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藏区动态

于泳:青春燃烧在雪山草地

苏会志 陈天湖 谢佼 发布时间:2020-06-30 14:20:00来源: 《瞭望》新闻周刊


2019年7月,于泳调研阿坝金川县山洪泥石流受灾现场

  6月20日,北京。

  中粮集团资本业务协同中心负责人于泳,还保持着挂职时的习惯——周末加班。只是,从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挂职回京两个月来,他的醉氧反应还在持续,一到下午三点就犯困。“每到这时,更怀念两千公里外的蓝天白云、雪山草地、藏羌老乡。”于泳说。

  曾在雪域高原工作3年4个月的于泳,走遍了羌山藏寨几十个贫困村,走访了300多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发现并解决扶贫问题百余项。于泳说他非常自豪,自己的青春之火可以燃烧在雪山草地。

  “我一定要回去!回到工作岗位去!”

  4年前,时任中粮期货执行董事的于泳,刚刚接受完集团青年干部培训。“领导找我谈话,说西部民族地区需要金融干部,组织考虑让我去。”

  于泳并不知道要去哪里,却毫不犹豫点了头。2016年12月,于泳接到任命:中共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委常委,提名政府副州长。

  于泳的儿子当时只有5岁,身体多病的父母被接到北京也刚3个月,刹那间的犹豫后,他含泪做双亲工作:我要服从组织安排,等我从阿坝回来。

  于泳把全部热情投入工作。高原藏区路险、缺氧、海拔高,危险随时可能袭来,于泳却一直奔波在路上。3年多来,他行程20多万公里,平均每天有四五个小时在车上。

  于泳记得2019年2月1日上午,离春节还有3天,他开完一个短会,对藏族驾驶员杨浩说:“快过年了,我得去老杨家看看。”

  老杨叫杨平康,是理县薛城镇木卡村贫困户,也是一名老党员。老杨的老伴动了开颅手术,儿子意外去世,儿媳改嫁,留下两个小孙女,是于泳协调的帮扶措施,让一家人生活基本有了着落,快过年了,于泳想去看看老人。

  谁料途中经过隧道,车辆突然失去控制,高速撞向石壁,于泳顿时觉眼前一黑,昏死过去。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断了两根肋骨的于泳从剧痛中醒来,前车窗玻璃已经没了,驾驶员也不见了。于泳爬到车外,拖着伤体,呼喊杨浩的名字,打着电筒找人,十几米外,杨浩已经停止了呼吸。

  住进医院的于泳一次次惊醒,一闭上眼就是那可怕的黑暗。但出现在脑海的,还有阿坝高原那些熟悉的脸。于泳说那转动经筒的僧人、忙前忙后的杨平康、九寨沟的山山水水,仿佛都在看着自己。

  于泳决定:“我一定要回去!回到工作岗位去!”当年3月4日,不顾医生阻拦,于泳回到藏区高原。杨平康见于泳回来,送他亲手做的木菜墩。端着沉沉的菜墩,于泳感受到阿坝父老沉甸甸的感情。

  冲刺九寨、黄龙上市

  阿坝地处川、甘、青三省交界地区和青藏高原东南缘,旅游资源富集,是“全域旅游”概念的首提地。这里有九寨沟、黄龙、四姑娘山等国家和省级风景名胜区9个,国家地质公园3处,国家5A级旅游景区3个、4A级旅游景区22个,被誉为“神奇九寨,人间天堂”。

  于泳认为,藏区“全域旅游”若想跨越式发展,必须借助金融的力量。

  不过谈何容易?——九寨、黄龙是阿坝龙头景区,具有极高知名度,仍然苦盼上市20多年未果。

  于泳的到来,让阿坝州州长杨克宁喜出望外。他拍着于泳的肩膀,爽朗地说:“年轻人来得好!九寨、黄龙上市难题就交给你了。”

  刚一接手,于泳就吃了当头一棒:“第一次保荐机构的招投标,就有公司以6%的最高费率报价中标,多家投标单位投诉,引起极大争议,能没问题吗?”

