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宗教

走近活佛的世界

沈阳 发布时间:2018-02-07 10:14:00来源: 中国西藏

  活佛,是在青藏高原这块散发着独特文化气息的土地上产生和存在的一个群体。由于颇有些神秘色彩,在这个群体之外的人,始终与他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想深入到他们的世界是不大容易的。正如我,虽然在西藏工作了十几年,也曾接触过藏传佛教不少的活佛和高僧大德,但从来没有真切地触及他们的学修和日常生活。终于有这样一次机缘,让我与来自西藏、四川、青海、甘肃、云南的31位活佛、堪布、经师共同学习、生活了20多天。我想记下和他们在一起的日子,但感觉也只是初步走近了他们的世界。

  有缘相牵,喜聚江南

  2001年9月6日,是读书班学员报到的日子。5点多钟,第一批学员青海8位活佛乘坐火车自西宁到达南京。或许是初到江南的兴奋,或许是见到我们如见亲人,大家毫无倦意,放下行李,就在玄武湖畔散起步来,大口呼吸着长江岸边湿润的空气。近6点,云南4位学员到达南京,因坐了58个小时的火车,他们看来有些疲惫。在站前,只见两位学员相互拥抱在一起。原来,青海玉树公保寺的才旺活佛和云南迪庆松赞林寺的崩主活佛是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的同学,去年刚刚毕业,想不到这么短的时间又再次重逢。随后,甘肃的4位学员乘车到达南京;下午2时,西藏7位学员和四川7位活佛不约而同,乘坐同一架飞机抵达南京禄口国际机场。

  在南京,我们住在新纪元大酒店,三星级,服务很好,对我们来自各个藏区的活佛更是格外关照。到 达的当天晚上,酒店准备的淮扬菜太过精细,量也稍小了点,加之大家路途劳顿,胃口极好,有些供不应求,很快被一扫而光。这样,我们不得不给酒店提点改进意见了。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学员们参观了签订丧权辱国的《南京条约》的所在地静海寺、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中山陵、南京长江大桥、扬州瘦西湖等。在科技馆,活佛们对力学、声学、光学、火山、地震等的基本原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因为很少接触这些东西,又可以自己动手操作,大家更是玩性十足。在一杆测量体重的大秤上,班里两个胖活佛较上了劲。结果,青海班玛县多智钦寺龙洋多吉活佛是129公斤,西藏昌都左字寺的吉仲·旦白江村活佛最后以137公斤胜出。就这样,学员们逐渐完成了从高原到低地的适应过程。同时,来自不同地区,操着不同的藏语方言,分属藏传佛教格鲁派、噶举派、宁玛派、萨迦派、觉囊派和本教六个教派的活佛、堪布、经师们也彼此认识和熟悉,开始了一段不同寻常的学习生活。

  放宽视界,勤学精进

  近代以来,汉传佛教一大批学者和佛教徒致力于从事振兴和弘扬佛教 的事业,佛教界不断适应时代的发展变化,自觉进行调整和变革,使佛教产生了新的气象。我们这次学习参观的江苏和上海等地则始终处在这个活动的中心。

  为了学习、交流和借鉴经验,活佛们先后参观了南京灵谷寺、扬州大明寺、镇江金山寺、苏州西园寺、无锡祥符寺和上海龙华寺、玉佛寺。这些古寺名刹在佛教界都有着广泛的影响。名不虚传,照诚、觉醒、能修、普仁等新一代佛教界代表人士的创新意识、先进的管理经验、严谨的修学方式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扬州大明寺,寺院管理井然有序,寺院建设适度大方,四方香客络绎不绝。苏州西园寺仍然保持了过去的古典园林风格,寺园结合,让活佛们流连驻足。戒幢佛学研究所学风谨严,硕果累累;图书馆馆藏繁多,服务规范;档案馆井井有条,资料丰富。龙华古寺和玉佛禅寺更是紧跟时代步伐,三学并重,佛法宣流,焕发出新的活力和生机。

  学习和参观对活佛们启发很大。青海省民和县才旦寺的活佛才旦堪布正在中国人民大学读研究生。他说,看到内地佛教界的新气象,很受冲击,藏传佛教界有许多的东西需要进行新的认识,必须对藏传佛教的佛学理论、修行实践和组织制度等,赋予时代特征和内涵,进行创新和改造,积极探索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途径。作为新转世活佛,我们负有重要责任。

