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西藏新闻 > 原创

西藏也有牛郎织女?“白拉日追”带你一探究竟

王淑 发布时间:2015-11-26 15:14:33来源: 中国西藏网

仙女节”盛况。摄影:王淑
“仙女节”盛况。摄影:王淑

“仙女节”当天大昭寺广场前祈福的美女。摄影:王淑
“仙女节”当天大昭寺广场前祈福的美女。摄影:王淑

  中国西藏网讯 藏历十月十五是西藏的传统民俗节日“白拉日追”,俗称“仙女节”。

  “白拉日追”节,曾经也是拉萨女孩的“成人礼仪式”。家人在“白拉日追”节这天将早已准备好的头饰“巴珠”给女儿戴上,身着盛装,去拜“白拉姆女神”,祈福女儿、姐妹以及天下所有女性健康快乐、美满幸福、吉祥如意。

  11月25日,“仙女节”当天,从早上5点开始,信教群众手捧哈达、青稞酒,向安置在大昭寺外院天井中的护法主尊文武吉祥天母和松赞干布像敬奉朝拜。在拉萨的大街小巷,煨桑、转经的妇女也比往常多了很多。

  节日这天,拉萨的妇女们都会早早起床刻意梳妆打扮,集体相约外出游玩,到八廓街煨桑、为班丹拉姆女神供奉糌粑和酒,在白拉姆像前焚香祈祷,为天下妇女和自己的将来许愿祝福。

  妇女们对白拉姆怀有深深的敬意,传统节日认为,这位女神能保佑妇女保持面容姣美、身材苗条,同时这一天在白拉姆像前许愿更容易实现愿望。

“仙女节”的老照片
“仙女节”的老照片。

大昭寺内的白巴东则像。摄影:王淑
大昭寺内的白巴东则像。摄影:王淑

大昭寺内祈福的阿妈。摄影:王淑
大昭寺内祈福的阿妈。摄影:王淑

  “班丹拉姆是吉祥天女(也有称“吉祥天母”)的藏语称呼,是从印度移居到西藏的神。在印度的民间传说中,她诞生于天神和阿修罗大战时期,后来又成了印度教和婆罗门教掌管命运、财富和美貌的女神,并成为印度教和婆罗门教第二大主神毗湿奴的妃子、爱神之母、财神朗色之妹。

  公元7世纪中叶,藏王松赞干布修建大昭寺后,请吉祥天女为护法,坐镇该寺三楼护法神殿。其法相威猛,表情狂躁。同时还请人在大昭寺二三楼之间的小神殿塑造了白巴东则、白拉姆两尊不同法相。其中,白巴东则面目恐怖丑陋,似蛙脸(也称白东玛,意为蛙脸女神),平日里为避免吓着孩童或胆小的人们,常以黑布遮其面目;白拉姆像则美丽端庄。而它们其实都是同一女神——班丹拉姆的愤怒相和寂静相而已。

  西藏的护法神,分为出世间护法神和世间护法神两类。出世间护法神是修炼超过十地、脱离六道轮回的神。不但能护佑人的今生,也能超度众生的来世,主宰着人死去后的投胎转世。世间护法神修炼不足十地,没有超脱六道轮回,只能主宰人的今生,不能决定来世。班丹拉姆属于出世间护法神,非常受信众的崇信。同时,也是拉萨城的保护神。

  受到藏传佛教、西藏原始宗教和民间文化的影响,从而派生出种种带有浓厚世俗色彩的故事和传说。

“仙女节”当天的大昭寺。摄影:王淑
“仙女节”当天的大昭寺。摄影:王淑

仙女节妇女在大照寺广场留影
仙女节妇女在大照寺广场留影。摄影:王淑

“仙女节”当天大昭寺广场前。摄影:王淑
“仙女节”当天大昭寺广场前。摄影:王淑

  在拉萨地区的传说中,班丹拉姆成了妈妈,面目恐怖且丑的白巴东则成了大女儿(老大),美丽的白拉姆成了小女儿(老三),连被刻在八廓街南墙上的东苏拉姆(藏语意为经杆拐角地方的女神)也成了班丹拉姆的女儿(老二)。

  我们常常听到的有关于“白拉日追”节的爱情传说就指的是白巴东则(白东玛)的爱情故事。

  传说白巴东则颇为多情,瞒着母亲班丹拉姆偷偷与护宝将军赤尊赞相爱了。班丹拉姆发现后大发雷霆,把赤尊赞赶到拉萨河南岸的苯巴日山,一年只许他与白巴东则在藏历十月十五的那天见一次面。而赤尊赞也就成了拉萨河南岸次角林地方的保护神。

  在“白拉日追”这一天,拉萨的妇女们会拎着自己酿好的青稞酒去供奉班丹拉姆和她的女儿们。酒倒进白巴东则像前的大铁桶里,随后又从铁桶后面的软管里流出来,流出来的酒就算是被女神“加持”过了。供奉酒的妇女们会拿刚刚倒空了的瓶子和酒壶去接,没有带壶的人则用手捧着,接一些喝了,手上沾的酒则抹在头顶上。那种场面,既享受又欢乐。

  节日带给年轻姑娘们的欢乐,除了可以在神女像前许下心愿,多了心愿达成的企盼以外,她们还会三五成群,在八廓街上找男性讨钱。能否要到钱反而无所谓,仪式感带来的快乐远多于钱的价值。(中国西藏网 文/王淑)

(责编: admin)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