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文史

签订十七条协议

黄建鹏 发布时间:2018-03-14 11:09:00来源: 西藏人文地理

《十七条协议签订后毛主席接见西藏代表团》1951年5月24日 中南海怀仁堂 佚名摄

昌都战役之后,驻扎在康藏附近的藏军一夜之间全部丧失,拉萨上层社会惶恐不安,市井中谣言四起。美国和英国已明确拒绝噶厦政府要求军事援助以对付解放军的请求,印度政府也不再向噶厦提供军事上的支持和外交上的援助。就连当时在联合国代表中国的台湾国民党政权也同北京的中央政府一样宣布对西藏拥有主权。噶厦政府处在风雨飘摇之中。这时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哥哥当采活佛来到了拉萨,在青海塔尔寺做堪布的当采活佛极力向噶厦政府及达赖喇嘛宣传对中央政府的不信任。噶厦政府决定由噶厦、仲译钦莫帕拉和仲孜杰秘密赶制出一项达赖转移的计划,要把十四世达赖喇嘛转移到亚东去。

12月19日,西藏地方嘎厦政府再次召开官员大会,宣布将原西藏地方政府一分为二。由达赖喇嘛任命大堪布本珠仓⋅格桑扎西和孜本鲁康娃⋅泽旺绕登二人为司曹,代理摄政职务,堪穷土登绕央和台吉香卡娃⋅居美多吉为代理噶伦。让他们留在拉萨主持政务,组成“拉萨噶厦”。达赖喇嘛本人则率噶伦然巴、索康和四大仲译钦波、三个孜本(包括已在印度的孜本夏格巴⋅旺秋德丹)等30余名官员“外出”。20日凌晨,达赖喇嘛等人即改着普通人的行装,在一些武装人员的护卫下,离开拉萨,向亚东方向出走。

昌都解放以后,中国政府通过广播和印刷品向西藏人民进行宣传,人民解放军攻打昌都的目的并不是要占领卫藏地区,而是为了发动一场和平解放西藏的新战役,促使噶厦政府回到谈判桌前。12月27日,兼任中共昌都工委书记的王其梅和副书记惠毅然、平措旺阶等,在昌都召集该地区上层人士百余人开会,讨论成立解放委员会。经过5天的酝酿、协商,昌都解放委员会成立,一致选举王其梅为主任,在进军和解放昌都时作出贡献及在当地有较大影响的昌都寺大活佛帕巴拉⋅格列朗杰、阿沛⋅阿旺晋美、察雅寺大活佛罗登协饶、德格土司降央伯姆(女)、德格色.格桑旺堆、平措旺阶、帮达多吉、惠毅然等人被选为副主任。该委员会是在共产党领导下联合当地上层人士建立的、带有政权性质的协商办事机构,直接接受西南军政委员会和政务院的领导。昌都放委员会成立后,除负责维持当地社会秩序外,其主要任务就是争取和平解放全西藏,继续支援解放军向西藏的腹地和边境进军。

12月27日,在达赖喇嘛等人即将抵达亚东时,拉萨噶厦以达赖喇嘛的名义,给王其梅和十八军第52师师长吴忠写了一封信,信中说:“根据昌都总管噶伦阿沛及其下属的报告,此处(指拉萨)已派出和谈办事人员。”接着拉萨噶厦派堪穷土登列门和第二代本(团长)桑颇⋅登增顿珠去昌都,协同阿沛与解放军谈判。他们虽然派出了和谈代表,但和达扎等1949年11月决定派夏格巴、旺秋德丹等赴北京表示“独立”时的出发点一样,其亲帝分裂主义的实质,并没有任何根本性的变化。

《十七条协议签订后,张国华与阿沛回到昌都》1951年7月18日 袁克忠摄

《十八军后方部队陈明义、白键、何雨农的合影》1953年 昌都 蓝志贵摄(首次发表)

