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宗教

佛知我知——石头城中的世界之最

郭建强 摄/海忆水、徐耀桂 发布时间:2018-03-14 10:17:00来源: 西藏人文地理

当我深入青藏深山腹地,在高寒缺氧的高原和大山间颠簸810公里,再翻越5249米的巴颜喀喇山口,渡过险恶的通天河后,我终于站在位于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州府所在地结古镇新寨村的嘉那玛尼石城前。午后,高原令人目眩的日光正一大簇、一大把,似银针、如水晶般击溅、抛洒在层层叠叠、不断生长的石堆与经幡上,尔后,在我们的镜头里泛出一种柔和的光泽。

巨大的玛尼石堆和一座大转经堂、一座佛堂、10个大转经筒、

300多个小转经筒、十几座佛塔,共同构成了这处朝圣之地。

传说,300多年前,著名的第一世嘉那活佛于此地捡到一块天然自显的玛尼石,这位圣者顿时洞悉了自己的使命:应于此地利乐众生,昌盛佛法。于是,他便在这里不断雕刻玛尼石,平静地度过了一生。自此,在结古镇边缘沉雄浑美的高山大坡之侧,凝结着第一世嘉那活佛和其后无数佛教信徒的心血结晶,由一块块镌刻着玛尼经文的石头垒起的巨城终于诞生,几乎每一天都在一寸寸升高,一尺尺扩大。至1955年,嘉那玛尼城的玛尼石数量竟达25亿块之多。

藏族地区把经文或“唵玛尼叭咪哞”六字真言刻在石头上的这种独特的宗教文化艺术表现形式,据说早在松赞干布之前的时代就已经出现了。藏族人认为山是神的化身,有超人的威力,构成山的石头是神灵的一部分。在有神灵特性的石头上刻上经文或“六字真言”,是一种很神圣的事情。因此,藏地信众无论穷富,都尽可能多地敬献经石,把它当作寻求佛祖保佑、追求精神敬仰和消灾灭疾的神圣功德之举,只要有可能,他们就终生孜孜不倦地在进行。而且没有任何人在石上刻字留名,这就是所谓的“佛知我知”。

按照当地藏族人的习惯,若想功德圆满,须得围绕玛尼石城转100圈。

嘉那玛尼城距西宁850多公里,海拔4500米。巨大的玛尼石堆和一座大转经堂、一座佛堂、10个大转经筒、300多个小转经筒、十几座佛塔,共同构成了这处朝圣之地。玛尼石城正中心,有一座用红色玛尼石垒成的百丈宝塔,耸入云霄。石城的佛堂内,供奉着第一世嘉那活佛塑像和那块天然自显的玛尼石。沿着整齐的玛尼墙拐入经石城堡的内部,千姿百态、繁若星辰的经石一下映入眼帘,数十亿块或新近彩绘,或色彩剥落、经受了时光雕琢的经石,纵横有序地呈现在明朗的天空下。 玛尼石墙的正中,镶嵌着六块藏文雕刻的佛教六字真言,每块长宽大约都是两尺,色彩各不相同。石墙从四周曲折逶迤,沉稳地向石城中心延展。石墙和石墙之间,形成宽为两米的巷道。嘉那玛尼石刻数量之多、雕刻时间之长、规模之大,世所罕见。 在石经城墙面朝公路的经堂前门上,挂着“吉尼斯世界纪录之最”的英文、中文和藏文的证书。

我们到来的这天,恰逢藏族信众绕山朝拜的一个好日子。按照当地藏族人的习惯,若想功德圆满,须得围绕玛尼石城转100圈,折算一下,等于60多公里。 而转一圈嘉那玛尼石堆,就具有诵读一亿遍六字真言的无量功德。

一旦刻上佛教内容,石头就不再是一块普通的石头

嘉那玛尼石刻数量之多、雕刻时间之长、规模之大,世所罕见。

置身玛尼石城,满目都是雕刻在石头上的经文和藏传佛教图像。这些石头,有些是当地藏族牧民就地取材,精心磨刻继而彩绘之后送来的;有些则是虔诚的信众不远千里,发愿背负而来;有的石头经过多年的风吹雨洗,显得沧桑厚重,更多的石头则是新近雕制的,多彩醒目,以示佛法不息。精雕细刻的石头上,留下的有六字真言,也有长篇经文;有绿色或者白色的温柔度母,也有让人敬畏的护法金钢像。

