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将寻根情结入画:次旺扎西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6-04-29 09:23:09来源: 西藏商报

21.png

西藏美术家协会会员,西藏大学艺术系副教授,中国少数民族美术促进会会员,拉萨市美术家协会理事。1963年生于拉萨。西藏当代艺术的代表人物。

“十年只为一牦牛”

现在的次旺扎西,与其说是西藏油画家,还不如说是西藏现当代艺术家。他喜欢绘画、摄影、摄像、雕塑,一切跟现代艺术相关的东西,他都喜欢。在次旺扎西的画室,墙上挂着一个牦牛头,次旺扎西介绍说,那是2015年西藏牦牛博物馆举办现当代艺术展时,他匠心独具的创作:以钢筋为主要结构,表面包了玻璃钢,最表层又装饰了很多小孩子的玩具,许多与牦牛形象格格不入的东西,都为他所用,用现代工艺展现西藏文化。

2015年,次旺扎西同样为人所知的,还有在牦牛博物馆《哞——牦牛秘语现当代艺术大展》上,唯一一幅以动物为题材的油画,次旺扎西的《牦牛》。有人用“十年只为一牦牛”来形容次旺扎西对于绘画《牦牛》的执着,仔细了解创作经历之后,发现其实一点也不为过。

《野牛》画面结构很单纯。白茫茫的雪地里,赫然矗立着一只体格健壮的野生牦牛。乍一看,牦牛全身呈黑色,但走近一看,黑中又带着褐色,呈渐变状散开。牦牛身体两侧、胸、腹、尾毛长而密,根根分明。除此之外,并无其它花俏的点缀。而正是这样一幅看似简单的作品,次旺扎西足足花了10多年的时间来完成。

“我一直关注西藏独特的人文景观和自然景观。我曾听说过许多关于野生牦牛的故事。野生牦牛生活在高寒地区,生命力非常的顽强。可是我没有亲眼见过野生牦牛。”次旺扎西说。因为从来没有接触过真正的野生牦牛,在创作初期,次旺扎西只能凭借他对野牦牛那一点有限的印象进行创作。每完成一张草图,他都会仔细研究许久,再三进行修改。放置一段时间后,再重新拿出来推敲琢磨。尽管这样,还是没有一幅能打动他自己的心灵,所以迟迟没有给油画上光。

“后来,我看了一些有关野生牦牛的纪录片,并亲自见过野生牦牛的牛头。那时我才发现,我画的与真正的野生牦牛还是有点距离,没有真正地表达出我想表达的东西。”次旺扎西说。

就是凭着这样一种精益求精的艺术精神,次旺扎西又对草图进行屡次三番地修改。直到10多年以后,他才给《野牛》上光油,为这一幅作品正式“封笔”。

多年来,出于对现当代艺术的探索,对绘画的执着,次旺扎西在每一次的创作中究竟做了多少次修改和重画,连他自己也不记得了。次旺扎西说:“现当代艺术有很多的表现方式,我也一直在构思,接下来可能会做摄影、雕塑、影像,但对于绘画,我乐此不疲!”

次旺扎西是一位画家,2010年在美国Peaceful Wind Contemporary画廊举办个人画展;他还是一位学者,现任西藏大学艺术学院美术系副教授。他是西藏当代艺术群体“根敦群培艺术空间”创史人之一,也是西藏当代艺术的代表人物。2009年,次旺扎西受邀到牛津大学Pity River Museum 举办艺术讲座;同年开始在挪威科技大学建筑艺术学院攻读博士学位。

在次旺扎西的记忆中,有着太多与绘画相关的“第一次”。第一次看到有人画油画,第一次看见唐卡,第一次看见壁画,都给小时候的次旺扎西心里埋下艺术的种子。而影响最大的,还是来自次旺扎西的父亲。

次旺扎西的父亲是知识分子,出生在西藏的一个贵族家庭。“父亲喜欢画画,文革后期,就在家里画画。父亲认识安多强巴,最早是父亲带我去见安多强巴,希望我从他那里学画,当时安多强巴也不公开画画,所以也没得到学习机会,但安多强巴说了一句话挺有意思,他说:‘这个可怜的孩子上辈子可能是个画画的。’”次旺扎西说。只是当时的次旺扎西年龄还小,没能弄清楚西藏文化是怎么回事。

当次旺扎西上中学的时候,当时那所中学只有一个美术老师。“印象最深的还有当时拉萨市第二中学、拉萨市实验小学等几个学校合起来搞了一个美术业余训练班,李知宝老师在组织负责这些活动,还邀请了拉萨的画家罗伦张老师、诸友韬老师、阿布老师、丹朗老师等过来指导,但主要还是李知宝老师在执教,让我们画石膏、有时候带我们去拉萨周边写生。”次旺扎西回忆说。

1980年,中央民族学院艺术系派老师到西藏招生,次旺扎西报考了,结果他也顺利考上了中央民族学院,选了他喜欢的油画专业。

次旺扎西喜欢探索和创新。在次旺扎西的绘画道路上经历过几个发展阶段:在搞毕业创作的时候画过炒青稞题材的《粒粒皆辛苦》和《乳汁》等油画作品,属于古典手法;1986年到1988年在回西藏之前次旺扎西一直在画这类风格的作品。

作为藏族艺术家,次旺扎西一直想用西藏的文化资源搞艺术创作。1989年初,次旺扎西被调到西藏大学艺术系,有着寻根情结的他,开始探索西藏现代的一种绘画风格。之后,次旺扎西以传召大法会为题材,画了《法韵》。

1991年,次旺扎西的艺术创作又到了一个十字路口,绘画创作到了一个瓶颈,反复地探索之后,他开始画风景系列的作品,全都是拉萨河及周围的大山。“虽然这些作品没有什么纯粹的文化这方面的符号,但风景本身传达着文化内涵,就像中国的山水画,创造了那么高的成就!我的画里试图寻找心灵的宁静,所以我的风景画中很少画人。”次旺扎西说。这种绘画风格一直持续到上个世纪90年代末。

“上辈子可能是个画画的”

次旺扎西作品《牦牛》。

(责编: 常丽)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