实际上,噶厦政府当时的目的是回避和拖延同中央政府的谈判,另外打的算盘是争取得到美国和英国的支持。

达赖一行于1951年1月2日抵达亚东,在那里组成“亚东嘎厦”。1951年1月7日,“亚东嘎厦”组织会议讨论达赖流亡国外的得失利弊及是否与中央政府进行谈判。会议中要求有在国外生活经历的官员汇报他们与美、英、印官员打交道的情况,当时多位藏族官员对英国、印度不向他们提供帮助进行了声讨,大多数与会者赞成同中央政府进行谈判。“亚东嘎厦”当即派人前往德里,同中国驻印度大使商讨谈判地点,并争取中央政府同意从亚东再增派几名谈判代表。中国驻印度大使袁仲贤与他们见面后,坚持谈判地点在北京而不能在昌都和拉萨。表,中贤大使还承诺在谈判期间,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停止军事行动,并会优待藏军俘虏,同时同意噶厦政府从亚东派两名以上官员经海路前往北京。

1951年3月下旬,西藏地方政府和谈代表阿沛⋅阿旺晋美、土登列门、桑颇⋅登增顿珠在西藏工委委员、第十八军政治部民运部部长平措旺阶和西藏工委办公厅主任乐于泓的陪同下,从昌都出发赴京。阿沛一行经重庆、西安于4月22日抵达北京。周恩来总理、郭沫若副总理前往北京火车站迎接。另一路由亚东出发经印度到北京的两名西藏地方政府谈判代表凯墨.索安旺堆和土丹旦达在中国驻印度大使馆参赞申健的陪同下,经由香港于4月27日到达北京,受到朱德总司令、周恩来总理的欢迎。4月2 8日,周恩来总理和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李济深、副总理陈云、黄炎培宴请西藏和谈代表,对他们来京和谈表示欢迎,并宣布中央人民政府任命中央民委主任李维汉为首席代表,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张经武、第十八军军长张国华、西南军政委员会秘书长孙志远为代表,将由他们4人与西藏代表谈判。此外,班禅大师是西藏公认的重要领袖人物,也有了解和协助西藏地方政府和中央和谈工作的权利和责任,十世班禅大师一行,也在范明等人陪同下于4月底从青海到达了北京。

4月29日,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的谈判,在北京市军管会的交际厅举行,双方就谈判程序、步骤等问题进行协商,听取阿沛⋅阿旺晋美等代表的意见,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李维汉说:“我们是一家人,谈判可以不拘形式,什么意见都可以说,大家商量把事情办好。”4月30日,第二轮谈判,双方讨论解放西藏十条公约。5月1日,中央人民政府邀请西藏和谈代表团以及班禅参加观礼,阿沛⋅阿旺晋美和班禅额尔德尼一同登上天安门城楼,受到了毛主席的接见。5月2日,进行第三轮谈判,主要是讨论人民解放军进驻西藏的问题,这个问题是整个谈判的核心所在。5月7日,第四轮谈判开始,中央代表团就进军人数、驻地、供应以及藏军改编等问题作了说明。5月20日,又进行了一些枝节问题上的谈判,很快达成协议。李维汉草拟了十七条协议的全文,并由毛主席亲自审阅,5月21日,最后一轮谈判举行,李维汉高兴地说,在座的各位为西藏人民、全国人民做了一件有益的事情,这些文件的效果愈向前走,愈可以看得出来。西藏民族从此以后就要发生不同的变化,你们对西藏的历史写了一个划时代的东西。

《十七条协议签订的消息传到了十八军军部》1951年5月 甘孜 佚名摄(首次发表)

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在北京中南海勤政殿正式签署。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朱德、李济深和政务院副总理陈云主持,董必武、郭沫若、黄炎培、陈叔通、聂荣臻、彭真等领导人参加签字仪式。参加签字仪式的还有班禅代表拉敏.益西楚臣、詹东-计晋美等。中央人民政府全权代表李维汉、张经武、张国华、孙志远和西藏地方政府全权代表阿沛.阿旺晋美、凯墨⋅索安旺堆、土丹旦达、土登列门、桑颇.登增顿珠都在协议上签字盖章。李维汉和阿沛在签字仪式上致词,朱德总司令讲了话。