玛尼石的石料,大部分是从附近山里开采后一块一块背来的汉白玉,也有绛红和青绿色的其他上好的有色石块。经石大多是本色的,简洁高雅。也有不少,尤其是大石板,涂染上了鲜艳、明耀、反差极大、饱和度很高的红蓝白绿黑等颜色。白色的经石,外周一般还要涂画上絳红色的框边,显得肃穆神圣。经石雕刻的技法,有阴刻、阳刻,有高浮雕、浅浮雕等多种。按照藏区传统说法,哪怕是一块普通的石头,一旦刻上经文或六字真言,就不再是普通的石头了。

经石城外的甬道里,有许多当地老阿依(藏族老奶奶)在出售刻好的经石,有的大如磨盘一排排立在墙脚跟,有的小到可用手掌握住。这些都是为远道来石城转“廓拉” 和献石的人准备的。据说,每献一个经石,就等于念诵了一遍经文。据说献的经石越多越大,便越能消灾祈福。 也有非常小巧的,供游人带走收藏,或用作护身石。

经历了地震的玛尼城更加令人感动

藏历12月15日是结古镇的节日、新寨村的节日,其实就是嘉那玛尼石城的节日。这一天,嘉那玛尼广场前举行“嘉那帮琼”,把藏语“帮琼”译作汉语就是“节日”。从西藏、四川、云南、甘肃和青海各地而来的藏传佛教僧侣、信众,就像一条条溪流,汇聚到这里献玛尼石,转玛尼堆,观看第一世嘉那活佛创作的舞蹈,往往形成人数逾万的盛会。世界很多民族都有石刻文化,但像青藏高原这样普遍、这样和此地民众的信仰与生活紧紧联系的,可谓绝无仅有。而“嘉那帮琼”,可以说是世界屋脊上最大的石文化节。

从结古镇到新寨村,不过十里路程。当我再次来到新寨嘉那玛尼城时,却赶上了一场急雨,雨水迅速地把这座声名显赫的玛尼石城浇湿了。尽管在2010年4月14日玉树遭遇地震时,新寨玛尼城严重受损,40%完全倒塌,60%濒临倒塌;结古寺和结古镇也面目疮痍,但是作为新寨村地理和精神的核心,玛尼石城却比10年前更加让人感动。在蓝天青山的环抱中,20亿玛尼石垒成迷宫,来自远远近近的信众,一如既往地环绕石城而行,并不住亲手整理着坍塌的石城。

新寨村是玉树乃至整个藏区玛尼石雕刻的专业村,村人既不采挖虫草也不养殖藏獒,全村有60多户人家在雕刻玛尼石,并以此为生。然丁,29岁,自学雕刻并从事玛尼石雕刻也有十余年了。他家9口人,除自己一岁半的儿子外,全家其他人都在从事与雕刻相关的工作,十多年来,究竟总共雕刻了多少块玛尼石,然丁自己也说不清。村里也有一些老人雕凿玛尼石不是为了赚钱,在他们看来,雕刻玛尼石和念经、转经一样,能超度亡灵,是个修行的过程。

(责编: 李元梅)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西藏昌都多拉神山上的石刻艺术

    多拉神山之所以名扬西藏,主要是由于山上众多的岩石上都刻有六字真言、经文和佛像。这些石刻规模之大,书法、画功的艺术造诣之深,在青藏高原上是罕见的。[详细]
  • 格旺的石刻保护之路

    在藏区,无论是街头巷尾,还是寺庙佛塔、百姓人家,或多或少都能发现一些石刻的踪迹,但是对于石刻文化的整理、研究却鲜有人涉足。[详细]
  • 通天河奇观

    W020171218578874549111.jpg
    通天河,就像它自身的名字一样,那么遥远,那么神秘,那么令人向往。但是更吸引人的却是那里奇妙的“经桥”和举世闻名的“嘉那玛尼石。”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