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名家专栏

第一个在藏族地区从事革命工作的中共党员

喜饶尼玛 发布时间:2020-05-22 13:30:00来源: 中国西藏网

  中国共产党在藏族地区的工作是具有特殊影响力和感召力的。一般人多以为主要在工农红军北上抗日时,共产党人才到了藏区,帮助藏族人民从事革命工作。其实,早在1925年,就有一个叫宣侠父的共产党员在甘南地区活动,其事迹至今被人传颂。


图为中共党员宣侠父 图片由喜饶尼玛提供

  宣侠父(1899—1938), 幼名尧火,号剑魂,浙江诸暨人。1923年在杭州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不久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曾为“左联”秘密盟员。宣侠父是黄埔军校第一期学员,“个子高大,面如黑枣,气宇轩昂,说话干脆”。学习期间,他还敢顶撞蒋介石,不给校长面子,被开除学籍、勒令离校。1925年春,他受党组织派遣到李大钊处工作。经李大钊推荐,以左派国民党员身份,前往张家口冯玉祥部做政治宣传工作。冯玉祥称赞他的理论修养和雄辩才能,据说曾认为:“宣侠父的口才能顶200门大炮”。8月,随冯玉祥部第二师师长刘郁芬西征甘肃。

  1925年夏,宣侠父会见了前来兰州控诉青海马家军阀残酷压迫和屠杀的拉卜楞寺代表黄正清(又名洛桑泽旺,五世嘉木样活佛之兄)等,积极支持他们的“反马”活动,向他们宣传民族平等思想。宣侠父为了帮助藏族同胞学习,提高他们的革命觉悟,在黄正清等人的支持下,在兰州的浙江会馆成立了一个“藏民文化促进会”,由黄正清任会长。


右一为黄正清,右二为五世嘉木样活佛图片由喜饶尼玛提供

  1926年夏,作为甘肃督办代表,为更加详细地调查掌握具体情况,宣侠父克服高原和生活不适应等种种困难,骑马来到甘南草原。他耐心听取藏区各界人士的意见和要求,鼓励藏族僧俗加强团结,坚决反对军阀压迫。在玛曲欧拉,宣侠父受到嘉木样活佛父亲黄位中(宫布德主)及其兄黄正清的热情接待。通过交谈,宣侠父了解到封建军阀马麒在甘南的种种恶行和藏族群众被残酷盘剥及压榨的情况,建议组织“甘青藏民大同盟”。当时,他拔了一把草,拧成一股后用力拉,怎么也扯不断,他说:“这就是团结。”后又一根一根地分开拉,草自然扯断。他说:“看看这就是不团结的结果。人也是一样,只要团结,谁也别想欺负你们。” 他还深入浅出地讲述了中国共产党所提倡的“民族团结”和“民族平等”。黄正清曾谈道:我第一次从共产党人那里听到“民族平等”这一概念,激动得热泪盈眶。在宣侠父的影响和帮助下,黄位中、黄正清召集了方圆400里内230多位头人,研究决定成立“甘青藏民大同盟”。“同盟”成立大会上,萨丹(即三木旦)用藏语宣读了宣侠父起草的《甘青藏民大同盟宣言》,提出了“团结起来,自求生存”的斗争方针。最后由黄位中带领大家宣誓,并决定于当年10月在西仓举行正式结盟仪式。他的所作所为,让人们颇为感激,特意给他取了一个藏族名字“扎西才让”。当时,许多藏族头人纷纷拜访宣侠父,明确表示接受他“团结起来,自求生存”的忠告,同时为表心迹还赠送了银元和土特产。对于僧俗民众所赠钱财,宣侠父婉言谢绝不成,只好带回兰州捐赠给兰州革命青年周报社。

  从甘南回到兰州,宣侠父立即起草了《甘边藏民泣诉国人书》,以感人的语言、犀利的笔锋,淋漓尽致地揭发、控诉了军阀马麒在甘南犯下的种种罪行。该起诉书不仅在省内散发,还寄往全国各地,使马麒等封建军阀惶恐不安。之后,宣侠父经多方奔走,积极做各方面的工作,迫使马麒退出拉卜楞寺地区。后来,宣侠父将其在西北的经历写成《西北远征记》一书,由上海北新书局出版,给后人留下了珍贵的第一手资料。宣侠父的言传身教对拉布楞地区藏族首领黄正清等很有影响。黄正清称他为“良师益友”,最终走上革命道路,成为甘南州首任州长,1955年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军衔,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甘南军分区司令员,历任政协全国委员会常委、甘肃省政协委员会副主席、甘肃省副省长等职务。

  抗日战争爆发后,宣侠父曾任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第二军第五师师长,后任八路军总司令部高级参议,到八路军西安办事处从事统战工作,因工作卓有成效,招致国民党当局忌恨。1938年7月31日夜,宣侠父在西安被国民党军统特务秘密杀害。他蒙难的情况一直扑朔迷离。直到1945年抗战胜利前夕,中共中央在“七大”的会场上,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2015年,民政部公布了第二批6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宣侠父的名字赫然在列。笔者曾在四川建川博物馆抗战纪念馆拍摄过他的塑像照。


图为建川博物馆宣侠父塑像 摄影:喜饶尼玛

  今天,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玛曲县宣侠父烈士纪念馆已作为爱国主义教育、革命历史传统教育、党史教育、廉政教育、青少年教育基地。烈士的精神为各族人民所敬仰。(中国西藏网 特约撰稿人/喜饶尼玛)

(责编: 李雨潼)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