5月24日,毛主席在中南海怀仁堂接见参加和平谈判的西藏代表团,晚上举行盛大宴会,庆祝协议的签订。

5月28日,《人民日报》报道了和谈经过,并用藏、汉两种文字刊登了协议的全文。《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由前言和17项条文组成。因有17项条文,后来常被简称为“十七条协议”。协议的全文如下:

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

西藏民族是中国境内具有悠久历史的民族之一,与其他许多民族一样,在伟大祖国的创造与发展过程中,尽了自己的光荣的责任。但在近百余年来,帝国主义势力侵入了中国,因此也就侵入了西藏地区,并进行了各种的欺骗和挑拨。国民党反动政府对于西藏民族,则和以前的反动政府一样,继续行使其民族压迫和民族离间的政策,致使西藏民族内部发生了分裂和不团结。而西藏地方政府对于帝国主义的欺骗和挑拨没有加以反对,对伟大的祖国采取了非爱国主义的态度。这些情况使西藏民族和西藏人民陷于奴役和痛苦的深渊。一九四九年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在全国范围内取得了基本的胜利,打倒了各民族的共同的内部敌人——国民党反动政府,驱逐了各民族的共同的外部敌人——帝国主义侵略势力。在此基础之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央人民政府宣布成立。中央人民政府依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通过的共同纲领,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各民族一律平等,实行团结互助,反对帝国主义和各民族内部的人民公敌,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为各民族友爱合作的大家庭。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各民族的大家庭之内,各少数民族聚居的地区实行民族的区域自治,各少数民族均有发展其自己的语言文字,保持或改革其风俗习惯及宗教信仰的自由,中央人民政府则帮助各少数民族发展其政治、经济和文化教育的建设事业。自此以后,国内各民族除西藏及台湾区域外,均已获得解放。在中央人民政府统一领导和各上级人民政府直接领导之下,各少数民族均已充分享受民族平等的权利,并已经实行或正在实行民族的区域自治。为了顺利地清除帝国主义侵略势力在西藏的影响,完成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和主权的统一,保卫国防,使西藏民族和西藏人民获得解放,回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大家庭中来,与国内其他各民族享受同样的民族平等的权利,发展其政治、经济、文化教育事业,中央人民政府于命令人民解放军进军西藏之际,通知西藏地方政府派遣代表来中央举行谈判,以便订立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一九五一年四月下旬西藏地方政府的全权代表到达北京。中央人民政府当即指派全权代表和西藏地方政府的全权代表于友好的基础上举行了谈判。谈判结果,双方同意成立本协议,并保证其付诸实行。

一、西藏人民团结起来,驱逐帝国主义侵略势力出西藏,西藏人民回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祖国大家庭中来。

二、西藏地方政府积极协助人民解放军进入西藏,巩固国防。

三、根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的民族政策,在中央人民政府统一领导之下.西藏人民有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的权利。

四、对于西藏的现行政治制度,中央不予变更。达赖喇嘛的固有地位及职权,中央亦不予变更。各级官员照常供职。

五、班禅额尔德尼的固有地位及职权,应予维持。

六、达赖喇嘛和班禅额尔德尼的固有地位及职权,系指十三世达赖喇嘛与九世班禅额尔德尼彼此和好相处时的地位及职权。

七、实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规定的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尊重西藏人民的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保护喇嘛寺庙。寺庙的收入,中央不予变更。

