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宗教

横断山峡谷里的木里大寺

宋明 发布时间:2018-02-06 13:42:00来源: 中国西藏


木里土司像 洛克摄于20世纪20代年

  初识木里寺

  木里藏族自治县的木里大寺在康区一带很有名气,木里寺位于重重叠叠的大山深处,外面的人对其了解不多。即便是生在凉山长在凉山的我,对木里寺也知之甚少。

  去年我有机会前往木里大寺,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木里寺建在很陡的半山坡上,而且大寺周围美丽富饶。

  在大寺下3公里的地方,是瓦厂区工委,这里远离木里县城120公里,在大山里的一个半坡上,没有多少房子,却是木里县城之外最繁华的地方。这是因为解放前木里寺是当地的政治文化宗教中心,解放初期木里县委县政府就设在这里。现在大寺还是当地藏传佛教中心,依然人气很旺。

  我们乘坐的公共汽车一到瓦厂的街上,许多人都站起来看,不少人还围了上来。路边一些外地人在这里做生意,主要是百货针织类的居多,有几个摊位卖菜,有一两个摊位卖肉,街上许多喇嘛在走着,他们绛红色的僧袍,让我这个初来者眼前一亮。

  住在邮电招待所里,只见一个喇嘛在火塘边津津有味地玩着玩具手机,邮政局里的那一部时断时续的电话机,整天有人在大喊大叫。没有想到在这深山里还有一些摩托车,没有看见有加油站,可是一些小门市却在出售汽油。在靠近瓦厂区的公路旁,还有摩托车的横幅广告,让人感到其实世界很小。

  第二天,早先认识的区工委秘书许朝清让女儿和其他几个孩子带我去大寺,孩子们分别是蒙古族、纳西族和藏族,到大寺的山路真陡,走得我们气喘。我们走的是一条近捷的小路,不过还在公路上走了一段,旁边驶过一辆吉普车,孩子们说大寺通汽车,这路就是到大寺的路。快到大寺时,看到一些藏族村民在修公路。我问他们,一天工钱是多少。他们说15元。一路上可见坡下有许多人家,对面陡峭的山下也有许多人家,看不清,因为当时正是雨季,峡谷里飘着雾,到处都时隐时现的。

  在沟中我们先来到一个经堂,孩子们都在清冽的溪边净了手,这好像是他们的习俗,到经堂里去转了经,出来继续爬坡,一会儿就望见了久负盛名的大寺。大寺位于坡上,外型与其他藏区寺庙区别不大,但是在川滇边境上真算得上高大雄伟。寺周围开着许多的花儿,有野花也有寺里种植的花,让这座庄严佛寺灿烂了许多。孩子们说这花不能碰,寺庙的花,在孩子的眼中也很神圣。

  寺前有几个小喇嘛,估计就是十二三岁,坐在围墙上看我们一行人。到了寺里,一个青年喇嘛领我们前行,进入大寺的正殿,在红柱与华丽的彩幔间,有一个很讲究的法座,喇嘛告诉我们那是本寺十世活佛的宝座。正殿是一个二楼一底的宏伟建筑,很华丽,我们走过的地方没有其他外人,只有一个老喇嘛在敲鼓念经,寺里很清静。

  在我眼里,曾经是木里政治宗教中心的木里大寺己经不在,土司也从这个寺庙里消失,寺周围的奴隶变成了木里藏区的主人,今天木里大寺仅是当地藏传佛教的中心。据说原寺是仿照西藏三大寺修建的,原木里大寺在“文革”中被毁坏,现在的寺是1983年恢复,1987年重修的,现有喇嘛53人,占地面积140多亩。大寺无论规模、喇嘛均比以往小得多,这是今天新的木里大寺。

  孩子们领我到一个喇嘛僧舍里去,原来上山之前,老许就买了肉和菜让孩子带着上山,我们就到了这个被小女孩称作舅舅的喇嘛屋中。这是一间很小的房间,里面有一个火塘,一张床,一张桌,墙上有木板放置着一些生活物品。屋里东西不多。喇嘛已开始做饭。

  这位年轻的喇嘛是个蒙古族人,家在离这里七八十公里远的屋脚蒙古族乡,出家己10多年了。他不苟言笑,只是默默地做着饭,还切了些奶渣给我吃。屋外的许多喇嘛有的在砍柴,有的在玩耍,还有的好像在摔跤,并不大声说话,有些肃穆。我绕转一周,看了他们居住环境,在这一排排的房里,小间小间的,他们就在里面自己念经、做饭、睡觉。

  吃了饭,我看见有一些人来寺里朝拜,在寺旁的小卖部买了哈达,到寺里敬献。据说因为这段时间是雨季,又是农忙,寺里也没有什么佛教和法事活动,所以到寺里朝佛的人并不多。据说在几个庆典时间里,这里很热闹。特别是藏历十月二十五日的燃灯节,是这里一年一度最热闹最盛大活动,来到这里的群众不下3000人。

