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文史

专家:2012是中国藏学“根敦群培年”

刘舒凌 陈小愿 发布时间:2018-01-12 14:15:00来源: 中国新闻网

2013年是具传奇色彩的藏传佛教僧人根敦群培诞辰110周年。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研究员杜永彬表示,这位近代史上著名的学者、诗人、翻译家、历史学家、画家,正受到藏学界越来越多关注,并在今年掀起了一股学术热。

1903年生于今青海同仁县,1951年在拉萨辞世,根敦群培短暂的一生个性鲜明而丰满,许多理念直接触及人生、时代的种种根本问题;身后半个多世纪,他仍是海内外藏学界有争议的研究对象。

他是一位深受传统熏陶的佛教徒,4岁时被父母送至村里小寺学法,成年后辗转甘肃拉卜楞寺、拉萨哲蚌寺等名刹向大师修法习经。23岁时他对佛学的理解已获很高的评价,在拉卜楞寺大法会上被认定为当时最优秀的两名学僧之一。

杜永彬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说,根敦群培坚持以求真辨伪的态度面对历代大活佛对“五部大论”的注释,他对藏传佛教格鲁派的教义、教材有自己的独特见解,而这在格鲁派正统中不被允许。因此,根敦群培的直言不讳招致保守派僧人的嘲笑、攻击甚至殴打。

对于当时藏区社会制度、传统、规矩,他一生都不曾改变挑战的态度。对黑暗落后的政教合一制度,他更是予以无情抨击:“现在,在西藏,我们已把佛法和政治结合在一起。问题就出在这里。如果我们把糖和盐混合在一起,那怎么吃呢?”

“无论是加尔各答、尼泊尔、北京,还是雪域圣城拉萨,这些各方各地的人们,我看本性其实都一样。……贵族大人喜欢别人奉承自己,平常下人喜欢欺弄狡诈,现代人喜欢烟和酒,年轻人喜欢潇洒漂亮。犹如牛一般的我们人类,心灵之根怎么如此相似!”

上述浅白、不羁的话语,在20世纪上半叶许多追寻革新的藏族青年当中流传,影响他们对人生、对社会的思考。曾任中国藏学研究中心总干事的西藏历史专家多杰才旦1983年就提出:“根敦群培在藏族学术史和启蒙思想史上的地位和影响,相当于国学大师王国维和法国启蒙思想家伏尔泰。”

根敦群培还有一部世人评价不一的著作《欲经》。著名藏学家、现任中国藏学研究中心总干事拉巴平措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根敦群培在这部书中把佛学中的欲经和现代的性学结合起来,并全面展开论述,甚至把自己的亲身感受揉进其中,可说是开天辟地的。尤其他在一个男尊女卑观念和风俗十分突出的社会环境下坚定地宣扬男女平等,难能可贵,令人感动。

根敦群培著述丰富多元,但确立根敦群培学术大师地位的,却是一部未能完成的藏族史著《白史》。

在他之前,藏文史书不以人为研究对象,神学史观一直在藏族传统史学占据统治地位。上世纪30年代起应邀游学南亚的10余年间,他接触来自西方的科学和文明、了解现代学术规范,深刻感受到重新编撰一部藏族史书的必要。

通过研究敦煌吐蕃历史文书,四处拜师求教,到历史遗迹实地考察,根敦群培1945年满怀信心地开始着手编撰这部历史著作。遗憾的是直到他临终前仅完成松赞干布至芒松芒赞赞普时期的吐蕃史,但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张云评价其开创意义:《白史》只写人的历史,闭口不谈神秘,不再让读者坠入“虚幻”和“难以捉摸”的吐蕃历史迷雾。

让《白史》写作仅完成46页大纲的,是英印政府驻拉萨代表黎吉生和噶厦地方政府,前者唆使后者在1946年以“共产党特务”、“亲汉倾向”、“参与伪造、涂改百两藏钞”等罪名,将根敦群培投入暗牢;西藏和平解放后,大师获释,但终因身心备受摧残于1951年辞世。

让藏学界感念不已的还包括,根敦群培出于对英国侵略者炮制所谓“麦克马洪线”的憎恨,于1945年底回国途中乔装成香客,到中国藏南地区的门达旺和措那等处实地考察中印边境并绘制地图。拉巴平措在其文章中介绍,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时中国所主张的传统习惯线,证据链中的一环就是根敦群培所绘地图上标明的界线。

根敦群培遗留的丰厚思想正在得到系统的研究。2012年,中国藏学界的一股研究热将引领世人更客观地认识这位藏学大师,值得期待。

杜永彬介绍,今年北京西藏文化博物馆将举办“根敦群培生平学术展”;中国藏学出版社将出版“根敦群培书系”;第五届北京(国际)藏学研讨会专门开辟一个“根敦群培研究组”,交流了最新学术研究进展;此外,中国藏学研究中心今年立项的“现代藏族人文主义学术大师群体研究”课题中,根敦群培被列为先期研究的5位学术大师之一。

(责编: 李元梅)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