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文史

八角街阳光

阿尔 发布时间:2018-01-12 14:11:00来源: 中新网-华文报摘

清晨希望与怀疑的云朵,在午夜的时候消失,自生之月溶入牛奶之中。给予年轻女子美妙的极乐吧,那澄澈而非概念的状态。─更堆群培《欲经》

拉萨的下午,阳光清晰明亮,蓝天依然是纯粹的蓝,或者说,比湖水还要清澈的蓝。说这些比喻的时候,我们已经坐在更堆群培画廊的屋顶上,在风马旗的飘荡里,和在拉萨的宁夏画家蒋勇共叙往事。

更堆群培画廊就在拉萨最有名的八角街东北角的二层小楼上,藏式建筑。熙熙攘攘的人流从我们眼下飘过,坐在粗糙的板櫈上,手和肘搭在原木的桌上,两杯刚沏的热茶还在沸腾,冒着浓浓的热气,迅速地瀰散于这座高原之城的空气中。

毕业于银川师范油画系(现为宁夏大学)的蒋勇,是二○○三年进入拉萨先锋画派更堆群培的唯一宁夏画家。如今,在几位艺术家的不懈努力下,更堆群培已经成为拉萨最有影响的画家群体,在国际的知名度也急速上升,中央电视台的《探索.发现》关于一个西藏的节目就专门拍摄了蒋勇的“先进事迹”。

下午。八角街的更堆群培的阳光继续灿烂,空气里游荡着浓烈藏香的味道,和更堆群培画廊的故事从蒋勇那里滔滔不绝地讲出来,让我回忆起二○○一年蒋勇在某个凌晨从拉萨给我打来的第一个电话,在拉萨的一个公用电话亭,他高兴地向我喊着:我卖出了在拉萨的第一幅画!此后的二○○三年,蒋勇与拉萨出生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六位画家在八角街成立了更堆群培画廊。更堆群培,其实,应该是更墩群培,这位被蒋勇形容为西藏的“先锋派”,在更墩群培诞辰一百周年之际,为了纪念他的成就,成立了“更堆群培艺术家群体”,并在八角街的中心开办了更堆群培画廊。

在拉萨最集中的商业中心做画廊,风险之大可想而知。但更堆群培画廊却一直坚持到了现在,和她所属的画家们一起,成为来西藏的国内外媒体记者必须要采访的对象之一。

在八角街,更堆群培画廊是寂静的,在几家商铺的中间,只让出了一个狭窄的通道给更堆群培画廊,就是这个通道,在嘈杂的声音中,使西藏的当代艺术开始发出自己的声音。在不远的将来,人们提起西藏现代美术,不再只是潘世勋、陈丹青、韩书力等艺术家,而是开始有新的名字出现,这些画家里面,将有一位宁夏画家的名字。

正是蒋勇,使我向西藏又一位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逐渐靠近。他就是更堆群培。一位大地赤子。

提起西藏的现代美术,人们会想到潘世勋、陈丹青、韩书力等一长串汉族艺术家的名字,很少有人提起藏族艺术家的名字,大师级的人物更是凤毛麟角。

“除了我们这些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和七十年代的画家,更堆群培和安多强巴可以说是大师级的” ,更堆群培的一位画家告诉我。而目前还健在的西藏著名画家安多强巴,毕生都把更堆群培视为自己的良师益友和难得的知音。

在拉萨,人们都知道六世达赖仓央嘉措是一位离经叛道的“情歌圣手”,但西藏还有一位更具传奇色彩的奇僧──更堆群培,知道的人并不多。他是现代藏族史上集佛门奇僧、学术大师和启蒙思想家于一身的一代俊杰,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他传奇而坎坷令我们为之叹惋的经历,充满真知灼见的论著,文采飞扬的译作和辛辣讽刺的诗文,浪漫精湛的绘画,放射着夺目光彩的精湛的学术知识和闪烁着智慧的启蒙思想,他离经叛道的言行和放荡不羁的个性,至今仍为人们所津津乐道。更堆群培短暂的一生中,在历史、宗教、语言、文学、艺术、民俗、地理、考古、医学等方面都有着述,并有多部翻译作品,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文化遗产。

更堆群培出生于宁玛派世家,主要接受的是格鲁派的教育;他是佛门弟子,但是对基督教、伊斯兰教、印度教等,都有浓厚的兴趣;他既信仰佛教,又不迷信佛教;他是出家僧人,但是又不严守戒律;他学经辩经,又离经叛道,与市井平民交往甚密,一生中写下了许多不朽的诗篇。

同时,生长于热贡艺术之乡的更堆群培幼年时代就开始学习传统绘画,离开家乡到西藏后,曾有一段以绘画为生的经历。结识印度学者热乎拉之后,多次随同他考察藏印各地,沿途创作了大量速写和人物肖像。后来在与俄罗斯著名画家尼古拉.罗列赫之子乔治.罗列赫合作翻译藏族史学名著《青史》时,曾住在罗列赫家,在绘画方面受益,成为杰出的画家。更堆群培的绘画作品主要有唐卡、人物肖像、山川和名胜古迹速写以及装饰画等,但大部分在“文革”被毁,据说现在这些作品的临摹品保存在甘南。

走在八角街,竟然有些恍惚,仓央嘉措,更堆群培,这两个有点押韵的名字,在我们的心间刻下了难以泯灭的深刻印象,大昭寺前磕长头朝圣者继续着每天一成不变的动作,使我们不由想起更堆群培,他也会像我们一样,穿过八角街的巷子,为一些莫名的事情感慨不已吗。

翻看更堆群培的传记和作品,和阅读仓央嘉措的诗歌完全不同。仓央嘉措的诗歌彷彿和你一起在蓝天里自由地飞翔,更堆群培的作品却厚重犹如一位大地赤子,将你带入炙热的火焰里烘烤。

其实在西藏,对更堆群培的评价,藏族学者们至今存在着争议。主要是因为他作为高僧的“离经叛道”,而且写出了像《西藏欲经》这样的“黄色”书籍,更因为他过于关心政治且生活放荡不羁。至今,一些关于他的生平还有人这样小心地写道:“更墩群培是博学而略微放纵的僧人……”

但没有人会想到,在当时封闭、禁欲、保守、迷信、落后、思想禁锢的政教合一的西藏社会里,更堆群培以其非凡的胆识和超人的气魄,竟然敢于说出这样先知先觉的话,“如果毛泽东能在西藏彻底完成马克思主义的革命事业,那么对于新旧事物的更替将起巨大的作用。”意思是,只有彻底推翻西藏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才能实现祖国统一。

(摘自香港《大公报》)

(责编: 李元梅)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