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文史

大漠绿洲

于丹丹 发布时间:2019-12-05 10:24:00来源: 拉萨日报

  从未见过如此蓝得透明的天,从未见过如此白得发亮的云。蓝天白云下面,我的双眼被响沙湾连绵起伏的沙丘俘获。我脚下的沙,细小平整,像一张无边的宣纸。我小心翼翼地踏上这平如镜软似水的沙面,拘谨地留下了我第一次沙漠之旅的印记。

  略远处的沙,如同湖面泛起层层的波澜,慵懒地向更远处的沙丘延伸,形成了层层沙波。最远处的沙,仿佛大海里滔天的巨浪,翻下后瞬间定格在天地之间,幻化成一个又一个的沙丘。在沙丘的顶端,排成一队的庞大驼队浓缩成一条晃动的亮线,经久不息地起伏在如海的大漠中。

  这是我生命中第一眼的大漠,也就是这第一眼的大漠就让我震撼,让我热血奔涌,让我忘却了自我,让我变成了大漠中的一粒细沙。

  我不再拘谨,不再小心翼翼。我轻盈地在层层沙波上飞奔、穿越,足印在沙波上的痕迹好似五线谱上跳动的音符,速写出一粒沙拥入大漠母亲怀抱的兴奋与缱绻。在天地之间踏沙而行,在大漠深处的沙丘上肆意奔跑、跳跃、翻滚,我看到了沙的兴奋,听到了沙的歌唱,感到了沙的欢悦。

  在沙浪干热的风中,我听到梦中无数次响起的驼铃,走近了大漠旅人的挚友。如此庞然大物的沙漠之舟竟然有一双少女一样美丽的眸子!尤其是那长长的睫毛,倒影投映在瞳仁之上,一眨眼睛,忽闪灵动。我望着它,似曾相识;它望着我,如遇旧主。在领驼人的同意下,我坐上了领队驼。它像人们端着一满碗水一样谨慎小心地把我驼起,让我在它两米高的身躯上俯瞰金色绵延的大漠:这里虽没有长河落日,大漠孤烟,但却有绿洲掩映,沙湖奇境。

  颠簸在驼峰之间,心神早已驰往沙湖绿洲。罕台河、君兰湖孕育了这大漠深处的草丰水美,赋予了蒙古族人民悠然自得的游牧快乐。相传,很久以前,一个名叫布日瓦的蒙古小伙子在征战途中,来到这世外桃源君兰湖,与美丽的氏族首领的女儿瑞沁倾心相恋。后来,忠于爱情的瑞沁跳入君兰湖化作晶鱼继续保护着这片绿洲,勇敢的小伙布日瓦成功抵御了敌人入侵并请天神赐下守护绿洲的罕台河。荡气回肠的故事在蒙古牧民间传颂,聚居在这里的蒙古牧民称这片弯月状沙漠为“布热芒哈”,这就是“响沙湾”。从君兰湖到响沙湾,从牧羊女到勒勒车,从月下敖包会到鄂尔多斯婚俗,数不尽大漠绿洲中英勇的蒙古人物,道不尽绿洲大漠里美丽动人的故事。

  正在这心驰神往之间,突然狂风骤起,天色大变。乌云像打翻了的墨盘刹那间溢满了原本湛蓝的天,金色的大漠也收敛起柔和的微笑,变得庄严肃穆。

  伏在沙凹里避雨是最无奈的选择,也是最幸运的选择。我和大漠真的融为了一体,在大漠的怀抱里,我像蒙古族女骑士一样勇敢坚强。仰头看,我看见堆成卷、排成山的乌云在空旷的天空中翻滚倾斜,犹如千军万马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地平面的大漠尽头奔腾。突然间,一道精灵一样的闪电从上到下直立般硬生生地将我眼前这片大漠切成两片,又一道闪电劈裂下来,越来越密集的闪电将沙漠劈成一条条碎片,一声声炸雷在头顶轰鸣,雨水却矜持了许久才落下稀疏但硕大的点滴。还没有润湿我的发梢,天公便收起了这突如其来的云雨,如幻灯片切换一般把一轮硕大的太阳挂在了刚刚洗涤过的蓝天之上……

  躲过雷雨,穿过大漠,我来到了那片传奇的沙湖绿洲。沁蓝的湖水在耀眼的阳光下清透闪光,在如茵的绿草环抱下,如同一颗翡翠环绕的蓝宝石镶嵌在大漠赤金的皇冠之上,更有沙鸥低翔,雄鹰展翅。远处洁白的羊群在茂盛的牧草间时隐时现……

(责编: 李文治)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藏茶之旅(一):被隐没的历史

    藏茶名称的来历有其绵长的历史,既有中央政府治理的角度,比如“边茶”,亦有来自西藏民间的称呼,譬如“马茶”,也有发自产地采摘文化的称号,譬如“剪刀茶”。[详细]
  • “热巴人生”——书写生命的荣光

    人舞鼓、鼓缠人,边打边舞,拿起热巴鼓泽吉即沉浸在欢快的热巴世界中。随着岁月流失,泽吉的足迹踏遍昌都地区所有区县乡,拜访了无数的民间热巴老艺人,先后收集、总结出10多种不同风格的热巴舞。[详细]
  • 西藏山南乃东“心里话对组织说”

    截至目前,乃东区35名县级干部全部完成谈心谈话任务,各乡镇(街道)、区直各单位已与科级干部67人,普通干部173人,农牧民党员1277人谈心。目前,各级党组织梳理业务工作、个人诉求、班子运行、用人导向、热点难点等方面问题256...[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