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赏阅

雪山的笑声

徐渭明 发布时间:2018-04-03 09:23:00来源: 西藏日报

那片笑声,回荡在西藏大地的东南,回荡在雅鲁藏布一路豪歌东流即将南奔的大拐弯区域,回荡在林芝的春天里。

那片笑声,是亿万朵桃花绽放出的美妙和声——桃花前景的天幕下,端坐着连绵的雪峰;雪峰之上,是旋翔的雄鹰。于是,这片笑声,便成了独一无二的笑声,只属于高原、雪山,或者冰川。

在以往长长的一段阅历里,我所认识的桃花,在我的江南,在苏杭那样被文学艺术注满了雅诗美词或者美妙意境的都市,或者,在飘着柔曼细雨的江南水乡。桃树们站成一行,边欣赏着自己在水中的倒影,边做着孕育的绿梦;或者,散落成三两株,站在金黄的油菜花的海洋里,让阳光把脸涂得绯红。

这个时候,太阳的直射光线,刚刚越过北回归线的头顶,远未抵达北纬30度线上空。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同纬度、高海拔的藏东南,千万树桃花先于江南绽放,映红了雪山蓝色的天空。

踏着这样的时令节奏,挑一个三月底的明媚日子,我们飞越一座座闪耀的雪山,抵近这片开满桃花的神奇土地,走进了醉霞绯云般争奇斗艳的藏地桃花源。

在林芝,在米林,在波密,在雅鲁藏布江畔,在尼洋河两岸,粉色的桃林与翠绿的麦田相互映衬,壮阔的桃林掩映着古朴的村寨,让人恍若画中。

一般的游客到林芝赏桃花美景,往往是沿雅鲁藏布右岸行进,走一下派镇,坐一下渡船,到了直白,仰头看看神秘的南迦巴瓦雪峰。我们却走了雅江的左岸,那里有一个驴友们发现的藏族村寨,叫索松。

我们在离村口最近的一户藏家歇脚,喝着酥油茶,吃着藏香猪烤肉,把青菜、煎蛋卷在烙饼里,一边美美地享受藏家风味,一边听主人与驴友们侃着林芝桃花的奇特。

“与其他各地的桃花相比,林芝的桃花很有特色”,主人扳着手指,说至少有三大特点。我打开手机记事本,把他的话“翻译”成我的表述。

一是树干雄伟。这里的桃树大都是野桃,树干粗大而遒劲,一个人抱的树是最常见的,二三人合抱的也屡见不鲜。

二是花朵繁茂。野桃花朵小巧而繁多,密密匝匝,层层叠叠,近看细如粉樱,远看灿若朝霞。

三是气势磅礴。林芝的桃树不但枝劲花繁,而且是漫山遍野密集生长,桃花骤然开放时,大有攻城夺寨之势。雪山冰川映衬着高大的野桃林,使这里的桃花展示出一种异乎寻常的壮美。

循着屋外的欢叫声,我们穿过桃林构筑的粉红“封锁线”,向着雅鲁藏布峡谷开进。在索松村的桃林边上,视野相当开阔。距离我们最近的,是桃林,桃花一层层地开往远方;桃花枝头以远的地方,是切得很深的雅江大峡谷,碧翠的江水溅着浪花,流向极目处;峡谷之上,是雪山,雄奇的南迦巴瓦群峰,就那么近地耸立在眼前;雪峰之上,是变幻的云朵,三两苍鹰,自在地飞行在雪峰云朵之间。

看呆时,是会忘记一切的。雪峰,桃花,峡江,竟在这里如此完美地聚在一个视界里,这是一幅怎样壮丽的画面啊!只能如此呆呆地看着,当记得按下快门时,南迦巴瓦峰顶嗖地钻进了云层,只留下一只苍鹰疾速移动的影子。

于是,站在原地回头望。在南迦巴瓦的对面,依然是奔涌着雪山清流的雅江大峡谷,依然是一字排开的雪峰,只是江两岸的台地、坡地开阔许多,桃林错落有致地铺展开来,像是正在上演着一场宏大的团体操;云影移动在桃林上,偌大的桃林便明明暗暗变化起来,仿佛团体操正在变换队列、翻动衣袂,又仿佛一个超大的合唱团正在交替着声部……

世上竟有美得如此惊心动魄的桃花?答案当然是肯定的。雪峰作证。

其实,雪峰本身就是这惊心动魄的组成部分。雪峰,为这场浩大的春天盛宴勾勒背景;桃花,用恣意的开放,发出雪峰年复一年酝酿的笑声。

(责编: 郭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