  寺下识喇嘛

  我在陡峭的寺下的藏家里住了两晚,那家正在举行乔迁新居庆典,热闹非凡。建筑色彩深红,间以黄色等鲜艳色彩,成为瓦厂民居特色。同在一个县,与水洛藏家明显不同,不仅色彩图案有异,建筑风格也是差异较大,这里是以土木为主,水洛是以土石为主砌成的楼房。

  这个藏家离大寺不远,大寺在上方,不过在这里看不见,只能感到这里离大寺很近,走小路大约几十分钟就到,公路则要几公里。来做祭祀活动的老人是寺里还俗的喇嘛,他一直在念诵经文,祝福主人家乔迁。庆典那天,我对大寺的喇嘛有了新的认识。这是因为家里来了一个老喇嘛,据说是主人的舅舅,喇嘛孙女辈的姑娘无拘束地与老人开玩笑,老喇嘛脸上绽开笑容,看得出老人心里很偷快。

  下午又来了一个小伙子,大约20多岁,人们告诉我他也是寺里的喇嘛,只是没有着僧人服装,只穿一身很随意的衣服,腰里和许多当地人一样别着藏刀。小伙子告诉我他在寺里开小车,到过外面的许多地方。说到外面,他有些兴奋,不仅讲给我听,更有意讲给屋子里的人听。他特别活跃,晚上家里跳藏舞,他可是主角,一会儿拉这个跳,一会儿拉那个跳,显得兴头十足,外人根本看不出他是个喇嘛。其实喇嘛也是人,也是有着欢乐和苦恼。那一晚他们跳得很晚了才散,我因为喝醉了,就先睡,他们却继续快乐地跳着。第二天一早,我醒来时,年轻的喇嘛己经爬上坡回寺里去了,说是忙着回寺里念早经。

  当我离开这个藏家的时候,峡谷里起了雾,走在这半山的公路上,前面几米都不大看得见,山下是雾,山上也是雾,路两旁偶有藏家房子从雾中显出。木里大寺不见了,隐在阵阵雾中,让人觉得十分神秘。

  现在的大寺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重修的,已经没有了以前的雄伟气势,但依然是藏传佛教的一个重要寺庙。

  大寺由来

  木里寺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寺庙,在四川木里藏族自治县桃巴乡。木里,藏语“米里”的变音,意为“地处理塘边缘”。该寺始建于清初,据传,先前为一小经堂,曾因故被毁,后为木里大喇嘛松登桑波主持重建,历时12载,清顺治十七年(1660)建成。寺庙为方堡式建筑,四周由高大的白墙包围,开有东西南北四门。其中心建筑是四楼一底的大经堂和土司衙署。经堂可容上千人围坐诵经,大殿高20余米,藏有一活佛的金钵式铜塔一座、法身一具。经堂西侧为二楼一底的伏魔殿,东侧为四楼一底的观音殿,各殿楼房及衙署各层房间与数百间各成院落的僧房相连,布局严谨,错落有致。寺内供有无量寿佛、弥勒佛、文殊菩萨、观音菩萨、宗喀巴等塑像,有高10多米的甲瓦强巴佛像及各类文物,民主改革前该寺实际上是木里土司、贵族八尔家的家庙,土司集政教大权于一身。

  现在的木里活佛是第十世活佛,第一世活佛曲杰桑杰1580年到木里,据说是昌都人,是第三世达赖喇嘛的徒弟。他留在木里一带传教,并兴建了瓦尔寨。

  寺庙管理委员会的负责人扎西对我讲起了大寺的历史,他告诉我,希尔顿书里的香格里拉的原型其实应是在木里大寺。

  希尔顿所著的《消失的地平线》里描写的喇嘛寺,与洛克当年描写木里大寺几乎一致,喇嘛寺处在深山陡峭的半山坡上,当地多民族聚居的峡谷里,盛产黄金……上海科学出版社出版的《消失的地平线》中,有一段这样记述道:“洛克镜头中的木里王宫,处于一片空谷中,宁静而从容。希尔顿构思香格里拉时,从这些照片中吸取了描绘空谷居民的灵感。洛克写道:‘由于大部分领地都是山区,可以耕种的田地极少。大约有22000名谦卑的臣民。木里是由340间房屋组成的喇嘛寺庙,有700个喇嘛。其他相距几座山的地方还有两座喇嘛寺,木里王在这3处寺庙轮流居住,每个地方住1年。木里的喇嘛信奉藏传佛教的黄教。’‘不久,木里王拿出一些发黄的旧照片,照片上有华盛顿白宫的一个餐厅,还有英国的城堡,挪威海湾,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啤酒馆。’‘木里王国盛产黄金,使他们有资金采购外界的物品,他们对西方生活的某些方面有所了解。’洛克笔下的一切,都让希尔顿着迷,他笔下的香格里拉几乎克隆了洛克笔下的木里王国。”

