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宗教

刚坚活佛和他的密宗自疗法

卓玛央宗 发布时间:2018-02-07 11:11:00来源: 中国西藏

  留着胳腮胡子的活佛

  很多年以前,在尼泊尔我认识了旅居意大利的刚坚活佛(全名为刚坚·洛桑土旦·赤列雅培),他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在欧洲较有影响的活佛之一。他精通佛教密宗和藏医,致力于藏传佛教和藏医的推广宣传和藏族传统文化交流活动,特别是世界和平和保护环境、非正规教育、慈善救济事业等,足迹踏遍世界30多个国家和地区,留下了许多传奇的故事,西方人称他为“马可波罗”,而许多华侨则喜欢叫他“济公活佛”。1997年12月我在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里看到刚坚活佛前来北京雍和宫朝拜在那里做佛事活动的十一世班禅。对于活佛的到来,我十分惊喜,在友人的带领下来到了他在北京居住的亮马桥大厦。

  当我敲开刚坚活佛居住的酒店下榻的房门时,只见刚坚活佛盘腿而坐,手拿佛珠。他红光满面,脸上的络腮胡修剪的整齐漂亮,对于我们的到来,活佛十分惊喜,连连说道:“在北京见到你们我很高兴,快快坐下!坐下!”

  “朝拜十一世班禅是我盼望已久的事”

  刚坚活佛说:“这次来北京的目的主要是朝拜十一世班禅,朝拜十一世班禅是我盼望已久的事。”他说,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是我的老朋友,由于十世班禅大师和我的特殊法缘关系,我曾多次去西藏朝拜大师,并亲眼看到十世班禅为广大僧众摸顶祝福,也曾亲耳聆听过无数次大师诵经,那浑厚有力的诵经声,还回荡在我的耳际,使我今生今世难以忘怀。

  每当我回到西藏,就企盼着十世班禅大师的灵童早日转世。当我在国外听说十世班禅大师的灵童经过金瓶掣签认定后,我的心无比激动和高兴,这是佛门的圣事,也是藏族人民生活中的一件大喜事。从那时起,我就盼望着早日看到这位转世灵童,这次总算如愿以偿了,我心中的愿望也得以实现。特别是见到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杰布如此聪颖仁慈,我真心祝愿他吉祥如意。另外,我在北京还有佛事活动,佛事活动进行的愉快而顺利,一方面为一些僧众摸顶,另一方面还要给信教群众传授一些佛教密宗健身法。

  这些年来刚坚活佛曾多次来北京,去过一些地方,接纳了不少新弟子。这次来北京时间太仓促了,又有不少新弟子要拜见,真是忙的不可开交。活佛高兴地谈着,并流露出祝福的微笑。

  第四世刚坚活佛的转世

  从刚坚活佛的谈话中得知,1941年夏天的一个清晨,他出生在日喀则萨迦县的一个普通农户之家。5岁时被认定为刚坚寺第四世刚坚活佛的转世灵童。据国外出版的《刚坚活佛传》里记载:“这个父名叫索南达培、母名白侨的男孩,出生时间与前一世刚坚活佛噶钦萨班·洛桑白丹雅培圆寂和佛祖释迦牟尼第一次传授四谛法轮日一致,而且出生前后出现了许多吉祥奇妙的预兆,他不仅天资聪颖、气度非凡,还能正确辨认出前世活佛用过的遗物,熟悉许多法器,结果被认定为第四世刚坚活佛的转世灵童。”1945年6月4日古老的刚坚寺彩幡飞扬,香烟缭绕,第五世刚坚活佛的坐床典礼在刚坚寺隆重举行,随着庄严的法号声、鼓声、唢呐声数百名僧人组成的“色章”,即宗教上最隆重的僧众仪仗队行列迎接年仅5岁的刚坚活佛,刚坚活佛登上法座,赐法名为洛桑土旦赤列雅培,从此,他便踏上了远离尘世的佛门之道。

  在刚坚寺学习了3年之后,他被送到母寺扎什伦布寺系统地学习显密两宗理论,由著名的学者刚坚寺密宗院堪布噶钦康仁波切和班禅大师经师俄曲仁波切亲自担任指导教师,到13岁时基本掌握了藏文语法、诗歌、修辞、历算等传统文化基础和藏传佛教基本知识。后来刚坚活佛从日喀则来到拉萨,在西藏著名的色拉寺求学,这期间,他不但拜过许多大学者、高僧为师,系统学习了藏传佛教各种经典,而且还拜见了第十世班禅大师,聆听大师《吉祥时轮》等藏传佛教密宗理论。后来他又参加了由赤香仁波切亲自主持的色拉寺哲学院中观论学习班,并通过公开答辩取得格西学位。同时他还从师于著名的哲蚌寺副堪布蒙古族格西阿旺尼玛和昂曲医师,学习传统藏医原理、药物配方和一些特殊治疗法,这为他以后在藏医传统医学上达到很高境界并创作宗教心理与药物治疗相结合的传教方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印度梵文学院七年

  1964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刚坚活佛来到印度世界梵文学院,用7年的时间系统地学习了古梵文、现代印地文、尼泊尔文、英文、意大利文和藏医。他能用英语和意大利语讲经和写作,特别是在医学方面取得了很大成绩。后来,他定居在意大利。

