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原创

娜拉山下,是阿妈失散55年的家

李玉领 发布时间:2018-09-14 09:58:00来源: 中国西藏网

  编者按:

  一位1956年从四川入伍的老兵周启明,在西藏服役时,结识了漂亮的藏族姑娘次仁巴吉,婚后,她毅然追随转业的丈夫回到内地,因时过境迁、山高路远,与自己的亲人失去联系55年。为了母亲的心愿,当过兵的小儿子周宏林自1994年起便开始了漫长寻找,终于完成了母亲的心愿。

  “山的后边,有带白雪的山头,那就是娜拉山,这座山非常神奇,四季冰雪笼罩,如同卫士般挺拔屹立,终年守护着比如县的儿女子孙们,你的亲人或许就在那座山脚下。”驾驶员仁青顿珠在山路上停下了车,向2018年6月9日前来西藏那曲市比如县达塘乡寻亲的周宏林及其爱人李燕说。

  这一刻,站在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周宏林忘却了高原反应,眺望着山脚下的村庄,激动的心情瞬间化成了泪水涌出眼眶。他深吮了几大口丝丝凉爽的空气,酥油茶的奶香渐渐袭来。


1988年,正在当兵的周宏林与母亲次仁巴吉的合影

  周宏林的父亲叫周启明,1936年出生,四川省泸州市古蔺县人,于1956年应征入伍至甘孜州服役,参加剿匪任务,3年服役期满后,又听从党的号召,于1959年参加西藏平息叛乱,后辗转在林芝专署(现林芝市)嘉黎县(1960年1月7日嘉黎县由林芝专署管辖,1964年6月林芝专署撤销,将嘉黎县划归那曲市管辖至今)大队参加平叛和建设任务。

  周启明在嘉黎县工作期间,认识了做宣传、带路及翻译工作的藏族女同志次仁巴吉(后改名为李芝玉)。次仁巴吉于1942年出生,西藏自治区那曲市比如县达塘乡喇嘛隆村人,15岁时离开老家,投奔当时在林芝县米瑞区公所(今林芝市巴宜区)工作的舅舅多吉。1961年,次仁巴吉作为第一批学员,被组织派往西藏公学(现西藏民族大学,陕西咸阳)参加汉语文化知识学习,入学一年多后,因工作需要被组织派回至西藏工作。

  一来一往的工作,两人产生了深厚的感情,于1963年5月1日结婚,成为当时为数不多的汉藏通婚家庭之一。

  1964年3月,父亲周启明转业返乡,母亲次仁巴吉决定跟随他回到四川省古蔺县金星乡黑竹林大队生活。1965年5月,在地方党委政府的关心下,父母亲被分配到当时古蔺县石屏磺厂很景气的一个矿山企业工作。工作生活基本稳定后,母亲便托人捎信告诉舅舅多吉:“我在内地的工作生活都很好,请舅舅不用担心,小孩大一点就回家乡看望你们。”

  1967年,舅外公多吉给母亲回信,他不久要去北京开会,会后准备到内地看望母亲,如果他们工作顺心,就留在内地,如果不顺心,西藏正在大建设、大发展,需要很多人才,就回林芝。母亲立即回信,大概内容是,大儿子刚出生,时值文化大革命开始,全国上下批斗“地富反坏右”呼声一片,生活不太安稳,让他过些日子再来。

  这一封信如同泥牛入海,自此没有音讯。寒来暑往,母亲又陆续生下了两个儿子,因孩子小、路途遥远,母亲也暂时打消了回西藏的念头。

  不回西藏,不代表不思念家乡、不想念亲人。生活的不习惯容易克服,但对故乡的惦念却始终如影随形、挥之不去。

  母亲次仁巴吉时常望着家的方向,搂着孩子们说:“妈妈的家乡有蓝天、有雪山、有牦牛、有辽阔的牧场和奔驰的骏马,妈妈还有一个妹妹,雪山下的寺庙前还有一条奔腾不息的河流,还有好喝的酥油茶,那里的牦牛肉比其他地方的都好吃……”

  然而,现实总是很残酷,因为从西藏走得急,没开介绍信,没有提档案,找不到证明自己身份的手续,次仁巴吉无法落户,受尽了周边人的嘲笑。但她依然用自己慈悲般的善良、隐忍和博爱,教育孩子们做人要老实、诚信,并且要多做好事,与周边的人搞好关系,做一个让别人喜欢的人,对社会有用的人。

  周宏林从小就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帮助母亲完成心愿,找到母亲的亲人,回故乡走走看看。

