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西藏新闻 > 藏区动态

四川藏区交通巨变 高原“天路”通达四海

王鹏 发布时间:2019-08-20 09:36:00来源: 中国新闻网

  “冬过雀儿山,如闯鬼门关。”在四川甘孜藏区,提起川藏北线317国道雀儿山路段,当地人总会脱口而出这样一句顺口溜。这段公路每年有8个月被积雪覆盖,因地势陡峭、道路狭窄、缺氧、极寒,多年来一直是过路司机的“梦魇”。


阳光下的石板藏寨——扎宗村。 新龙轩 摄

  如今,历经5年建设的雀儿山隧道早已正式通车,打通了川藏北线的天险瓶颈,来往车辆只需十多分钟就可翻越雀儿山。高原“天路”的巨变背后,是多年来四川藏区交通建设的持续努力。

  曾经的四川藏区,没有一条高速公路。如今,建设中的汶马高速已部分通车,结束了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以下简称阿坝州)州府马尔康不通高速公路的历史;雅康高速于2018年底全线通车,实现了甘孜藏区高速从无到有的突破。

  八月的甘孜藏区正值旅游旺季,在车流如织的318国道旁,距大渡河水面239米高的泸定大渡河特大桥高高耸立,在湛蓝天空下显得尤为壮观。作为雅康高速的控制性工程,这座建设在高海拔、高地震烈度带、复杂风场及温度场环境下的“川藏第一桥”,已成为四川藏区“天路”的崭新符号。

  “以前到成都要七八个小时,高速通车后,从家门口上高速,时间缩短了一半!”站在大桥桥墩旁,甘孜藏族自治州(以下简称甘孜州)泸定县泸桥镇咱理村村民王春全说,雅康高速建成通车对村子意义非凡,“我们村子种植高原蔬菜,现在运到成都时间短了,更加新鲜,消费者更喜欢,我们的生意也更好了。”

  除了高速公路的从无到有,近年来,四川藏区的航空建设亦突飞猛进。继九寨黄龙机场、红原机场、康定机场、亚丁机场后,位于甘孜州甘孜县和德格县交界处的格萨尔机场也将于2019年内正式通航。

  德格县居民刘美翁姆因工作需要,常往返于德格和成都之间。“前年雀儿山隧道通车,缩短了时间,但汽车到成都仍然需要十几个小时,我一直期待着格萨尔机场通航。”刘美翁姆说,到时从这座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民用机场飞往成都,“只需要一个多小时”。

  四川藏区位于青藏高原东南缘,不少通往省会成都的交通要道都要穿越横断山脉,复杂的地形和地质条件、恶劣的气候、脆弱的生态环境造成施工极度困难。

  “以雅康高速为例,它处于地震断裂带上,施工时随时有滑坡、崩塌、泥石流等危险。”四川省交通运输厅公路规划勘察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郑建国说。

  也正因如此,与公路和机场相比,设计和施工难度更大的铁路在四川藏区曾是空白。但如今,这一空白正被穿越阿坝藏区的成兰铁路填补。作为中国又一条在海拔3000米以上高原修建的“天路”,成兰铁路建成后,从成都出发2小时抵达九寨沟,4小时抵达兰州。

  眼下,成兰铁路松潘段的云屯堡隧道内,数百名工人挥汗如雨,正从3个作业面同时开挖,为2020年顺利完成建设目标争抢工期。这条位于阿坝州松潘县岷江乡和青云镇间的隧道,是成兰铁路的重难点控制工程,计划投资21亿元人民币,全长22.923公里,也是亚洲在建的最长双线合修铁路隧道,目前已掘进超过16公里。

  “现在全村人都在盼望铁路早点通车。”说起对成兰铁路通车的期盼,阿坝州松潘县青云镇雄山村党支部书记唐润十分感慨,“有了铁路,客流量就会多,也就好做生意,发展产业,增加收入,生活更有奔头。”

(责编: 于超)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打通海拔4500米的“高原天路”

    中铁一局在四川省甘孜州石渠县境内已建成的“高原天路”。截至目前,中铁一局已经承建了甘孜州128条通乡通村公路建设,累计1035公里,造福沿线40个乡镇206个村寨近17万村民。[详细]
  • 雅康高速、77座溜索改桥……来看2018年四川交通大事件

    全国第二长高速隧道米仓山隧道建成通车、雅康高速泸定大渡河大桥建成通车、全省77座溜索改桥全面建成,彻底结束“溜索时代”……2018年四川交通一个又一个好消息接踵而至,为老百姓们的出行带来了实实在在的便利。[详细]
  • 交通先行战略强力助推四川省甘孜州脱贫攻坚

    在四川省甘孜州,交通不便成为制约经济发展、民生改善的瓶颈。“要想富,先修路”。近年来,甘孜州坚持“脱贫攻坚、道路为先”,大力实施交通先行战略,交通建设取得令人瞩目的成果。[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