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西藏新闻

废除旧西藏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是历史必然

保罗 蓝国华 发布时间:2019-03-14 10:00:00来源: 中国西藏新闻网

  中国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统一多民族国家。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西藏人民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重要成员。在漫长历史长河中,西藏各族人民为中国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与多元一体的中华民族的形成和发展作出了应有贡献。近代以来,帝国主义势力侵入中国,西藏各民族与祖国内地各兄弟民族一样,遭受了帝国主义的奴役和欺凌,陷入痛苦的深渊。1949年,在中国共产党的英明领导下,经过艰苦卓绝的英勇斗争,建立了崭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西藏也于1951年实现和平解放,彻底摆脱了帝国主义的侵略和羁绊,实现了各族人民的大团结。然而,1959年,西藏少数上层封建农奴主,为了保持他们所谓“最神圣最美妙”的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永远不改,在帝国主义和国外反动势力的支持下,公然撕毁“十七条协议”,打出“西藏独立”旗号,悍然发动了以分裂祖国、破坏民族团结、反对民主改革为目的的全面武装叛乱。为了维护祖国统一,捍卫各族人民的大团结和西藏人民的根本利益,中央人民政府果断决定平息叛乱。渴望获得翻身解放的西藏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积极踊跃投身到平息叛乱斗争和轰轰烈烈的民主改革中,彻底埋葬了封建农奴制。在此基础上1965年成立西藏自治区,西藏从此走上了社会主义民族区域自治的光辉之路,实现了社会制度的历史跨越,西藏人民开始掌握自己的命运,过上了幸福美好的新生活。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历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光辉实践,进入新时代,西藏人民正以更加昂扬的姿态,奋力谱写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西藏新篇章。

  一、旧西藏:处在崩溃边缘的社会

  十四世达赖集团一再美化旧西藏,并称其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是世界上“最美妙最神圣”的制度。那么,真实的情况如何呢?

  事实上,任何不带偏见的人都可以看清,旧西藏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实行的是人类历史上最黑暗最反动最落后最残酷的统治。这种制度最显著的特征是:以农奴主占有生产资料和农奴人身为基础的贵族和僧侣的联合专政。这一制度下的旧西藏,等级森严、刑罚残酷,农奴和奴隶灵肉禁锢、深受盘剥、生存维艰。一方面,宗教上层和寺庙势力庞大,既是西藏的主要政治统治者,也是最大的农奴主之一,拥有众多的政治、经济、文化等特权,既支配着人们的物质生活,也控制着人们的精神生活。以官府、贵族和寺庙上层僧侣为代表的仅占人口5% 的“三大领主”及其代理人,占有着旧西藏全部耕地、牧场、森林、山川、河流、河滩以及牲畜,过着极其腐朽和糜烂的剥削寄生生活;另一方面,广大农奴和奴隶作为社会的主要生产者,受到深重的压迫和残酷的剥削,不仅今生的生杀大权由农奴主所掌握,而且“来世”的命运也被“神权”所操弄和要挟。占人口90%的“差巴”和“堆穷”等农奴没有生产资料,世代被束缚于农奴主的土地上被强制劳动,艰难地维持着生活,而占人口5%的“朗生”等奴隶则毫无人权和自由可言,被奴隶主当作“会说话的工具”和私有财产,被随意打骂、处罚、买卖、交换、抵押、转让、赠送,乃至监禁、屠杀,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当时广为流传的藏族民谣和谚语描写道:“即使雪山变成酥油,也是被领主占有;就是河水变成牛奶,我们也喝不上一口”“农奴带走的只有自己的影子,留下的只有自己的脚印”“农奴身上三把刀,差多、租重、利钱高;农奴面前三条路,逃荒、为奴和乞讨”,真实地反映了旧西藏的广大农奴和奴隶窘迫而又悲惨的生活境遇。

