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时政要闻

追记吕建江:他走了 留下那张总被百姓念叨的笑脸

张建林 发布时间:2018-04-17 09:48:00来源: 中国警察网

“他这个人,你见过他一次,就不会忘记他笑眯眯的样子。”

“老吕爱笑,笑容里闪烁着一种东西,让你感到和他没有一点距离。”

“没有什么能比他的微笑更能衬托他这个人,他是一个喜欢对群众笑的人。”

……

2017年12月3日,河北省石家庄市殡仪馆内哀乐低回,1500余名群众和民警冒着冬日严寒赶来送别心目中的英雄。从此,人们将告别那张熟悉且令人温暖的笑脸。

爱笑的这个人,名叫吕建江,是河北省石家庄市公安局桥西分局安建桥警务站原主任。13年来,他始终扎根基层、为民服务,被老百姓亲切地称为“网上雷锋”“不下班的好民警”。2017年12月1日,吕建江因长期劳累、积劳成疾,突发心脏病去世,年仅47岁。

一个基层民警,没有轰轰烈烈的壮举,何以他的那张笑脸能走进千万人的心里?也许他曾经说过的一句话能告诉我们答案:“人活着就要做点事,咱为老百姓做点实事,不就是咱人民警察的价值所在嘛!”

从初到社区的“吕警官”到百姓心里的“吕村长”

——那张笑脸成了村民认识他的“身份证”

石家庄市留村是吕建江警察生涯的“第一站”,提起他的名字,村里无人不晓,村民们回忆都说:“老吕这个人爱笑,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乐呵呵的样子。”

留村是一个城中村,位于四县区搭界处,本村人口两三千人,外来人口一万多人,人口流动性强,村里开着许多小作坊、养殖场,治安相比其他地方可谓混乱。换了几任民警,都头疼不已。

2004年,吕建江脱下绿军装,放下军医身份,转业来到留村当警察,虽然跨度非常大,但他一干就是6年。

李振杰是留村社区原治保会主任,他至今仍清晰记得吕建江刚来时候的样子:“他这个人刚开始话不多,但是喜欢笑,第一次见面,他上来就跟我说‘我现在的任务就是让村民认识我、我认识村民,所以想找个地头熟的人带着,熟悉一下村里环境,你看是否能帮忙?’”

留村村民张画芳对初来乍到的吕建江印象也非常深刻。在她的记忆中,无论去留村哪个地方巡查,吕建江都随身背着“两件宝贝”——血压计和听诊器,遇到上岁数或者身体不舒服的,就帮着量量血压、听听心肺,讲点医疗知识。“那会儿,我们都知道村里警务室来了个会瞧病的吕警官,人挺和气。”张画芳描述。

就这样一来二去,吕建江很快在留村扎下了“根”——谁家多少人,邻里关系怎么样,有什么想法、什么盼望,都摸了个清清楚楚。与此同时,村民对吕建江的称呼也从“吕警官”变成了“吕村长”“吕哥”。

人心就是一杆秤。留村警务室民警韩文国与吕建江曾经共过事,他坦言,吕建江在村里口碑好,是因为他真的为老百姓贴心贴肺地办实事。

留村有个女住户叫丁忠光,是在福利院长大的孤儿,后来当了工人、成了家。2004年下岗后,为了生计,她在留村市场租了个摊位,卖针头线脑。吕建江走访时告诉丁忠光:“以后有难处,记得找我。”丁忠光半信半疑,以为是这位爱笑的警察说的漂亮话。不久,摊位到期了,她鼓足勇气去找吕建江。吕建江二话没说,给她协调了一个新摊位,还减免了一半的费用。后来摆摊不挣钱了,丁忠光又找到吕建江,吕建江给她介绍到网吧做保洁。城市改造时网吧拆除,吕建江又给丁忠光介绍新的工作。

丁忠光说:“自己没有父母,从吕哥那里得到的,是如同亲人一样的温暖。”

从分片的辖区到不分片的网络

——那张笑脸成了网友遇事求助的“二维码”

打开“老吕叨叨”的微博,吕建江的微博头像吸引了记者的注意——他手持电话,一边含笑,一边叨叨着,举手投足间显得亲切、自然、温和,让人没有丝毫距离感。

谈起“老吕叨叨”微博的由来,这幕后的“网事”其实还得从留村说起。

“社区警务的一项重要工作是基础信息采集。老吕那会儿就想,要是能把留村的资料建个网上数据库,查找起来岂不更方便、更快捷?”石家庄市公安局桥西分局汇通派出所所长王凤丑至今回想起来,老吕“触网”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

