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赏阅

跨越地域和家境“门巴女婿”

罗洪忠 发布时间:2018-08-20 08:59:00来源: 《西藏人文地理》


赵潜德采用门巴语译义教门巴族学生汉语拼音。

  《人民画报》刊登的一组白马岗“曼人”少女服饰、收割稻谷和藤网桥的图片,是西藏墨脱县给赵潜德留下的第一印象,当他真正见到大学同系的“曼人”少女罗布央宗时,被她的纯真所打动,开始了一段跨越地域、学历和家境的相恋。

  1937年7月,赵潜德出生于山西太原,两年后随父母进入北平。赵潜德的家是山西太原的名门望族,他的爷爷赵戴文毕业于日本东京宏文师范学院,曾官至国民政府内政部长、监察院长和山西省政府主席。上世纪四十年代,赵戴文同阎锡山是山西政坛上齐名的人物。

  赵潜德出生于显赫世家,从小在北京接受非常好的教育。他的父亲赵宗复早年毕业于燕京大学历史系,曾任山西省文教厅厅长、山西大学副校长。1957年9月,他以优异成绩考入中央民族学院少数民族语言文学系,其父已是山西太原工学院(今太原理工大学)院长,是国内享有声誉的教育家。

  赵潜德进入中央民族学院不久,便在同学处看到《人民画报》刊登的一组白马岗图片,曼人少女胸前佩带嘎乌,曼人青年男女在田间收割稻谷,还有他从未见过的跨越雅鲁藏布江两岸的藤网桥,犹如弯月映在江上。一位同学对他说:“我们系的民族干部训练班,就有一位曼人少女。”

  在同学的引荐下,赵潜德见到了门巴族少女罗布央宗。在他的第一印象里,罗布央宗的皮肤很白,圆圆的脸上长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完全颠覆了他对西藏人皮肤黑红的印象。赵潜德问罗布央宗是什么民族时,对方用生硬的汉话一再声明说:“我来自西藏偏远的白马岗,不是藏族,是一名曼巴(人)。”在随后的交谈中,罗布央宗称家乡出产大米,从小没穿过鞋。

  罗布央宗给赵潜德的第一次印象是,她为人特别真诚和纯朴。在中央民族学院“民语系”里,罗布央宗也是一个非常漂亮和让人喜欢的“曼人少女”。上世纪五十年代的中央民族学院,同学们喜欢唱那首熟悉的校园歌曲《到边疆》,因为他们大都将奔赴祖国边疆民族地区工作,大家都特别羡慕“民语系”的同学。

  罗布央宗进校时,需从小学一年级汉语课文学起,赵潜德经常帮她补习汉语基础知识。随着交往次数增多,他得知罗布央宗生于1939年,比自己仅小两岁,母亲在她很小时就去世了,父亲外出背物资时不慎遇上塌方砸断腰身亡,是叔叔将他带大。

  赵潜德渐渐喜欢上勤奋、朴实的罗布央宗,罗布央宗也喜欢上热心的赵老师。1960年2月,赵潜德同罗布央宗正式确立恋爱关系,他特地买上一串香蕉、一根甘蔗和两块芝麻饼递给罗布央宗,没想到罗布央宗异常激动地说:“我家乡也有甘蔗和香蕉,都是野生的。”她当时不知道汉语芝麻怎么说,芝麻里有油,可以用来炒菜,味道特别香。赵潜德望着眼前的罗布央宗,勾起了他对白马岗的向往之情,那里有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出产大米、香蕉和甘蔗,是一块令人神往的热带丛林。

  赵潜德毕业后留校任教,分在语文系教研组,罗布央宗则分回西藏林芝,。1963年1月,赵潜德向语文系党总支打了结婚报告,经过学院党委批复,同意他们的结婚请求。

  赵潜德结婚不久,调到中国文联民间文艺研究会,深入到新疆柯尔克孜族从事世界第二大史诗《玛纳斯》的搜集、翻译和整理。1965年9月,上级批准他到西藏林芝探亲,当他从新疆南疆,辗转到西藏林芝时,已是一个月后,儿子都一岁半了。休假的时间很短暂,他依依不舍地离开罗布央宗母子。

  回到北京后,赵潜德向中国文联打报告,第一次要求调到西藏林芝工作。1969年8月,当妻子第一次到北京休假时,他们的儿子已经6岁了,他毅然再次打申调报告到西藏。

  1970年3月16日,赵潜德同罗布央宗一起被分到西藏林芝县百巴区,先后担任文书、会计和管理员。1971年10月,县里决定办一个初中班,调他去学校担任初中老师,他自愿从小学三年级教起,再教初中的历史和政治课。1974年,林芝县从湖南邵阳引进一批教师,筹办林芝县第一所中学,让他担任学校的教导处副主任,全面负责初中部的教学工作。