  1970年取得格西学位后的刚坚活佛,陆续被授予印度佛教哲学博士学位,欧洲功勋协会荣誉学位,美国密执根大学能量医学荣誉博士,美国东西医科大学哲学博士学位等。他把主要精力放在密宗修行和藏医理论的学习与实践上,由于活佛天资聪明,刻苦努力,开始出名于旅印藏族社会上层之中,一次应不丹王室的邀请,专程去给国王母后看病、做佛事,他靠精湛的医术使重病的老王后得于康复,在南亚地区引起不小的轰动,也引起西方佛教团体和信徒的重视,不少显赫贵族、知名人士纷纷找他治病、念经。从此,他开始往返于世界各地进行宗教活动和治病救人,所到之处受到佛教徒和患者的欢迎。

  创建密宗自疗法

  1981年刚坚活佛根据自己观察所得来的体验和西方现代紧张生活的特点,在吸收其他教派的密宗修行方法的基础上创建了独具一格的“刚坚活佛佛教密宗自疗法”,他创造性地引用著名译师绰普强巴白(据认为是刚坚活佛第一世)翻译的古印度佛教密宗经典《心性安息论》和宁玛派佛学大师隆·钦然觉巴所著《三安息》理论及方法,用密宗修行法创作了包括颜色疗法、声音疗法、手印疗法、象征疗法、观想疗法、视觉疗法、呼吸疗法、运动疗法、“五净”疗法等系列自疗法,它简单明了,由浅入深地讲述了如何克服心理障碍,保持内心安静,净化自我灵魂的道理和方法,受到了佛教信徒及一般群众的欢迎,特别是对青少年克服恐惧、疑虑、孤独、气愤等不良心理,为挖掘他们潜在的能力起到了良好的作用。随着密宗自疗法的推广和普及,刚坚活佛为适应不同宗教信仰者的需要首先提出了“净化心灵,保持内心平和”的非正规教育这一新的概念,认为“只有正规教育和非正规教育结合起来才能培养出适合未来需要的真正健康人才”。并认为“非正规教育实施的对象从年龄段上可分为胎儿期、童年期和成年期几个时期,对不同的时期使用不同的方法进行心理教育,对他(她)形成一个健康的世界观是至关重要的,因为人们如果没有内心平和就不会有世界的和平。”他的这一重视心理健康教育的方法和理论受到世界各地的广泛关注和支持,特别是联合国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和支持,并邀请他参加了各种不同的国际会议,1996年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召开的第二届人类城市居住环境会议上,联合国秘书长加利先生单独接见了刚坚活佛,还愉快地接受了刚坚活佛的新作《美好生活的非正规教育--为明日之城营造内外和平环境的办法》一书。

  岗坚活佛的密宗自疗法在国外广为流传,他的密宗自身疗法被印成中、藏、英、法、德、荷、蒙、俄等十几种文字的书在世界各地发行,而且还附有藏、英、汉磁带说明和录像带。

  投身慈善事业

  多年来,刚坚活佛除了忙于密宗自疗法外,他还为援助西藏发展援藏基金会资助了1万美元,主要用于为藏区修建医院,1994年,他自己给萨迦县长久乡2万元人民币用于修建学校,他制作了9尊10英尺高的强巴佛像打算分别送往扎什伦布寺、甘丹寺、哲蚌寺、色拉寺等藏区的寺庙。此外,刚坚活佛还积极投入慈善救济事业,先后在印度、尼泊尔、巴西、阿根廷、智利等地建立救济机构,专门救济无家可归的老人、孤儿和残疾病人,并发起无偿献血、捐衣活动,与德国一个非政府组织在尼泊尔建立了一座麻风病医院,常年进行免费治疗。

  在我们匆忙而又暂短的采访中,不断有人敲门或来电话,中断我们的交谈。这时我才有时间环视一下活佛的下塌之处。在不到10平米的房间里床铺上、地毯上、桌子上、衣橱里到处都是活佛在北京期间挑选的佛教用品,有做的精巧细致的小佛像,有唐卡,有书籍,有广济寺的无量等身佛,有汉文的,有蒙文的,有西藏的,有北京的,望着这些大大小小的佛教用品,再望着地上的大包小箱,我仿佛看到了活佛忙碌的佛教旅程,时而北京,时而意大利,时而东方,时而西方,忙忙碌碌地讲经,轻轻松松地旅游,一位刚坚活佛,一位和平使者,他正往返于欧亚大陆之间,把西藏和世界的距离缩短。

  这时,有人推门进来,告诉我活佛马上要到楼下去传授密宗自疗法,我们连忙起身告辞,刚坚活佛说:“如果你们有时间,可以听听”,我突然感到这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一定要去看看。等我赶到楼下小屋时,里面的听众已是座无空席,满满当当的。他们当中有黄头发的意大利人,有黑头发的西藏人,有皮肤白皙的欧洲人和一些皮肤浅黄的南亚人。屋内正中的讲经桌上,堆放着一束鲜红的玫瑰花和一盘硕大的红苹果,桌子的正中放着一些宗教用具和一排酥油灯,正面的墙上挂着一幅藏医药神的唐卡。

  岗坚活佛进来了,屋里顿时鸦雀无声,一片寂静之后,活佛开始了他的密宗自疗法讲座……

(责编: 李元梅)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爱国爱教的居里·却吉降措活佛

    却吉降措活佛一生严以律己,乐于助人,才华横溢,淡泊名利。日常生活中极为简朴,以素食为主,养心修性,平日结跏趺坐,念佛参禅。他对公益事业十分热心,哪里出现灾害和困难,他总是慷慨解囊相助。[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