  特别是进入近代,在帝国主义的入侵下,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愈加显示出其反动和腐朽。封建农奴主阶层不仅无力抵御帝国主义的入侵,部分上层甚至不思抵御,乃至大肆出卖祖国和西藏地方及民族的利益。而大部分封建农奴主则醉生梦死、骄奢淫逸、敲诈勒索、贪污受贿、卖官鬻爵,上层僧侣也生活腐化、戒律废弛、欺压百姓、腐败堕落。而广大农奴和奴隶则在帝国主义和封建农奴主的双重压榨之下,始终处于服不完的劳役差、交不完的实物租、受不完的压迫苦中,生活状况非常悲惨。和平解放前的旧西藏,整个社会停滞不前,毫无生气,日趋衰败和没落;社会各种矛盾冲突尖锐,人民反抗不断,封建农奴主阶层犹如坐于一触即发的火山口,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的大厦已然是摇摇欲坠,濒临崩溃。这一情形,诚如曾任旧西藏地方政府噶伦的阿沛·阿旺晋美所指出的:“大家均认为照老样子下去,用不了多久,农奴死光了,贵族也活不成,整个社会就得毁灭。”

  二、民主改革:西藏百万农奴翻身作主

  1951年,中央人民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签订《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西藏实现和平解放,驱逐了帝国主义势力出西藏,初步打破了西藏社会长期封闭、停滞的局面,为西藏的民主改革和发展进步创造了基本前提、开辟了前进道路。

  从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进程而言,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从本质上来讲仍然是少数人对多数人进行剥削的制度,是代表封建农奴主利益、压迫广大农奴和奴隶的制度,是摧残人性、禁锢自由、扼杀经济社会更大进步、阻碍人的本质全面发展的专制制度。特别是进入到20世纪50年代,这一制度本身的野蛮落后与腐朽反动已日渐显露,日益与人类文明发展的要求格格不入,与世界发展大势和人类民主进步的历史潮流及现实社会生产力的内在发展需要严重相悖,西藏人民包括部分封建农奴主上层也日益认识到这一制度的不得不改和必然要改与必须要改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为此,在实现西藏和平解放的“十七条协议”中,对于西藏的各项改革事宜做了非常明确的肯定,即“西藏地方政府应自动进行改革”。但是,在帝国主义和国外反动势力的策动支持下,西藏上层统治集团的一些人面对人民日益高涨的民主改革要求,却依然愚劣无知、冥顽不化、颟顸自大,为了他们自身的既得利益和封建特权,根本反对改革,妄图永远保持已然是极端黑暗反动落后腐朽的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他们在西藏实现和平解放之后,一面与中央人民政府虚与委蛇,阳奉阴违,千方百计阻挠“十七条协议”的执行,企图饿死、困死、赶跑驻藏人民解放军和进藏工作人员;另一面则怂恿和支持叛乱分子不断制造摩擦,挑起事端,发动局部叛乱,乃至于1959年螳臂当车、蚍蜉撼树、亲自上阵,悍然发动了反对改革、分裂祖国的全面武装叛乱。然而,自1951年以来,在进藏人民解放军和进藏工作人员润物细无声的实际行动中,西藏人民群众看了八年,比了八年,他们对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的腐朽和反动本质认识得更加清楚,对中国共产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认识得更加明白,对党领导下的各族干部和人民解放军全心全意为人民谋利益的言行感受得更加真切,他们已然明白谁才是他们根本利益的真正实现者和自己最贴心的亲人,谁才是真心为他们着想、实意为他们服务,谁在造福西藏、谁在祸害西藏。为此,面对重要关头的历史抉择,他们毅然选择了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人民解放军。当平息叛乱和民主改革到来的时候,他们迸发出无穷无尽的力量,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与人民解放军和内地进藏工作人员紧密团结、并肩作战,汇聚成钢铁般的时代洪流,以摧枯拉朽、锐不可挡之势迅即冲决了旧制度,建立起了自己的新生活。