  1976年7月,多雄拉雪山开山时,赵潜德和罗布央宗一起回墨脱县背崩区地东村。当他们到达派村的第二天,就开始翻越令人生畏的多雄拉山。罗布央宗的叔叔背着赵潜德5岁的女儿,用手牵着他12岁的儿子走在前面。赵潜德手持拐杖,打上绑腿,腰系绳索,跟在他们的身后。

  崎岖山路的羊肠小道上,遍布乱石,上面绿色的苔藓,比浇了油还滑。原始森林里腐烂的树叶、杂草,发出难闻的臭味,常使人恶心、呕吐。赵潜德身上摔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夜幕降临,才到达喜马拉雅山北麓的松林口,这儿是过往行人的驿站。此时,绑腿湿透了,寒气袭人。林海里,寒风的呼啸声、猿猴的啼哭声,令人毛骨悚然。

  就这样步行了5天,终于到达了罗布央宗的家乡——地东村。赵潜德曾无数次听妻子罗布央宗描绘过她的家乡,对他来说,那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早已印在脑海里。然而,当他亲身感受这片土地时,心灵的震撼依然无法形容。这是一片美丽的土地,美丽得如同神话传说;这又是一片被文明社会遗忘的角落,缺少现代科学的阳光照耀。

  罗布央宗回到地东村的那一天,受到了门巴族传统习俗的最高礼遇。亲戚和邻居们背上香醇的米酒和甘美的香蕉,迎候在村外的大道旁,款待来自远方的汉族女婿。罗布央宗离开地东村时,还是个17岁的小姑娘。如今,罗布央宗不但成为门巴族走出大山的大学生,而且还成为一名有多年工作经验的民族干部。一个门巴族姑娘在内地与汉族小伙子结婚,又把汉族女婿带到边疆,这在墨脱县门巴族聚居区还是头一回。

赵潜德进入墨脱县公办小学后,同妻子罗布央宗和两个女儿过着非常幸福的生活,拍摄于1980 年。(赵潜德供图)

  赵潜德夫妇回到墨脱探亲时,罗布央宗的妹妹西绕措姆已是墨脱县革委会副主任,带工作队到地东村蹲点,希望姐夫家早点来到墨脱来工作。赵潜德当时看到,地东村光屁股小孩很多,问他们是否上学,他们称村里没有学校,有名会计早年学过汉文,就教他们学点汉字、拼音和唱歌。赵潜德得知后,便教地东村小孩学拼音,探亲3个月,就当了3个月的义务老师。

  三个月的探亲假转眼过去,赵潜德回到林芝后,当即给林芝地区教育局打报告,提出调到墨脱县唯一的公办小学当老师。赵潜德是林芝县中学的教学骨干,又是教导处主任,学校不愿放人,他只好找到拉萨市委索加副书记,强烈要求调到墨脱县从事教育工作,最终得到了索加副书记的支持。

  1977年10月,赵潜德背着50本汉语小字典走进墨脱,成为墨脱县仅有3名教师的公办小学的第三任校长。

  门巴族有语言而无文字,世世代代靠结绳记事和口碑相传,多数学生不会讲汉语,赵潜德既是校长,也是教师。为了在墨脱办教育事业,他学会了藏语、门巴语和珞巴语;假期,他在县教育局的支持下,办了全县民办教师参加的教师业务训练班,讲授语文、数学等。他还自编自印讲义,发给教师参考学习,教师的业务水平普遍有所提高。

  他操办盖起了校舍,编写了本土教材,走村串户动员孩子们上学,为学生买来学习用品。因为墨脱县交通不便,所有学生都需住校,但学生的粮食运输有时却极度困难,赵潜德带领师生下田劳动,上山砍柴,种植了80亩水稻、蔬菜和养猪养鸡。每逢雪开山季节,赵潜德便组织学生到米林县派区背食盐、腊肉、酥油等。

  1980年底,赵潜德被调到墨脱县委任办公室主任,1985年升任墨脱县副县长,分管文教工作。为了墨脱教育,赵潜德想尽办法增加学校名额,还给学生们买来学习用品,自己编写课本教材,教学生讲卫生防疾病,在县里办起了师资培训班,并在墨脱一些有条件的乡兴办小学。

  在墨脱工作的16年里,赵潜德始终心系教育,被墨脱人亲切称为“门巴好女婿”,他执教和培养的学生,如今很多人走上了墨脱县的领导岗位,他的学生尼玛、尊珠、欧珠多吉等先后担任了墨脱县领导。

  1993年,赵潜德调出工作16年的墨脱县,担任林芝地区民宗局局长,1997年退休,在林芝地区安家落户。这对跨越55年婚姻的门巴族、汉族夫妇,他们的家庭成为林芝藏、汉、门巴族于一家的民族团结大家庭。

(责编: 郭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