  在良好家风的传承下,作为小儿子的周宏林,1987年11月入伍,凭借能吃苦、善团结的精神,在部队当了班长、入了党,3年退伍后,被当地政府安置在古蔺县一酒厂工作。

  周宏林在攒了一年多的工资后,决定带母亲回西藏寻找亲人。


周宏林1994年的寻亲笔记

  在母亲次仁巴吉阔别故乡西藏30年后,1994年5月,周宏林带着母亲从古蔺县城踏上了去西藏的寻亲路。从古蔺到隆昌再到资阳,刚走了200多公里,母亲就开始晕车,脸色变得苍白,身体根本无法经受住这样的长途跋涉,周宏林只好把身体极度虚弱的母亲送回老家。

  精神上的煎熬和身体上的摧残,让母亲住进了医院。为了不让母亲丧失信心,周宏林把母亲交与哥哥姐姐照顾后,又独自一人踏上去西藏的寻亲路。终在5月底到达拉萨,6月1日到达当时的林芝地区八一镇(2015年3月19日,林芝撤地设市)。

  “6月2日,我从八一镇乘小车于10点半到达林芝县县城,10点40分到林芝县民政局找到局长金珠,说明情况,他热情接待了我,全县城帮我们打听亲人的下落……”在日记中,周宏林详细记录了自己在林芝的第一次寻亲经历。

  由于行政区划调整和地名更改,地址和人名翻译不准,加之藏族群众同名的人太多,两天的寻找打探不到任何消息。因为假期快到,只好把基本信息和老家地址留给了金珠局长,让他继续帮忙寻找,周宏林带着遗憾返回四川。

  随着年龄的增长,母亲的思乡之情愈加强烈。24年间,周宏林及整个家庭在西藏寻亲的努力从未间断过,只要看到西藏来的人,就反复地打探消息,多方托人寻找。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2018年初锁定那曲市的比如县。

  为了不让已经体弱多病的母亲留下终身遗憾,周宏林和爱人李燕及时整理好几十年来母亲口述的信息,于春节后发送给在西藏工作的同事。5月中下旬,西藏同事反馈消息,打听到了周宏林母亲小时候游牧时居住过的名字叫“苍龙”“察龙村”的地方,但亲人早就移居了。


寻亲路上,周宏林和爱人李燕在西藏那曲市火车站

  寻亲路仿佛更近一步了,周宏林和爱人李燕按捺不住内心的激荡澎湃的心情。6月6日晚10时,他们登上了重庆开往那曲的火车,30多个小时后到达海拔4500米的那曲火车站,旋即驱车300多公里到达比如县城。

  经向当地说明情况,政府派藏族工作人员作为翻译陪同周宏林,于6月8日上午从比如镇察龙村开始分片寻找。

  陪同人员向周宏林提醒说,现在正是虫草采挖季节,大部分牧场都会空无一人,他们要上山挖虫草,一个多月后才回来。

  “即便找不到人,也要把母亲出生、放牧的准确地址找到,哪怕给母亲带一点家乡的水土,闻闻也好啊!”周宏林和爱人暗暗下定决心,这次既然来了,就绝不轻言放弃。

  比如镇、良曲乡,爬上一座座山,趟过一条条河,走过一个接一个的牧场,但一天的寻找仍然没有任何消息,两部车子的燃油也基本见底。

  周宏林此时的心情像汽车的油箱一样空落落的。

  大爱感动了闻讯的藏族群众,终于寺庙僧人旦增曲杰从僧友处打听到一个确切消息:“在五、六十年代,有一位叫次仁巴吉的女孩离开比如到林芝投奔亲戚,后来上学当了翻译,又和一个解放军结婚回了内地,现正在寻亲”。

  周宏林听到这个消息后,对陪同的翻译达瓦说:“在比如那个年代,应该再也没有第二个这样的故事了。必须趁热打铁,第二天天一亮就去达塘乡寻找知道这个故事的人。”

  那曲市比如县委书记陈刚在得知这一情况后,要求公安局、民宗局积极配合,完成周宏林的寻亲心愿。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当晚就要到了知情者的地址。

