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原创

“钉子户”洛绒罗布搬迁记

孙健 发布时间:2019-04-04 15:51:00来源: 中国西藏网

  中国西藏网讯 春光明媚,微风拂面,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得荣县古学乡因归新村边上的一处牛棚旁,两棵石榴树上早已冒出了绿芽。村民洛绒罗布坐在牛棚旁,一边晒着太阳,一边和村民们感慨着“赶上了好时代”。


图为给客人倒茶的洛绒罗布。图片由强巴提供。

  悬崖边上的贫困村

  从海拔2100米的古学乡乡政府出发,途经弯多路险的通村公路,行进约1个多小时,便是被当地干部称为“最后的贫困村”的因归村旧村。走进这个坐落在悬崖峭壁之上的村落,一片黄褐色挤入人的视线:黄褐色的土地、黄褐色的土墙还有黄褐色的灌木丛,隔着车窗都能感受到一种焦灼感。


图为因归村搬迁后的样子。图片由强巴提供。

  据村支书日青介绍,因归村平均海拔2750米,属于典型的干旱缺水高山地区,因山地土质松散,但凡降雨量稍大一点,就会发生滑坡、泥石流等地质灾害。山高坡陡的地形,导致人均耕地面积少,农作物一年一熟,产业结构单一,种植的青稞等农作物只能自给自足。

  驻村干部洛绒扎西说,因归村之所以贫困,除了恶劣的自然条件,村民的思想观念也是症结所在。全村共8户56人,劳动力33人,均未接受过高中以上教育,村民们靠着薄弱的劳动力,世代开垦着这片荒土。虽然生活艰苦,但安土重迁的观念,导致易地搬迁项目无法顺利进行。周围的村子都相继搬迁到了开发区,只有因归村的部分村民还苦守着家园,不愿意离去。

  看不起病的贫困户

  据悉,2013年因归旧村就被划入2018年易地搬迁规划项目中。经过得荣县移民局选址建设和规划,截止到2018年下半年,经过各级干部的耐心宣传和引导,因归旧村的村民陆续搬进了建在古学乡政府对面的因归新村。曾经的“钉子户”洛绒罗布搬到新房子后,既兴奋又羞愧,“以前从没想过有比原来的村子还好的地方啊,现在想想,真是眼界太浅了啊!”


图为洛绒罗布搭建的牛棚。图片由强巴提供。

  已经年过六旬的洛绒罗布,家中5亩多的土地,除了种植青稞外,夏季还可以靠采摘松茸补贴家用。生活虽然辛苦,但还算过得去。几年前,洛绒罗布的原配妻子志玛在地里劳作时突然晕倒,一病不起。洛绒罗布抱着妻子走了4个多小时的山路到最近的赤脚医生那里看病,无奈妻子病重身亡。

  此后,老天并没有对这个质朴的农村汉子施以怜悯,洛绒罗布的第二任妻子拥青也染上了重疾。洛绒罗布四处借钱,带着妻子来到县城医院。经过医生检查,确诊了拥青身上有两处肿瘤,需要手术摘除,才能痊愈,但手术的费用却远远超出了这个山区农民的负荷,洛绒罗布只能用药物维持着妻子的生命,但是昂贵的医药费把他拖成了村里的贫困户。


图为进入因归旧村的山路。图片由强巴提供。

  2013年8月28日和31日,得荣县先后遭受5.1级、5.9级地震,县属12个乡镇不同程度受灾,因归旧村因为距离震源较近,全村住户都不同程度受到了地震影响,房屋龟裂、财产受损,大部分村民只能依靠政府的补贴艰难度日。地震导致村里的唯一水源被土石埋没,为了能保证全村群众的饮水和灌溉,村委会决定把挖出的部分水源保护起来进行管控,分时段放水,同时依靠各家各户自己修建的水池轮流蓄水。洛绒罗布全家和其他村民一起过上了风餐露宿、分时饮水的日子。

  搬进新村的“钉子户”

