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文史

【藏北故事】小小捡拾车,助力西藏乡村振兴大事业

发布时间:2021-10-13 09:24:00来源: 中国西藏网

  在广袤的藏北高原比如、班戈、申扎、尼玛、聂荣、双湖、巴青、索县、安多等县(区)一望无际的牧场上,星星点点的橙色开始变得多了起来,那是许多牧民家庭新添的机械装置:高原捡拾车。

  牦牛粪是藏北牧民生活中世代赖以生存的主要燃料。草地上、山坡上、房前屋后,到处都可见它摊晒或垒垛的身影。

  如果说西藏高原是“世界屋脊”,那么藏北就是“世界屋脊的屋脊”。这里平均海拔4500多米,空气含氧量不及内地的一半。较低的含氧量很不利于燃料的充分燃烧。牦牛粪由于其粘性成分被牦牛在体内消化吸收后,剩下的纤维性物质疏松通透,增加了与空气的接触面积,使燃烧完全彻底,是难得的最佳燃料。

  西藏和平解放70年来,农牧区生产生活条件全面改善,实现了从水桶到自来水管,从油灯到电灯,从土路到油路的进步,能源保障日益完善,但受传统生产生活方式和地理条件的影响和制约,在广袤的农牧区,燃烧牛粪作为能源来源,仍是农牧民群众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可或缺的生产生活资料。没有牛粪,牧民没法烧火做饭,更无法取暖。

  正因为牛粪在人们日常生活中占有极其重要的位置。今年九月,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协会(下文简称“协会”)所组成的志愿服务小组分多路向西藏阿里、那曲、山南、日喀则、昌都五个地(市)的14个县的农牧民群众发放了2730台高原捡拾车。这是自2017年以来,协会发放捡拾车数量最多、覆盖县乡最多的一年。截至目前,已累计向西藏农牧民群众发放捡拾车6800多台,还有一大批铁锹、商品编织袋及野炊炉灶和铁锅。

  从2017年到2021年,我作为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协会的一名志愿者,先后五次跟随志愿者队伍赴藏发放高原捡拾车。

  

  这是高原捡拾车的发明者中国农业大学教师王光辉,在拉萨市尼木县指导牧民群众安装捡拾车(唐召明2021年9月12日摄)

  千百年来,西藏农牧民群众一直沿用人工捡拾、肩扛篼背的传统方式收集牛粪,每天平均劳作2小时以上,负重平均20公斤。

  如今,通过捡拾车的发明者中国农业大学教师王光辉率领他的学生现场指导设备的安装和使用后,农牧民群众在现场看到,重量不到20公斤的捡拾车全部拆开只有几个部件,仅用两三分钟就能安装完毕。以前依靠妇女弯腰捡拾、背负运输的拾粪工作已经演化为脚踏捡拾和推车运输,不仅劳动强度缩小,而且劳动效率大大提高。

  

  这是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协会志愿服务组人员在西藏那曲市安多县帕那镇帕那社区指导牧民群众安装高原捡拾车(唐召明2021年9月14日摄)

  今年9月15日,那曲市安多县帕那镇帕那社区居委会居民嘎达在领到捡拾车后,激动地说:“协会给我们捐赠了非常实用的物品,大家都很喜欢,以后一定要好好使用它。”

  当日的捐赠仪式结束后,许多牧民群众排着长队向从北京来的志愿者献上一条条洁白的哈达。此情此景,无不温暖着每位志愿者的心田。

  从2011年起,王光辉与他的学生就开始研制捡拾车了。当年,他们在深入高原牧区进行社会创新实践时发现,牛粪仍然是牧民生活中离不开的燃料,但捡牛粪又是牧女的一项繁重体力劳动。于是他们从牧民生活实际需要出发,将高原捡拾车作为研究牧区机械化课题的组成部分,开始研发工作。

  几年时间里,项目团队数次到高原实地调研、开展试验,经过10多次修改完善,最终研发出通过国家农机定型产品鉴定,实用又好用的捡拾车。2015年进行的试验表明,一位熟练使用捡拾车的成年人的捡拾效率约为人工捡拾的7倍。

  2016年,中国农业大学出资将56台捡拾车捐赠给当雄县牧民,那一版的捡拾车是绿色。2017年,新版量产捡拾车变成了橙色。

  王光辉说:“橙色是国际救援色。一旦牧区出现灾害天气,我们希望捡拾车能帮助救援人员尽快识别受灾牧民,从而展开紧急救援。”