  周宏林和爱人李燕一夜无眠。

  车子经过茶曲乡后,蓝天、雪山、河流、牧场、牦牛,小时候母亲讲的故事里的一切一一呈现,如此熟悉又真切生动。

  随着车子的行驶,距离亲人也越来越近,周宏林用右手按住怦怦跃动的心脏,不停地调整着自己因心情激动而急促的呼吸。


2018年6月9日,周宏林与大姨索朗吉姆相认时的情景

  远远的,一位穿着藏袍的老年人双手捧着哈达高举过头顶,向车子快速迎来,周宏林和爱人李燕急忙下车,戴上了哈达并被迎进了摆满水果、饮料、牦牛肉干的藏式客厅内。

  在客厅里,藏族叔叔和60多岁的阿姨用藏语讲述着失散亲人的消息,听二姐索朗吉姆经常念叨,大姐嫁给了解放军,十二、三岁时曾去嘉黎县看过大姐次仁巴吉,回内地后就失去了联系,中间还夹杂着周启明和周玉花(周宏林在那曲出生的姐姐)名字的发音。人物、事件、时间、地点完全相符。

  献哈达的叔叔是周启明的舅舅多青,60多岁的阿姨就是小姨桑穷。原来,母亲次仁巴吉离开比如县几年后,外婆师专(音译)又生下了一儿一女。


2018年7月24日,周宏林与那曲亲人的合影

  “找到了!真的找到了!错不了!真的错不了!”周宏林和爱人李燕的眼泪一下涌了出来,上前紧紧抱住了小姨。

  心情平复过后,小姨对周宏林说:“你的大姨索朗吉姆家就住在山下不远。”

  10多分钟后,半山腰上一位酷似母亲面容的阿姨眼睛紧紧盯住车子。“那就是你要找寻的亲人”,陪同的工作人员向周宏林翻译说。不等车子停稳,他就拉开车门跳了下去,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上前去,双膝跪在了大姨索朗吉姆的跟前。

  大姨控制不住激动的泪水,边哭边说:“我们也到处打听姐姐次仁巴吉的下落,到过青海玉树、四川成都等地,因为知道的信息太少,如同大海捞针!今天真好,今天真好呀!” 

  享受过一顿丰盛的团圆餐后,天色已晚,周宏林一行人与亲人合影后匆匆别离,因母亲次仁巴吉正在住院,无法回到故乡,所以与他们约定于虫草采挖结束后,再到那曲接上他们到四川与次仁巴吉相认团聚。

  母亲牵挂的、已和所有亲人失去联系的舅外公情况如何?周宏林决定再去林芝碰碰运气。

  第二天,他们从那曲驱车赶往700多公里外的林芝。在林芝市巴宜区委组织部的大力协助下,经过3天的寻找,终于在米瑞乡的本仲村打探到消息。舅外公多吉已于1998年去世,舅外婆2013年去世,他们没有后人,因当地丧葬习俗也没有墓地。但群众对他生前的评价非常高,舅外公过去是管理5个村的公社干部,也是一名老共产党员。后来他们在老房子的地基照了相,带着未曾见过面、也没有孝敬过老人家的遗憾离开了。

  周宏林由于工作原因,6月14日便返回四川,但是彼此都期待着下一次的重逢。


2018年7月24日,周宏林带着家人再次来到那曲看望亲人,并迎接他们到四川省泸州市团聚


2018年7月24日,身着藏装的周宏林一家人与那曲的亲人共叙亲情


2018年7月30日,西藏那曲的亲人乘火车到达四川省成都市

  2018年7月30日早上7时许,成都火车站站前广场人流密集如织。随着Z324次列车到站,从那曲赶来的10多位亲人身着节日的盛装从车站走出。

  “妹妹!”身着藏袍的次仁巴吉刚喊出声,大妹妹索朗吉姆已经一头扎进她的怀里。青丝变成白发、迈入古稀之年的姐妹俩人,时隔55年后紧紧相拥在一起。


2018年7月30日,两头白发的姐妹俩(正面白发者为次仁巴吉)跨越55年的相见


2018年7月30日,姐妹俩(左手为次仁巴吉,右手为索朗吉姆)时隔55年后相见的第一顿饭


2018年8月15日,四世同堂的大家族部分成员在四川泸州的合影

  2018年8月15日,一场主题为“汉藏和亲、千里寻亲、民族团结”的家庭盛宴在四川省泸州市古蔺县举办,上百位亲朋好友,亲眼见证着这个民族家庭跨越了半个多世纪的相濡以沫、相互交融,孝老爱亲、血脉情深的大团圆故事……(中国西藏网 文/李玉领 供图/周宏林)

 

(责编: 郭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母亲节:妈妈,我有话对你说

    世界上有一种感情,它没有条件,绵绵不绝,与我们相伴一生,深藏于每个人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它就是——母爱!母亲,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时值母亲节,我对母亲有无限的爱、无尽的牵挂,还有无数的话想和妈妈说。[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