  于泳说有朋友好心劝他:“你一个挂职干部不用那么较真。”可于泳认为这样不行:“这辜负了领导的信任和群众的期待。”

  于泳连夜向上汇报,取得领导支持后按程序推翻了原投标结果。

  第二次开标,选出了行业头部机构,中标费率也降到1.26%,比原标节省5000万元,相当于阿坝州壤塘县两年的财政收入。

  这个问题解决了,可后面还有两大难题:一是如何统一思想,二是怎么规范经营。

  据了解,当地干部对上市历来有不同声音,主张“我们这么好的资源为什么要拿去和股民分享?”。对此,于泳以黄山景区上市为例,告诉大家景区上市后会从资本市场拿到几十个亿的投资用于进一步开发当地旅游资源,带动经济社会发展,比自身积累快得多。

  针对九寨沟历史上存在一定程度的政企不分、对外投资不规范的问题,于泳带头清理旧账,化解了35大项100余小项的遗留难题,为上市扫清障碍。

  就在于泳埋头冲刺上市时,九寨沟县发生7.0级地震,景区遭受重创,上市进程被迫中断。

  于泳说他站在九寨沟破碎的山门前,望着沉寂的远山近水暗下决心:“上市能带来快速发展,推迟上市更要练好内功。一定要把九寨天堂修复得更美丽。”

  担任灾后重建地灾防治和生态修复组组长的于泳相信,地震既能造成破坏,也会带来新造化。带着对新造化的期许,他反复对接地质灾害防治与地质环境保护国家重点实验室,多次进京、到省拜访地质专家,几十次进出重建中的景区现场办公,引入最新科技手段,一边夯实地灾防治基础工作,一边推进自然遗产生态修复,一边通过自然恢复孕育美景。

  结果不负所望。比如火花海在地震前是一个小湖,地震后变成巨大的海,形成一道双龙海瀑布奇观。工作人员围绕它打造游人观景环境,带来新的观赏视角,更添神奇魅力。

  目前,九寨、黄龙景区旅游正在恢复元气,上市的基本条件已经具备。

  金融助力10.34万人脱贫

  阿坝大草原上风吹草低,那年复一年遍开的格桑花,见证了藏区的贫困、病痛和忧愁。在壤塘县棒托寺,历代先人在50万块石头上镌刻大藏经,就是为了祈祷草原藏族百姓能够富足安康。

  于泳说他怎么也忘不了大骨节病病人那无助的眼神,棒托寺僧人王扎、夺尔依塔那忧愁的面容。他思考最多的是,面对深度贫困,有什么精准脱贫治本之策?

  思虑久久的于泳,在看到浮云牧场后眼前一亮。

  浮云牧场位于海拔2600米的阿坝州理县通化乡西山村。村里利用已废弃的荒坡开设户外体验式酒店,尝试农旅融合,游客络绎不绝,成为网红民宿。

  不少以往搬下山的贫困户又搬回来,在路边卖起了土豆。一名叫黄秀英的农家妇女靠种土豆过日子,家里人均年收入只有2000元。于泳问她最需要什么帮助,黄秀英说:“浮云牧场每天都有客人无房可住又下山去,我们也想搞民宿接待,可缺本钱。”

  于泳知道金融能化解贫困户想做事又缺资金的问题,便主抓制定《阿坝州推进普惠金融发展实施意见》,在全州金融机构空白乡镇建设63个简易网点,13个农村金融综合服务示范站,打通了普惠金融的最后一公里。

  此后一系列金融扶贫举措像开闸的活水,开始润泽阿坝的贫困群众。比如,利用优惠政策效应传导,让再贷款信贷支持达到1240万元,利率比市场利率低4个百分点;推广数字金融普惠服务,让自助服务终端、流动服务、固定服务代理等多种服务上山,让旅游中小额取现、代理转账、钞币兑换更便捷;变信用为资本,让被评为B级信用村的西山村整村授信达到1700万元,增加了1290万元……

  在于泳协调下,金融扶贫已累计支持阿坝州建成产业基地95个,实现全州13县(市)全覆盖,同时投放贷款金额30.98亿元,贷款余额12.05亿元,金融扶贫有声有色。

  金融扶贫及一系列精准扶贫举措,令困扰阿坝州多年的贫困难题取得历史性突破。2019年,阿坝全州13个县(市)成功摘帽,10.34万贫困人口顺利脱贫。

(责编: 于超)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香巴拉深处有个“留村硕士”

    已经脱贫的东宫村换了新颜。2019年,村民人均年收入达9135元;村里即将修建磨坊,并开办木工培训班。作为一名党员,扎西才让认为,能有幸参与这样一场伟大的脱贫攻坚战,是他一生的宝贵财富。[详细]
  • 扶贫印记|走在高原扶贫路上

    皮察乡洛鲁村平均海拔3400米,为了建设村里的“高山花海”乡村特色旅游项目,刘学灿和驻村工作队员们经常要到海拔四五千米的地方考察、工作。[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