  在距离因归村30公里外的乡政府对面,是因归旧村冬季放牧的地点。洛绒罗布家里养着3头黄牛和5只山羊,每逢冬季,他便会带着牲畜步行3个多小时来到这里挨过一个多月。依靠着山石,洛绒罗布搭建了一座简易的牛棚,充当人和牲畜的临时宿舍。两次地震导致因归旧村的水源和牧草无法满足牲畜需要,所以洛绒罗布到冬季放牧点的次数也就越来越多了,后来索性住了下来。他加固了牛棚,还在旁边种了两棵石榴树,牛棚变成了洛绒罗布的“新家”。


图为洛绒罗布的新家。图片由强巴提供。

  2013年,“8·28”“8·31”地震发生后,得荣县政府及时向群众发放了临时生活救助和过渡房补助资金2110万元,并在3个月内,完成过渡安置房全部建设。2014年8月,得荣县全面启动12乡(镇)共计2507户民房维修加固工作以及11乡(镇)共计580户的民房恢复重建工作。得荣县扶贫移民局的工作人员多次来到洛绒罗布的牛棚,在长出新芽的石榴树旁,向他描述着新因归村的模样。

  斯郎曲批是县移民局负责易地搬迁工作的工作人员,据他介绍,得荣县易地搬迁政策会优先安排位于地震活跃带,经常受泥石流、滑坡等地质灾害威胁的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而洛绒罗布家就是其中之一。为了让洛绒罗布搬迁,斯郎曲批和同事们没少动脑筋。


图为新村的村民活动室。图片由强巴提供。

  起初,洛绒罗布是极力排斥易地搬迁的。他认为,这里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的家和我的全部心血都在这里。农民离了土地还能算是农民吗?还怎么生活呢?再说,我也没有钱能重新建房,易地搬迁就是把我赶出了家门。我是不会搬走的!

  对政策有误解的洛绒罗布不肯离开牛棚也不愿意搬迁,两位易地搬迁项目的工作人员干脆也在牛棚附近住了下来,把政策一项一项给这个“钉子户”解读,但是洛绒罗布依然不为所动。“一天来好几次,来了就说,嘴巴也不嫌累,真的不晓得我这个牛棚有啥子好来的嘛!”如今,洛绒罗布回想起那段时间的“悲惨遭遇”,不好意思地笑道。

  经过几个月的“拉锯战”,易地搬迁项目的工作人员终于找到了洛绒罗布这个“钉子户”的“软肋”——他的患病妻子拥青。2018年2月,工作人员带着洛绒罗布和他的妻子来到医院,帮拥青进行了肿瘤切除手术。妻子的病情好转了,洛绒罗布的心也被感动了。终于,在2018年10月,洛绒罗布搬进了建在古学乡政府对面的新村。

  牛棚杂忆话感恩

  因归新村和乡政府只隔着一条定曲河,新村设施完善,布局紧凑,基础设施完善,通信网络全部覆盖,并建有村卫生室、文化室、活动室。为了方面新村群众进出,当地政府还规划建设了一座连接定曲河两岸,宽4米、长30米的跨河大桥,现在只要十分钟,就能步行到达乡政府。


图为因归村新村村貌。图片由强巴提供。

  洛绒罗布的新家由当地政府选址,整个房子端正大方,设施齐全,家门口的庭院中种着水果、蔬菜和花草。新房的墙壁、柱子上用彩粉涂上了靓丽的颜色,家具家电摆设整齐。为了确保洛绒罗布家的生活来源,乡政府帮助他申请了村内的公益性岗位,负责村内的环境卫生,一年有4000块钱的工资。2018年7月,因归新村依靠产业扶贫资金和境内的几家民营企业办起了合作社,开始建设起村集体经济,每年还能有10万元的分红。

  在新村附近的那个牛棚,洛绒罗布决定保留着,“现在的房子比牛棚好的不是一点半点,但这个牛棚我要留着,偶尔过来坐一坐,可以忆苦思甜,让我们珍惜如今的好日子。”(中国西藏网 记者/孙健 强巴)

  

(责编: 郭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