  在参观西园寺时,当下就有一位活佛表示,回去后第一件事就是建一个图书室,既服务寺庙僧人,提高僧人素质,也方便当地群众。这是我们读书班第一个实实在在的成果。

  活佛世界,一样精彩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走出高原的活佛们来到祖国改革开放的前沿,来到经济社会发展迅速的沿海地区,感到了一种舒展和愉快。无论是在烟波浩淼的太湖,在小桥流水的江南古镇,还是在繁华绚丽的上海大都市,大家都放松自己的心智,每个人都展现出自己的个性,使我们看到了活佛们生动的一面。

  青海共和县的当家更桑白玛南杰活佛汉语说的一般,我的藏语更不及格,而且只会几句拉萨话,交流起来有点困难。在最初的几天里,当家活佛一见面就教我“乔德姆”,安多藏“你好”的意思。几天下来,每天早上我也可以用“乔德姆”和大家打招呼了。

  四川理塘寺的洛绒登巴活佛毕业于西藏大学,现在是中学的高级教师。他的汉语说的很棒,不仅随时随地可以作翻译,而且还成为我们这个团为一些内地朋友讲解西藏文化的发言人。

  雍和宫的管家嘉木样·宁杰,蒙古族,是一个狂热的足球迷。在学习期间,正是中国足球队为圆梦44年冲出亚洲的关键时刻,自然比赛是一场不错过,而且还从理论和实践上分析中国队的得失利弊。从恶战卡塔尔的提心吊胆,到胜乌孜别克斯坦的神清气爽,真是喇嘛也为足球狂。云南的崩主活佛初到苏州时,神情有些忧郁,原来是严重的糖尿病和骨质增生困扰着他。后来我们安排他看了中医,医生的治疗方法竟与他的想法不谋而合,他在回来的路上就格外开心。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对我们说,“药起作用了!”

  18岁的登德夺基,来自四川阿坝州确尔基寺,是我们这个班上最年轻的一个活佛。他有时表现的很文静,有时表现的很羞涩,有时又表现的很顽皮。我听说他被认定为活佛后,小学还没毕业就进了寺庙,就对他说今后有机会要注意学习,他认真而又调皮地笑了,用浓重的四川话说“好,要得。”

  在宿舍里,在旅行中,在餐桌上,在听演讲时,活佛们似乎暂时离开了凝重的寺庙,游离了活佛的身份,还原到了一个普通人。或许正如佛经中言:“是故有智者,不应著有无。”有相无相,其实并无分别。

  达扎活佛,生日快乐

 

  据我所知,过去一般的藏族百姓是不记生日、不过生日的。但在阿坝地区的一些地方却有这样一句谚语:“不负责任的父母不记得儿女的生日,不懂孝敬的儿女不记得父母的祭日”。这是若尔盖县达扎寺杂让托布旦拉西降措活佛告诉我的。在学习期间的9月14日(农历7月27日),正是达扎活佛的生日。

  达扎活佛是达扎寺两大活佛之一,是一位有较高佛学造诣、寺庙管理有方、具有时代意识而又温文尔雅的活佛。他给我看了一沓达扎寺庙的照片,寺庙规模虽然不是很大,但错落有致,井井有条;僧人不是很多,但学经、修行谨严;宗教神舞古老神秘,当地群众虔诚信仰。在达扎活佛的办公室里,摆放着电脑和大量的书籍,在达扎活佛的名片上,印着他的电子信箱。

  为活佛过生日是读书班的一件大喜事。头一天,我就为达扎活佛定做了生日蛋糕。当大家陆陆续续来到食堂时,方才发现这天有这样一个秘密和重要活动。30多位学员一起唱起了“生日快乐”歌,为达扎活佛祝福。同时,也为了美好的未来,为了大家共同拥有的这段值得记忆的日子放声歌唱。

(责编: 李元梅)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松谋活佛

    W020171218577384393295.jpg
    活佛,活在人间的佛,济世救人,深受藏民族的无比崇敬。[详细]
  • 从活佛到教授的不凡历程

    父亲从一个西藏活佛到高等院校的教授、学者,乃至成为一名世人皆知的雪域智者,是民族的骄傲, 也是我们子女的骄傲。[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