  回顾60年前发生在西藏高原的这场轰轰烈烈的民主改革运动,通过废除压迫和剥削,废除封建农奴主土地所有制,废除政教合一制度,以及建立人民民主政权等,不仅实现了百万农奴的人身解放和自由,也实现了百万农奴的政治解放和民主,由此也极大地解放了社会生产力,使西藏社会的面貌焕然一新,开创了西藏发展的新纪元,为在西藏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和建立社会主义制度打下了坚实基础,为西藏社会的长足发展确立了崭新的起点。同时,西藏的民主改革也是世界废奴运动的重要里程碑,是国际人权事业的重大进展,是包括藏族在内的中国人民对世界民主、自由、人权事业的伟大贡献,在世界人权事业史和人类社会发展进步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为此,2009年1月19日,西藏自治区九届人大二次会议一致通过决议,将1959年3月28日中央人民政府宣布解散西藏地方政府,由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行使西藏地方政府职权的这一天,也即每年的3月28日设为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让包括藏族在内的全体中华民族永远牢记西藏平叛和民主改革这一重大的历史性事件。

  三、民族区域自治:光辉幸福的大道

  民族区域自治,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是中国解决民族问题的基本政策,是在国家的统一领导下,各少数民族聚居地方实行区域自治,设立自治机关,行使自治权。民族自治地方的设立是根据当地民族关系、经济发展等条件,并参酌历史情况而确定的。中国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体现了民族因素与区域因素、政治因素与经济因素、历史因素与现实因素、制度因素与法律因素的统一,是中国为解决本国的民族问题、实现区域发展,经过历史和实践检验证明为适合国情、切实可行、行之有效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也是中国为世界解决民族问题和实现区域发展贡献的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1959年的民主改革,为西藏实行民族区域自治扫清了障碍。1965年,在各方面条件逐渐成熟的情况下,西藏自治区正式成立。此后,经过半个多世纪以来的光辉实践,西藏不仅建立起全新的社会主义制度,实现了西藏社会制度从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向人民民主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历史跨越,保障了西藏各族人民依法当家作主的民主权利,而且实现了经济社会发展的历史跨越,使西藏面貌“换了人间”,人民日子“由苦变甜”,创造了短短几十年跨越上千年的人间奇迹。

  在旧西藏,由于土地等生产资料由农奴主所占有,而且这一占有得到了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的制度性肯定和维系,广大农奴和奴隶的人身也因之由农奴主所占有,并作为农奴主的私有财产被随意支配。民主改革后,废除了农奴主土地所有制,广大农奴和奴隶的人身也由之得到了本质上的解放和自由。同时,也由之获得了政治上的权利和民主,并随着人民民主政权的广泛建立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深入实施,得到全面的发展。据统计,到1960年底,西藏成立了1009个乡级政权、283个区级政权,78个县(包括县级区)和8个专区(市)建立了人民政权。藏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干部达到1万多人,其中乡级干部全是藏族,区级干部90%以上是藏族,300多名藏族干部担任了县级以上领导职务,有4400多名翻身农奴和奴隶成长为基层干部。1965年8月,西藏乡县选举工作完成,有1359个乡镇进行了基层选举,567个乡镇召开了人民代表会议,约92%的地方建立了以翻身农奴和奴隶为主的人民政权,54个县召开了第一届人民代表会议,选出了正副县长,建立了县人民委员会。1965年9月,西藏自治区正式成立,出席大会的301名代表中,藏族和其他少数民族代表占80%以上,其中的藏族代表中绝大多数是翻身农奴和奴隶。而改革开放以来,根据宪法、选举法、民族区域自治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西藏先后进行了第四届至第十一届人大换届选举,民主选举产生了各级人民大表大会。2018年,在西藏第十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的439名代表当中,藏族和其他少数民族代表共有289名,占65.83%。西藏自治区成立至今,历任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和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均为藏族公民。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中,也均有来自西藏的藏族、珞巴族、门巴族等公民的代表和委员。可以说,在社会主义制度及宪法和相应法律法规体系及人民民主政权的有力保障之下,昔日西藏的农奴和奴隶不仅享有自主管理本地区、本民族事务的政治权利,而且享有平等参与管理国家事务的权利,真正实现了翻身作主,成为国家和社会的主人。

