯察(法国)的《鞑靼西藏旅行记》,大卫·尼尔(法国)的《一个巴黎女子的拉萨历险记》《西藏日记》等闻名于世。可惜的是,这些人在藏时间都较短,多则几年,少则几十天。

  我的西藏日记时间跨度60年,记录的是民主改革到现在的西藏见闻,这种时空跨度的记录在中外尚属少见,对研究当代西藏的发展进步可以提供个人的亲历与思考。考虑到这些情况,我觉得有必要把它整理成书,作为一个中国新闻工作者60年的西藏人生记忆,把一个亲身经历的当代西藏的故事献给祖国,献给藏族同胞,献给中国的民族大家庭,同时献给海内外一切关注西藏发展进步的人们。


图为《一名新闻工作者的西藏记忆——张小平日记选编》一书封面

  记者:60年如一日的记录是如何坚持下来的?写日记对您的工作和生活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张小平:开始写日记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目的和目标,只是觉得日记就要天天记,记一天干了什么,有什么感想。

  第一次进藏实习,那是一个西藏社会发生重大变革的年代,我觉得应当把在西藏的见闻记录下来,而且记得非常细致认真。进入上世纪七十年代,我的日记结合在西藏的采访经历和思考,记得更有内容和思想了。

  日记是人生成长的脚步,是最有价值的人生备忘录。有质量的日记可以成为一部个人成长史,甚至可以成为一个地区的发展史。我是把采访与日记结合在一起的。采访和写稿子,是对一个新闻事件的记录,而当天的日记,则会记下与新闻事件有关的个人心得与见解,二者互为补充。

  写日记成为习惯后,便纳入每天的个人日程之中,成为一种自觉的行动,不写完当天的日记,是不会睡觉的。

  日记成书出版后,我又写出了几万字的日记。日记是一种自觉的生活习惯与态度。他使我每天都对自己的生活进行回顾与剖析,是一面镜子,也是人生珍贵的记忆。


图为1996年8月,广播影视部副部长刘习良考察西藏广电事业时在拉萨曲水县与藏族同胞在一起

  记者:记录半个世纪的岁月,您收获了哪些感悟?有哪些日记让您至今记忆深刻?

  张小平:写日记贵在坚持,日积月累,日记就变成了自己的档案,就变成了自己的大事年表,就变成了自己的人生索引。本来,记日记是一件每天要做的平凡的事情,从单独的一天看,并不一定有什么价值,但是,几十年的日记放在一起,就会使日记的价值增值,他就成了历史,成了思想库和资料库,成了一份极其珍贵的西藏当代历史和个人经历的史料,从而变成了自己的一份人生财富。

  我的60年西藏日记,有许多内容让我难忘,如学习藏语文的始末;60年前的西藏农村生活;筹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藏语广播;青藏、川藏、新藏三条公路纪行;四次进入阿里考察古格王国时的文字和录音记录,以及札达土林和日土岩画的描述;珠穆朗玛峰、纳木那尼峰的登山采访经历,以及西藏当代若干重大事件的亲历与记录等等。

  记者:通过您的日记,我们了解到您经历了西藏发展中很多里程碑式事件,回首60年涉藏报道经历,您最大的感触是什么?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吗?

  张小平:可以用“幸运”“难忘”和“终生不悔”来概括。

  涉藏问题是当今世界的一个敏感而热门的话题,青藏高原因而成为世人关注和向往的地区之一。百余年来,特别是20世纪下半叶,“世界屋脊”这片土地上发生的变迁震动了全世界,也引发出了许许多多的话题。思考和记录这一历史性变革,并将其留给今人与后人,是人民记者的天职。能够从事这样的事业是我的幸运。我对自己记录和思考今日西藏的定位是:把一个真实的西藏展现给世人,把一个充满活力和希望的西藏告诉全世界。

  从1960年到2020年,是我与西藏相依相伴的60年,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时期,也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年代。

  记者:您现在每天都还在用新媒体方式记录着自己眼中西藏的变迁和发展,您认为新的媒界环境下,涉藏报道面对哪些机遇和挑战,该如何应对?

  张小平:新媒体的发展,使涉藏报道变得更加丰富多彩,更加快捷,更加富有人情味。同时,新媒体的出现,人人都成了信息的发布者,我只是这样一支涉藏报道大军中的一员。这就需要记者发挥专业素养,学会不断变换角度,变换思路,变换切入点,变换形式与手段,使自己的报道不断出新意,出新招,出新彩,获得新的更好的效果。

  记者:作为新闻界前辈,请您给新生代涉藏新闻工作者一些指导和建议。

  张小平:“新生代涉藏新闻工作者”的提法很好。“新生代”贵在新,新生代面临新的历史时期,新的历史机遇,新的报道手段,新的报道效果。

  我认为,新生代涉藏新闻工作者不应随大流,不能同大多数新闻快餐的制造者那样,每天发出大量的表面性动态和社会新闻,而应当在深入发掘新闻题材上下功夫。

  我认为,新生代涉藏新闻工作者应当脚踏实地,深入到涉藏新闻的源泉——广大的藏族同胞中间,要到雪山、草原、农村、牧区深处,不是蜻蜓点水,浅尝辄止,而是扎扎实实地和群众打成一片,这样才能真正发掘出世界屋脊正在发生的,包括物质层面和精神层面的深刻变化。这样才能获取独家新闻。在解放西藏、民主改革这样一些西藏高原重大历史变迁时期,老一辈的新闻工作者写出了许多记录时代变革的优秀新闻作品,成为西藏当代发展的经典文字记录。在新世纪新征程的历史新时期,时代呼唤有更多的新闻精品和传世之作。

  我认为,新生代涉藏新闻工作者在采写新闻的时候,要熟悉西藏的历史和文化,要注意观察,注意抓细节,只有细节能够反映事物的本质,才能生动感人,才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我认为,新生代涉藏新闻工作者要成为运用多媒体手段的多面手和行家里手。采访、写作、录音、摄影、摄像样样精通。要熟悉各种传播平台,包括报刊杂志、广播电视、微信抖音,使我们采访获得的新闻价值和传播途径做到最大化。

  衷心祝愿新生代涉藏新闻工作者能成为新西藏历史变革的亲历者、记录者和讴歌者。

  衷心祝愿有着悠久历史和广泛读者的《布达拉》杂志越办越好!(《布达拉》杂志 文/ 李媛)

 
图为著名藏学家、资深民族新闻传播工作者张小平先生

(责编: 常邦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