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宗教

宋版《思溪藏》重刊首发:汉文《大藏经》发展的又一个里程碑

李保华 发布时间:2018-07-10 13:50:00来源: 中国民族报

6月23日,宋版《思溪藏》重刊首发式暨《思溪藏》研究国际研讨会在浙江湖州举行。汉文大藏经是中国佛教经、律、论三藏典籍的总汇,宋代至清代雕版刊刻的藏经共有20余种,而《思溪藏》是现存最早、最完整,且自问世后从未再度面世的一部雕版藏经。2012年,国家将重刊《思溪藏》项目列入2011-2020年国家古籍整理出版规划。该项目在长达7年的时间里,创造了宋代大藏经原版重现的奇迹,一千年后《思溪藏》的重刊,无疑是汉文大藏经发展的又一个里程碑,具有重大的学术价值和文化传播价值。

浙江省佛协会长、奉化雪窦寺方丈怡藏法师在致辞中表示,《思溪藏》之所以在两宋时期能够刊刻于湖州,有赖于湖州地区深厚的信仰需求及当年雄厚的经济实力。高僧辈出、丛林众多,这是湖州佛教界鲜明的特点。一千年前《思溪藏》的初刊,是湖州佛教历史的高峰;一千年后《思溪藏》的重刊,相信也会成为湖州乃至江浙地区佛教发展道路上新的里程碑。

历史上,《大藏经》的刊刻是个不绝如缕的过程。由宋至清,历代刊刻大藏经不下20部。但开雕于宋初的《开宝藏》,全世界仅存13卷。而后的《毗卢藏》《丛林藏》,中日两国相加,也仅有近200卷。在历代《大藏经》中,《思溪藏》是现存最早最全的,且具有承上启下的重要地位,是研究佛教经典的宝库。作为南宋初期佛教经典的集大成者,《思溪藏》汇集了大部分三藏典籍,成为后世《大藏经》的蓝本。

《思溪藏》雕刻完成于南宋绍兴二年(1132),共收经1435部,千字文函号自“天”至“合”。这一本称为《思溪圆觉藏》。南宋理宗时代,改湖州为安吉州。《思溪藏》经版存放已历百年,有所损坏,圆觉禅院遂开始全面整理兴修补经板,完成年代在嘉熙、淳祐(1239-1252)间。共收经1459部,千字文函号自“天”至“最”。版式与《圆觉藏》相同。此后不久,思溪圆觉禅院升格为思溪法宝资福禅寺,这一印本称为《思溪资福藏》。两种印本,后人统称为《思溪藏》。

宋端宗景炎元年(1267),元兵攻破两浙路临安等地,资福寺及经板等均毁于战火,所幸《思溪圆觉藏》《思溪资福藏》先后传入日本。现存中国国家图书馆的《思溪藏》是杨守敬于1880年至1884年历经千辛万苦,从日本收购回来。中国学者及日本学者落合俊典等经过考证得出结论:日本岩屋寺藏本与中国国家图书馆藏本皆为《思溪资福藏》版本。

2012年,国家将重刊《思溪藏》项目列入2011-2020年国家古籍整理出版规划。由中国国家图书馆、日本国际佛教学大学院大学、日本岩屋寺、湖州市佛教协会、中华书局有限公司、扬州古籍线装文化有限公司联合整理出版《思溪藏》。重刊团队心怀敬畏之情,对其中的用语、细节、用料、工序均进行反复推敲、试验,终于成就了这部原版、原样的《思溪藏》。

《思溪藏》首发揭幕后,重刊活动举行了限量100套的首发式。每套《思溪藏》都搭配一份由国家级雕版印刷技艺传承人陈义时大师,严格依循宋版《思溪藏》字体格式重新雕版,并采用顶尖饾版印刷技艺套色叠印的收藏证书一份。每份证书拥有唯一编号及收藏单位负责人落款签字,极具收藏意义。同时,为了确保这100套原版原样《思溪藏》的真实权威,所有收藏证书原刻雕版将封存,赠与国家图书馆永久珍藏。

因《思溪藏》的初刊处——湖州南浔圆觉禅院在元代已毁,《思溪藏》重刊圆成法会在法华寺举行。湖州法华寺大雄宝殿供奉圆觉禅院历代祖师莲座,中、日、韩三国佛教界代表为《思溪藏》重刊圆成诵经并为祖师上供。

一部《思溪藏》,跨越千年,辗转两国,原版、原样呈现于世人面前,这是佛教文化又一次契合时代精神与脉博的发展与传承,将承担起不同地区乃至国际间文化交流的重任,成为教内外思想碰撞与文化交流的重要媒介。

(责编: 于超)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陕西发现未见著录清初刊刻佛教《大藏经》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21日透露,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古籍整理研究所暨陕西省古籍整理办公室在陕西省现藏古籍普查和《陕西现藏古籍总目》编纂过程中,在该省榆林市星元图书楼发现了一部清朝初期刊刻未见著录的佛教汉文《大藏经》。[详细]
  • 草原上的石刻藏文《大藏经》

    甘孜县草原广阔,东部有洛戈梁子草原,北部有达通玛大草原,天然草场面积达617927公顷,占全县草场总面积的89.98%,牧草丰茂,主要集中在茶扎、大德、查龙、卡龙、下雄等乡。[详细]
  • 《中华大藏经》(藏文部分)电子版首发式在北京举行

    据了解,《中华大藏经》(藏文部分)电子版根据中国藏学出版社出版的纸质版《甘珠尔》《丹珠尔》,以及《宁玛密续集》《阿毗达磨发智论》《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等编辑制作而成。[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