  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协会的成员,大都参加过西藏解放、建设和发展,对西藏充满了感情。因此,当看到中国农大研发的高原捡拾车成果时,协会上下一致支持该项目,以助力于西藏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事业。

  几年来,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协会组织社会各方力量,深入西藏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任务重的高海拔地区,手把手地教牧民群众组装和使用捡拾车,使捡拾车成为“协会与牧民群众血肉联系”的一道独特风景线。

  

  这是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协会志愿服务组人员在西藏那曲市索县西昌乡指导牧民群众安装高原捡拾车(唐召明2021年9月14日摄)

  2021年9月14日,在那曲市索县高原捡拾车发放仪式上,西昌乡党委副书记加琼表示,这些送到家门口的捡拾车体现了党和政府对西昌乡牧民群众的关怀。他说:“我们一定不辜负党和政府的期望,将西藏建设的更加美好!”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也是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在全国人民的大力支持下,西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索县县委副书记钟宇栋动情地说,“这次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协会向我县捐赠高原捡拾车,是一件惠及老百姓的大好事、大实事。”

  

  这是西藏那曲市索县西昌乡牧民群众在用新领到的高原捡拾车练习捡拾牛粪(唐召明2021年9月14日摄)

  当天的发放仪式上,共向索县西昌乡发放捡拾车200辆、铁锹200把、高原野炊灶锅20个、牛粪商品编织袋2000个。我作为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协会新任秘书长与志愿者们一起,向接受捐赠的牧民群众详细介绍和演示捡拾车的组装和使用技巧。

  从牧民群众绽放的笑容中,我们可以强烈地感受到:高原捡拾车看起来虽小,但实实在在减轻了牧民群众捡拾牛粪的体力劳动强度,为牧民群众创造美好生活增添了获得感和幸福感,也助力了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

  记得2017年,比如县夏曲卡镇牧民布南说过这样两句话:“有了这个装置,妻子至少可以睡个懒觉,也可以有更多时间照顾老人和孩子。”原来,他的妻子萨卓每天早上七点出门,背着粪篓在帐篷附近的草场转上三四个小时才能捡上10多公斤牛粪,他自己则白天到外打工,晚上把牛赶回家。布南家之前在农贸市场上买过一个铁制的小推车装粪,不到一年就因为轮胎坏了,螺丝锈了而无法使用。

  目前,包括布南在内的西藏6800多户农牧民群众领到了捡拾车,极大地减轻了他们捡拾牛粪的劳动强度。这是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协会针对西藏农牧民群众无偿推广的结果。

  

  这是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协会志愿服务组人员张建(中)在西藏那曲市索县西昌乡指导牧民群众用手机扫码进行高原捡拾车的视频学习(唐召明2021年9月14日摄)

  几年来,在捐赠捡拾车时,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协会还提出以两袋牛粪换小车的形式,即受益家庭必须先捐两袋牛粪,而捐赠的牛粪则集中提供给当地的养老院或小学,以便当地的孤寡老人和小学生能多储备一些生活能源,让爱心传递爱心。

  高原捡拾车的出现给藏北牧民生活带来了巨大改变。前两年,我在聂荣县了解到,牛粪作为过冬燃料,全县一个冬天需要储备3.5万吨。在当地一袋约5公斤装的牛粪,可售卖到7元。建档立卡贫困户如果得到一台捡拾车,通过捡拾牛粪来储存或售卖,既可减少支出,又可增加收入。

  

  这是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协会志愿组服务人员在西藏那曲市巴青县指导牧民群众安装高原捡拾车(唐召明2021年9月14日摄)

  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协会学习指导老师范小建在今年发放捡拾车仪式上说,希望通过高原捡拾车的捐赠,把京藏两地群众的爱心连接起来,让车斗替代背筐、车轮化解重力、踏杆减少弯腰、粪叉捡出效率,让捡拾车真正惠及农牧民群众,激发农牧民群众靠自身力量创造美好生活的愿望。

  “高原捡拾车看似一件小事,但是意义却很大。青藏高原牧区的乡村振兴工作,既要有青藏铁路这样的大项目,也要有牛粪捡拾车这样的‘绣花功夫’。”范小建说。

  在乡村振兴的道路上,正是这一个个小小的捡拾车,一场场爱心接力,在悄然助推着西藏农牧民群众走向更加幸福美好的新生活。(中国西藏网 文、图/唐召明)

(责编: 李文治)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