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文史

奔跑的路

益西强杰 发布时间:2019-08-20 10:16:00来源: 西藏日报

  公元641年,文成公主进藏,浩浩荡荡的迎亲和送亲的队伍从长安到拉萨,走了两年多。辛亥革命爆发后,清军驻藏军官陈渠珍带着心爱的姑娘西原,从林芝出发,历经7个月的艰辛,在抵达西安时,随行的115人只剩下了7人。1951年6月13日,“十七条协议”签订不久,中央人民政府驻西藏全权代表张经武将军,绕道香港、印度,从亚东入藏,7月21日才抵达拉萨。翻开历史的书页,我知道西藏与祖国内地的路,曾经遥远而漫长,甚至一路走来,充满了艰辛和血泪。

  1997年9月12日,我从故乡出发,坐火车到四川成都,再从成都坐了五天六夜的汽车到拉萨,再到位于林芝的西藏农牧学院,走了整整10天。经过米拉山的时候,正赶上修路,在车里呆了一晚上。半夜,山上飘起了雪花,大家就燃起篝火,围坐在一起,车里的藏族姑娘唱起了悠扬的牧歌,抵御阵阵寒意。快到林芝的时候,山上突然滚下了一个大石头,把客车的门都砸变形了,把我们吓得六神无主。最后学校派了一个车子才把我们接到学校。

  在学校的时候,每两个月,爸爸妈妈要给我汇一次生活费,汇款单最快也得走半个月。打电话也是一件十分奢侈的事,一分钟需要一块多,而且当时电话也不多,我们全村也就一部电话,放在村委会里。写信是最靠谱、最常用的通信方式,所有的思念和祝福塞满信封,在漫漫的邮路上跋涉。每次收到信的时候,似乎都能听到喘息和高寒缺氧的声音。最为幸福的事是,因为我在西藏,大家怕我受苦、孤独、寂寞和想家,我几乎每天都可以收到家人、同学和朋友的来信,让异乡的我觉得并不孤单。

  在乡里工作的时候。乡里与外界联系的方式,只有一台老式电台。每天晚上7点,发电的时候,我和公安特派员就拿着对讲机和笔,一边使劲地喊、一边静静地听、一边认真地记,真怕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事,遇到阴天和大风,根本就听不清楚,只能听个大概,第二天让乡里拉货的车捎个信,再仔细问清楚。

  青藏铁路还没有通车的时候,为了省钱,每次回家,我都是坐从拉萨到西安的长途卧铺车。因为车上没有洗手间,两天两夜的时间,不敢多吃,也不敢喝水。每次到西安,我都要点两碗羊肉泡馍,美美地吃一顿,然后找个宾馆,洗个澡,再舒服地睡一个晚上。

  还记得县里刚通上网的时候。拨号上网速度只有每秒512KB的速率,而且连接十分困难。每一次一拨号就静静地等着,听筒里的声音更像一个牙痛患者,紧紧地咬着牙,呻吟着。好不容易连上了,刚进了聊天室,又掉线了。几个人在那里扼腕叹息。接着,换个人又来。只有夜深人静,等别人都睡了,才能好好地聊个天。

  当移动电话开始普及的时候,世界一下子感觉小了起来,距离也似乎短了许多。不管你找谁,不管他在哪里,只要你轻轻地一按键,就能听到对方清晰的声音。

  当基础设施建设力度不断加大的时候,航空、铁路和高速公路迅猛发展。现在,贡嘎机场每天有几十个航班往返全国各大城市,到成都像坐出租车一样方便。坐上火车去内地和来拉萨,既安全又平稳,也不用担心缺氧和路况,还可以悠闲地饱览一路的雪山和草原等美景。从拉萨到林芝,你可以开着自己的私家车,一边欣赏美景,一边体验着驾驶的乐趣,再也不用担心泥石流和山上滚石等自然灾害了。

  当每人都有一部甚至两部智能手机的时候,当从2G到3G再到4G的时候,世界仿佛近在咫尺。每天打开手机,世界和国内的新闻扑面而来。轻轻地点一下视频,就能见到远方的亲人和朋友。刷一刷抖音和今日头条,你关注的都会一一呈现在你的眼前。

  一千多年来,特别是新中国成立70年来,在西藏通往祖国和世界的路上,西藏一直在奔跑。奔跑在时空中,奔跑在大家庭的温暖中,奔跑在现代文明的洗礼中,也奔跑在中国人的幸福中。一双双渴望的眼睛,一张张幸福的笑脸和千千万万建设者的远去的背影一起,镌刻在岁月的光辉里。

(责编: 李文治)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