王凤丑介绍,为了弄懂弄通电脑网络知识,那些日子,吕建江就买来专业书一点一点地“啃”,趴在电脑上一步一步地试。半年后,留村社区电子信息库终于建成,同事们看他点几下鼠标,居民、租户信息,街道单位的实景照片、结构布局,一目了然,都竖起大拇指。

尝到科技信息化手段的甜头,吕建江便开始琢磨建设网上警务室的事情。但是,办一个网站可不是件简单的事,白天还要上班、执勤,吕建江只能利用业余时间来准备。经过一周的努力,2009年2月,吕建江终于注册开通了“留村社区网上警务室”。同时,他还在网上公布了自己所有的联系方式,承诺24小时在线,随时接受群众咨询。

2010年微博兴起,吕建江又紧跟潮流,在新浪网开通了实名认证微博“片警吕建江”。有了这个平台,他就运用网友喜爱的网言网语,叨叨治安防范知识,揭露各种谣言骗局……而从那之后,他不仅把自己变成了一个“永不下班的民警”,而且服务范围更是远远超过了自己的辖区。

侯龙是吕建江在警务站工作的同事,他说:“吕主任叨叨这个,叨叨那个,叨叨时间长了,然后就有人说‘你看,你这个婆婆嘴,老叨叨老叨叨,以后你就叫‘老吕叨叨’吧?’”

于是,现实生活中叨叨小事的老吕,在网络世界里开启了另一种叨叨模式,但还是那样家长里短,还是那么苦口婆心。

“老吕叨叨”热心肠。有一次,老吕和往常一样,一边吃饭一边刷着微博,突然看到一个网友求助:“从邯郸广平县到石家庄的救护车在308国道上,病人腹痛难忍、几度休克,要转诊到省四院,路怎么走?”他立刻放下饭碗,上网搜索出一条最快捷的行驶路线,连同自己的手机号一起发了过去。接着,又与河北交通广播电台联系,请直播节目主持人空中导航,呼吁沿途车辆避让。考虑到救护车司机路线不熟,他当机立断,安排值班民警开警车前去接应……结果,平常开车需要20多分钟的路程,救护车只用了5分钟就顺利到达医院,脾脏破裂的病人得以及时救治。

事后有人问吕建江,事情不发生在你的辖区,你又是何苦?他却说:“老百姓的事都是分内事,可不能划片。”

从他乡异客到敬为知己

——那张笑脸成了照耀路人的“指明灯”

吕建江的那张笑脸早已融化在人们的心里。他去世消息传开后,全国各地有数十万网友纷纷在网上留言,深切怀念他,更有上千名群众自发地去送别。

在送别的人群中,有一位山西姑娘,更是泣不成声。她是连夜从山西赶来的,吕建江曾救过她的命。

“没有吕叔,我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姑娘噙着眼泪说,4年前的一天,她通过新浪微博私信咨询老吕“怎么自杀救不活”,吕叔在私信里劝了她5个小时,直到她放弃了轻生念头。吕叔和她约定,到石家庄请她吃饭,没想到第一次与吕叔见面竟是永诀。

和这位山西姑娘一样,晨曦也没来得及亲眼见见老吕,见见他微笑时候的样子。

“我在北京打工,一人在外总会遇到各种问题,每次都是在网上咨询吕哥,然后他总会热心帮忙想法子。我总麻烦他,就想着北京离石家庄这么近,总能找着机会当面感谢他,没想到,我来晚了……”回想起吕哥帮助的点点滴滴,晨曦止不住地哽咽。

严爱国是河北爱心救援队的队长,他平时隔三差五就到吕建江所在的警务室坐坐,请老吕为他出谋划策,怎么样把救援队越办越好。“他这个人整天笑眯眯的,感觉天生就是这样,所以我总喜欢去他那。他是我们救援队第54号志愿者,现在他虽然不在了,但是54号志愿者号码,我们将永远为他保留着……”

“小角色,大担当。吕建江能把群众身边的小事当成自己的大事,因为他心里一直揣着人民。”石家庄市公安局桥西分局局长马立新说。

(责编: 王东)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傲游截图2018020209571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