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宗教

恰苯时期

尕藏加 发布时间:2018-03-13 09:55:00来源: 《中国西藏基本情况丛书—西藏宗教》

恰苯时期,大约从吐蕃王朝第八代国王智贡赞普(约公元前2世纪)至松赞干布(公元7世纪)前后。这一时期是苯波教发生质变的重要阶段,可谓大变革、大发展时期。这主要归功于吐蕃第八代国王智贡赞普的开明性措施。比如,智贡赞普“乃分从克什米尔、勃律、象雄等三地请来三位苯波教徒,举行超荐凶煞等宗教活动。其中一人依凭除灾巫术、修火神法,骑于鼓上游行虚空,发掘秘藏,还以鸟羽截铁等显示诸种法力;一人以色线、神言、活血等作占卜,以决祸福休咎;一人则善为死者除煞,镇压严厉,精通各种超荐亡灵之术。”这就是智贡赞普引进周边地区的高超法术来改造或充实当时日益不适应社会发展的宗教(苯波教)的实例。从此苯波教开始结束较原始稚嫩的宗教形态,跨入积极引进高超实践法术的新时期。

 

孜珠寺堪布索朗亚美

《汉藏史集》记载:“父王智贡赞普在位之时,由象雄和勃律的苯波传来了贤吉都苯教法。王子布德贡杰在位之时,有仲和德乌教法产生,出现了天苯波贤波切。”可见,在智贡赞普时期,苯波开始发生巨大变化。也就是说,苯波教从智贡赞普开始结束以前那种只长于单纯的巫术手段,而缺乏教理仪规的历史,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宗教理论体系”。当然,这里所谓的“宗教理论体系”,只是相对而言,它较之以前有了很大发展,并形成一些粗略的宗教观点或言论;如果从严格意义上讲,当时的苯波教还远远谈不上什么理论体系。正如《土观宗派源流》记载:这三人未来藏以前,苯波教所持之见地如何,还不能明白提出,此后苯波教也有了关于见地方面的言论。据说恰苯时期的苯波教乃溶混外道大自在天派而成的。这里提出的三人“是指智贡赞普亲自从克什米尔、勃律和象雄三地迎请到吐蕃的三位有专长的苯波教徒。”所谓的“大自在天派”,是古印度的一种教派名称。该教派认为自在天为一切智,并主张欲界自在天能生情器世界万物。因此,石泰安在《西藏的文明》一书中指出:“十二世纪藏族神学家智贡巴在谈恰苯时说,恰苯派是已形成哲学系统的苯教之起始,而且还认为这一现象是受了湿婆外道教理影响。”湿婆即梵文siva的音译,意为“自在”的故别称“大自在天”或“自在天”,是婆罗门教和印度教的主神之一,即毁灭之神,苦行之神,又是舞蹈之神。《提婆涅盘论》说,整个世界就是湿婆的身体,虚空是头,地是身。并认为湿婆与梵天、毗瑟三者代表宇宙的创造、保存、毁灭。有些湿婆(自在天)教派的寺院中不设偶象,只以牛或男性生殖器作为湿婆的象征而向之祈祷祭祀。《西藏风土志》中也指出:“后来,苯教学者青裙师,把释迦牟尼在世时六个哲学派别的理论,即外道六师传到吐蕃,与当地苯教结合,形成了吐蕃苯教的一套理论,这便是伽苯。”

1998年,孜珠寺活佛孜珠·丁青俄色在北京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学习

从以上诸书记载来看,形成恰苯的主要因素,不仅剔除或抛弃了多苯中的不适应当时社会发展需求的文化糟粕,更为重要的是积极吸收或引进了能够推动社会向前发展的外来宗教文化。换句话说,恰苯时期的苯波教是多苯时期的原有苯波教与印度等周边地区的外来宗教思想相融汇贯通而形成的具有一定理论水准的一种新兴宗教。当然,恰苯是在多苯的基础上形成的,与多苯有着一脉相承的亲密联系。

丁青县孜珠寺喇嘛手中的这铜钹刻有“二龙戏珠”图案,并有“大明宣德年造”(公元15世纪)字样,为内地传入的古文物。

在此值得特别指出的是,恰苯的最终形成,主要归功于一位名叫贤饶米沃的着名人物。后来许多藏文史籍均认为,此人是苯波教的教主。比如《新红史》记载:“其时,生于边地大食地区之贤饶大师他自象雄地区译得苯教(经典)并加以宏传”。这里的“其时”是指智贡赞普之子布德贡杰王臣在世期间。在《西藏王统记》中有更详细的记载:“王臣二人之时,已传入雍仲苯教。教主贤饶本名米沃,生于大食之俄莫隆仁。苯教之经如‘康钦波吉’八大部等皆传译自象雄地方,于是大为兴盛。苯教可分九派:因苯教四派、果苯教五派。果苯教五派,其教义在求进入雍仲无上乘而获快乐上界之身。因苯教四派分为:囊贤白托坚、赤贤白村坚、恰贤居土坚和都贤村恰坚。囊贤白托坚派,以招泰迎祥,求神乞医,增益福运,兴旺人财为主。赤贤白村坚派,以抛投冥器,供施祭品,安宅奠灵,以及禳祓消除一切久暂灾厄为主。恰贤居土坚派,以占卜善恶休咎,决定是非之疑,显示有漏神通为主。都贤村恰坚派,以为生者除灾,死者安厝,幼保关煞,上觇星相,下收地鬼等为主也。诸派作法,皆摇动手鼓单钹为声。”这就较全面地介绍了贤饶米沃的身世,以及他建立雍仲苯波教的过程和雍仲苯波教的主要内容。因此,这段引言可作为重要的资料依据,但不能认为全都正确无误。譬如,引言中指出的苯波教教主贤饶米沃出生于大食,即古代波斯,今天的伊朗,而且苯波教史书几乎全都坚持这一观点,但现在以科学的眼光去分析、推断,这种观点不能成立,因为它没有确凿的史实依据。

至于恰苯时期的苯波教的教法思想,藏族着名学者东噶·洛桑赤列教授在《论西藏政教合一制度》一书中作了概要论述:这种新的苯波教被称为“朗贤”,它根本不承认前后世之说,但承认有神鬼,认为神是在人活着时保护人的生命的,鬼不仅在人活着时主宰人的生命,而且在人死后由鬼把灵魂带走,鬼还能给这个人的家庭和后代继续带来危害,因此要供奉救护人的神,消除危害人的鬼。迄今我所读到过苯教自己的学者们所写的史籍。按照《空行益西措杰传》记载,这种宗教每年秋天要举行“苯教神祭”,将牦牛、绵羊、山羊等公畜各三千头杀死,将牦牛、绵羊、山羊等母畜各一千头活体肢解,以血肉献祭。春天要举行“肢解母鹿祭”,将四只母鹿四蹄折断,以血肉献祭。在夏天要举行“苯教祖师祭”,以各种树木和粮食“烧烟”祭祀。在人有病痛时要施舍赎命,视各人经济情况从最多杀公畜母畜各三千到最少杀公畜母畜各一头献祭神祗。人死以后为制服鬼魂,也要象上述那样杀牲祭祀。此外还有祝福、禳解、赎替、测算、圆光占卜预测生死等仪式。

从以上繁琐的宗教仪式中,可以看出,恰苯时期的苯波教在举行宗教仪式时,突出了献祭这种以物质性的供品来换取神灵的保佑和恩赐的方式,甚至可以说,当时的所有宗教活动都是围绕“献祭”而开展的。

(责编: 李元梅)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