八、西藏军队逐步改编为人民解放军,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武装的一部分。

九、依据西藏的实际情况,逐步发展西藏民族的语言、文字和学校教育。

十、依据西藏的实际情况,逐步发展西藏的农牧工商业,改善人民生活。

十一、有关西藏的各项改革事宜,中央不加强迫。西藏地方政府应自动进行改革,人民提出改革要求时,得采取与西藏领导人员协商的方法解决之。

十二、过去亲帝国主义和亲国民党的官员,只要坚决脱离与帝国主义和国民党的关系,不进行破坏和反抗,仍可继续供职,不究既往。

十三、进入西藏的人民解放军遵守上列各项政策,同时买卖公平,不妄取人民一针一线。

十四、中央人民政府统一处理西藏地区的一切涉外事宜,并在平等、互利和互相尊重领土主权的基础上,与邻邦和平相处,建立和发展公平的通商贸易关系。

十五、为保证本协议之执行,中央人民政府在西藏设立军政委员会和军区司令部,除中央人民政府派去的人员外,尽量吸收西藏地方人员参加工作。

参加军政委员会的西藏地方人员,得包括西藏地方政府及各地区、各主要寺庙的爱国分子,由中央人民政府指定的代表与有关各方面协商提出名单,报请中央人民政府任命。

十六、军政委员会、军区司令部及入藏人民解放军所需经费,由中央人民政府供给。西藏地方政府应协助人民解放军购买和运输粮株及其他日用品。

十七、本协议于签字盖章后立即生效。

《中央驻藏代表张经武》1959年拉萨 蓝志贵摄

《十七条协议》签订后,西藏地方政府代表团于1951年6月初分成两路离开北京。一路是凯墨、土丹旦达、桑颇等经印度返藏,先行向达赖喇嘛和“亚东噶厦”作口头汇报。另一路是阿沛⋅阿旺晋美、土登列门等离京前往武汉,转而从武汉乘飞机到重庆,后由重庆到达甘孜,在甘孜等候张国华。张国华于6月17日由北京经重庆返回甘孜。阿沛随张国华、谭冠三一行于7月18日到达昌都。

《十七条协议》正式公布以后,受到全国人民的拥护和欢迎,内地很多大城市举行了游行集会。驻守在甘孜的广大十八军官兵听到消息后非常高兴,集会庆祝《十七条协议》的签订。1951年6月1日,班禅额尔德尼致电毛泽东主席表示真诚拥护协议。

为了贯彻和执行协议,中央决定派张经武作为中央人民政府赴藏代表,去完成督促协议贯彻执行,宣传共产党的政策,与西藏上层人士进行联系和沟通。

1951年6月13日,张经武与乐于泓等随行人员和西藏地方政府和谈代表凯墨⋅索安旺堆、土丹达旦和桑颇登增顿珠一道,从北京飞往广州绕道香港、印度加尔各答、噶伦堡、锡金甘托克,翻越喜马拉雅山的乃堆拉山口,于7月14日,到达亚东。7月16日,与达赖喇嘛及噶厦政府官员见面。张经武向达赖喇嘛递交了毛泽东主席的亲笔信,阐述了共产党的民族政策、宗教政策。7月20日,西藏地方政府发电报给中央人民政府民族事务委员会,向毛主席报称张代表与达赖的会面含有亲密的友谊,甚谢。并说现已决定于藏历5月18日(1951年7月21日)离开亚东返藏。抵拉萨后,等候噶伦阿沛⋅阿旺晋美来接受协议正本,然后即召开全体大会,研究后即致电中央人民政府。十四世达赖喇嘛于1951年8月17日自亚东返回拉萨。

7月22日,张经武离开亚东,8月8日抵达拉萨,投入到西藏上层人士的统战工作中,广泛拜访西藏地方政府主要官员,及三大寺堪布,宣传协议精神,解释中央民族政策和宗教政策。8月10日,张经武向中央报告了抵达拉萨的情况及工作计划。中央对张经武的工作还提出了一些具体建议。

9月28日,张经武带着毛泽东主席送给达赖的礼品20余件来到罗布林卡,面见达赖。达赖接受毛主席的礼物,并向毛主席像致敬。10月24日,达赖以西藏地方政府和他个人的名义向毛主席致电拥护《十七条协议》。

(责编: 李元梅)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十七条协议是如何签订的?

    58年前,中央人民政府代表与西藏地方政府代表签订了《中央人民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这个协议,作为中国严肃的法律文件,永远载入了历史史册。[详细]
  • 我所经历的西藏和平解放

    1924年我出生于青海安多藏区,1951年28岁的我,有幸作为一个工作人员经历了“十七条协议”签定并得到以达赖喇嘛为首的西藏地方政府的拥护,西藏实现和平解放的全部过程。[详细]
  • 和平解放西藏始末

    西藏的和平解放,标志着新生的中国,在民族关系史上揭开了崭新的一页。[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