  洛克文章里的木里大寺

  曾经几次去过木里寺的美国人洛克,在自己的文章里是这样记述的:“木里喇嘛属于西藏改革教会的黄教派,他们穿的长袍都是黄色的,但是,这个教派的标志是黄色僧帽。通常若一家有五个男性成员,则必有二至三人当喇嘛;若一家有三子者,则两人入寺为僧;第三个儿子通常有几个老婆,以便使香火得以延续。喇嘛王的高位是世袭的。继承人总是从亡故者的弟弟和侄子中挑选。主事喇嘛叫格瓦尔坡或者叫土司。他虽然也被授予了教士的全权,但他的主要精力是管理各阶层的喇嘛和司法。寺庙里最高尊位是活佛。这个王国的第二号大官恐怕要算喇嘛司库,他是仅次于活佛的贵族官员。

  “在与汉族交往时,木里土司得到批准,与东南70英里处盐源的官吏磋商,或者与东边90英里处的宁远府交涉,平时不会理睬那些汉族官吏。不过汉族官吏们非常希望自己并不稳定的地位不受任何骚扰,因此,喇嘛土司也就有力地巩固了自己的势力。”

  “土司有三十六岁,身高六英尺二英寸,穿一双精制的西藏鹿皮马靴,身躯臃肿,脑袋很大,大腮骨,低额头,他的肌肉松驰无力,看来他缺乏锻炼,又不曾劳动过。他的态度端正、和蔼、笑容可掬、言谈得体、举止优雅。他穿一件红色宽松的长袍,一只胳臂露在外面;在束腰的紧身衣下面,是金银丝浮花锦缎汗衣,左手腕上挂着一串念珠。我首先开口说话。我说,我听说过许多对迷人的木里的夸耀和对慈善的土司的颂扬,我很早就想访问他了。他回答说,木里是一个贫穷的地方。我从遥远的美国来访问他,他感到不胜荣幸,因为我是第一个到这里来的外国人。我怀疑是否直到那时土司才知道早已经发现了美洲新大陆。他一点也不知道有海洋存在。他或许认为所有的陆地都是连着的,因为他问能否骑马从木里一直走到华盛顿,还问华盛顿是不是离德国很近?在对话的间隙中,他与总管耳语了几句,但眼睛一直盯着我。窘迫的师爷合着手,躬着身子翻译了一个最令人震惊的问题:‘白人还在打仗吗?他们还没安定下来吗?’接着他又问我,中国是皇帝管,还是总统管?一会儿之后,总管拿来一部幻灯机和一些褪色的图片。很明显土司认为这是满足他的好奇心的极好机会。他们把照片一张一张地递给我看。我只好从卡片的英文标题给他们解释每张图片代表什么。第一张图片是美国华盛顿的一家餐厅。其余的是从英国的温莎城堡到挪威海岸的海湾和海峡的图片,最后几张是德国战前啤酒园里的一群快活的人。”

  大寺在今天的影响

  因为木里第一世活佛松赞嘉错为达赖三世的师弟,故该寺在西藏地位甚高,在康藏地区有广泛的影响。这座黄教寺庙,属香根活佛,辖三个大寺十八个小寺,就是今天云南永宁的扎美寺当年也属木里大寺管辖。木里寺是横断山里藏传佛寺群的中心,而且这个地方是多民族杂居,藏传佛教在这样一个多民族环境中,与其他地方的藏寺不同,有其特殊性。它与汉地佛教、彝族、苗族、傈僳族的原始宗教、纳西族的东巴教密切接触,相互交融,形成了木里独特的宗教环境。当年洛克多次深入该寺,或许就是木里的许多神秘之处让他着迷不已,从而一次又一次地前来,他对中国藏区的印象最深刻的地方是木里。今天神秘的木里也越来越引起外界的重视。

(责编: 李元梅)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后藏寺庙巡礼

    日喀则地区的寺庙众多,建筑风格各异,寺庙内遗存颇多的文物珍品。[详细]
  • 草原上的棒托寺

    W020171218572743892121.jpg
    棒托寺坐落在阿坝州壤塘县茸木达乡则曲河畔,距县城32公里。棒托寺藏语意为“草坝上的寺庙”,顾名思义寺庙周围山青水秀,鸟语花香,古刹经幡猎猎,香客络绎不绝。[详细]
  • 雕梁画栋塔尔寺

    中国是一个建筑古国,也是一个建筑大国,建筑文化是中华文明的一部分。塔尔寺——藏传佛教的圣地,以其独特的建筑风格及蕴含其中的文化内涵吸引着成千上万的香客游人,与旅游文化结下了不解之缘。[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