  旧西藏,社会生产力极其低下,人民生活极端困苦,经济停滞、民生凋敝、社会动荡。20世纪50年代前,西藏人口长期徘徊在100多万,人民缺医少药,婴儿死亡率高达430‰,人均寿命仅为35.5岁;文化教育由封建农奴主和寺庙所垄断,百万农奴都是文盲;全区没有一条现代化的公路,电力能源和交通等基础设施极为匮乏和落后。到2018年,西藏人口已增至330多万,其中,藏族人口占了90%以上,人均寿命达68岁。2017年底,全区有各级各类医疗卫生机构1507个,每千人拥有床位4.79张、卫生技术人员4.89人,婴幼儿死亡率下降到10.38‰。截至2018年,全区有370.7万人次参加各类社会保险,城乡居民参加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实现全覆盖,城镇职工、城镇居民参保率达95%,农牧区医疗制度参保率达100%。2018年西藏学前教育毛入园率77.9%,义务教育巩固率93.9%,高中阶段毛入学率82.3%,高等教育毛入学率39.2%,包括幼儿教育、中小学教育、职业技术教育、成人教育、高等教育在内的具有西藏特色和民族特点的完整教育体系已经建立。优秀传统文化得到有效继承和保护,藏戏《格萨尔》及“藏医药浴法”入选联合国《非遗公约》名录,89个项目入选国家级非遗代表性项目名录。现代通讯快速发展,宽带通达率85%,广播电视综合人口覆盖率分别达到97.1%和98.2%。相比于1959年全区地区生产总值仅有1.7亿元,2018年已突破1400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达到230.4亿元,上半年城乡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达到16761元和11185元。公路里程达9万公里,99%的建制村通了公路;2006年和2014年青藏铁路、拉日铁路分别建成通车,拉林铁路进入铺轨阶段,川藏铁路规划建设项目全面启动;全区通航机场建成5个,国内国际航线开通79条,以公路、铁路、航空为主体的综合立体交通网络基本建成。清洁能源产业加速发展,预计电力总装机容量达330多万千瓦,主电网覆盖60多个县区,解决和改善了200多万人的用电问题,并实现青藏、川藏电力联网和电力外送,一个以水电为主,地热、风能、太阳能等多能互补、点多面广的能源体系已基本建成。目前,西藏经济发展、社会进步、民族团结、宗教和睦、文化繁荣、边防巩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不断增强,群众对生活现状的满意度超过97%,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信心达97.3%。全区生态环境保持良好,国家生态安全屏障不断筑牢,西藏仍然是世界上生态环境最好的地区之一。

  70年中华大地沧桑巨变,60载雪域高原地覆天翻。在伟大的新中国成立70周年、西藏民主改革60周年、西藏自治区成立54周年之际,我们回首过往的峥嵘岁月和奋斗历程,西藏各族人民之所以过上了幸福美满的新生活,西藏的各项社会事业之所以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绩,取得的经验弥足珍贵,必须加倍予以珍惜和维护的,那就是必须始终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必须始终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必须始终坚持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必须始终坚持在祖国大家庭中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必须始终坚持人民群众的主体地位和发挥他们的主体作用。与此同时,从历史与现实的比对中,我们要彻底认清十四世达赖集团所谓世界上“最美妙最神圣”的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的反动和腐朽,让世人了解其真相;深刻认识十四世达赖是图谋“西藏独立”的分裂主义政治集团的总头子,是国际反华势力的忠实工具,是在西藏制造社会动乱的总根源,是阻挠藏传佛教建立正常秩序的最大障碍,是披着宗教外衣祸藏乱教的政客;深入揭批十四世达赖集团政治上的反动性、宗教上的虚伪性、手法上的欺骗性,坚决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展望未来,继续跋涉,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新征程中,我们都是奔跑者,我们都是追梦人。进入新时代,我们坚信,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在全国各族人民的大力支援下,在全区各族干部群众的不懈奋斗下,西藏的明天必将更加美好。(作者单位:西藏自治区社会科学院)

(责编: 郭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