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朗达磨灭佛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佚名发布时间: 2007-11-28 15:54:34

  松赞干布、赤松德赞与赤祖德赞在藏文史籍中合称为“三大法王”。赤祖德赞大兴佛教,并在王朝中重用僧人,甚至把国家大权都交给僧人,引起了贵族们的极大愤慨。于是,他们积极策划灭佛活动。赤松德赞死后,他的儿子牟尼赞普(797—798年在位)继位。为了巩固王室集权,他和他的父亲一样提倡佛教。据史籍记载,他在公元798年被他母亲侧绷萨毒死,其原田有两个:一种可能是崇信苯教反对佛教的贵族大臣指使侧绷萨干的。另一种可能就是赤松德赞死后,他的三个儿子争夺赞普宝座的结果。牟尼赞普死后,他的弟弟赤德松赞(798—815年在位)上台,在他父王发展的基础上,又增修建了寺庙,翻译佛典,特别优待僧人,王室成员可以出家(他的大儿子臧玛就出家为僧),僧人干预政事等项措施。但是,他的兴佛还是遇到了很大的阻力,很多王室贵族以所谓的“下面”即民众(苯教徒)的要求上达赤德松赞,这些要求的内容大致为:“从占卜和梦兆说明不应该信奉佛教,如果信奉佛法就会使工作遇灾和对国家不利。设在王宫里的佛教道场应该丢在一边加以封禁,信奉佛教是不对的。”这显然是苯教企图复辟和拥护苯教的贵族向他提出的挑战书。但赤德松赞拒绝了这些要求,为了扼制反佛势力的发展,他再一次领导王妃、小邦王子、贵族大臣发誓尊崇佛教。赤德松赞死后,由他的第五子赤祖德赞继位。赤德松赞共五个儿子,大地藏玛信佛出家,二儿子和三儿子早死、四儿子就是朗达磨。据藏文史籍记载,朗达磨是一个“嗜酒喜肉,凶悖少恩”的人。朗达磨本名达磨(也译作达玛),因为他反对佛教,教徒说他是牛魔王下界,因此在他的名字前面加一个“牛”宇,就成了朗达磨,以示对他的反感。 朗达磨为首的王室贵族反对佛教,首先把矛头指向出家的大哥臧玛。他们攻击臧玛虽出家但不守清规戒律,迫使赤祖德赞将他流放到远方去,接着这些贵族又造谣生事,说“作阐布”贝吉允丹和王妃文统萨贝吉昂粗私通,使赤祖德货在盛怒之下把“韩阐布”处死,王妃也自尽身亡。这些贵族大臣们将他的亲信们清除怠尽以后,发动了一场政变,并乘赤祖德赞喝醉酒时将其绞死。朗达磨(公元838—842年在位)于公元838年继赞普之位。 朗达磨能够登上赞普宝座,除了赤祖德赞以“七户养僧”的新制使僧人数量增多,民间苦于重税而影响生计,怨恨不平而对佛法逐起反感之外,他所创导的佛法乃印度晚期之佛学即大乘之精粹,这绝非一般民众所能接受,也是一个原因。何况在翻译经典之际,禁止密乘典籍的翻译,也与吐蕃的苯教信仰格格不久。由此种种原因,便促成了朗达磨灭佛运动。

  朗达磨灭佛是西藏佛教史上的第二次禁佛运动,比第一次禁佛广泛得多,对佛教的打击报复也更为严重。朗达磨首先停建、封闭佛寺和破坏寺庙设施,把赤祖德赞时期已经开工修建的佛寺都停了工,桑耶寺、大昭寺等著名寺院神殿都被封闭,小昭寺被当作牛圈使用,凡是佛教活动的场所都遭到查禁。许多佛像从寺庙里取了出来,钉上钉子扔到河里,大昭寺文成公主带来的释迦牟尼像,据说也打算扔到河里去,但因不易移动而再一次被埋起来。又因为文成公主将佛像由内地运来,才使吐蕃有了佛教,所以文成公主被说成是罗刹鬼转世。寺内的壁画被抹掉以后,又在上面画上僧人饮酒作乐的画。接着焚毁佛经,有数量众多的各种佛经被烧掉,其中有少数佛经被僧人偷偷地埋入岩洞之中保存下来,这就是以后发掘出来的被称之为《伏藏》的典籍。还有些佛经被有些僧人带着逃到边远的地方去了。佛教僧人同时遭到镇压,僧人的处境惨不忍睹,根本无法在吐蕃生活下去,只得另找出路。印度来的僧人逃走了,有一部分吐蕃的佛教徒也跟着逃到印度,如赤德松赞的师僧娘·定埃增桑布和最早出家的“七觉士”中的个别人也跟着往印度逃跑,据说他们在半路仍被追杀而死。留在吐蕃的僧人被迫还俗或者是弃佛归苯,不愿放弃自己的宗教信仰的,就得带上猎狗,拿着弓箭去打猎。他们还被强边拿着苯教的法器——鼓,去参加苯教的崇拜仪式,而这些都是佛教僧人绝对禁止做的事情。 

  朗达磨是针对佛教的佛、法、僧三宝来摧毁佛教的,时间虽然不很久(公元838一842年),但对佛教的打击十分沉重,以致西藏佛教史把朗达磨时代以后的近百年间称为“灭法时期”。朗达磨的灭佛,适与唐朝武宗的“会昌法难”相先后,虽然两地的毁佛因缘如出一辙,但西藏佛法传播不久,根蒂不深,故它遭到的打击,超过了“会昌法难”。当然,后来朗达磨也遭到了应有的报应。公元842年,在拉境(今西藏洛扎县一带),有一个名叫四吉多吉的僧人将他暗杀致死。关于这件事,藏文史籍中有一段生动的描述说: 吉祥金刚当时正在山间幽谷的洞窟中修行三昧,忽有一位空行母在前出现,并对他说:“藏土能在佛教中表现功德者,舍汝莫属,朗达磨王以残酷手段谋将佛教灭绝,今杀非法者时期已到,吾与汝同在,莫恐怖。”空行母言毕即隐。吉祥金刚闻悉朗达磨的破佛罪行,生起了无上的大悲愍心,若不杀此王,他将继续造作重罪,也将增加未来的地狱苦报,为了使他不能继续破佛,故以大悲愍心方便将他杀死。吉祥金刚找到一匹白马,用颜料将它个身涂黑,自己则穿上一件黑面白里的外套,贴身藏了弓箭,骑马来到布达拉宫前,表演奇妙的舞蹈之戏,恰好朗达磨王正在宫前,阅读《甥舅联盟碑》上的文字,吉祥金刚且舞且行,低首为礼,行近国王,他一共低首三次,初次搭箭上弓,二次张弓待发,三次低首时,口中朗诵:“风环地、地环水、水灭火,金翅乌胜水龙,金刚石穿宝石,天种制阿修罗,佛陀胜狮子王,我亦如期杀非法之王。”言毕对准王胸,猛射一箭,王大声而呼,两手拔箭,倒地而亡。吉祥金刚立即将外套反穿,趁着众人混乱之际,荒马而逃,途中经过一湖,又将马身所涂的黑色洗去,变成了白衣白马之人,逃过了追骑的眼目,到达安全地带。但朗达磨死后,佛教并未得到复兴,反因王被喇嘛刺杀,其亲信更迁怒于佛教僧人和信徒,或捕杀或自逃之,西藏境内僧人无一幸存。佛教文化固被灭除殆尽,一般文化亦同遭厄运。而且朗达磨死后,由于他的两个儿子,即大王妃抱养的永丹和小王妃生的欧松之间的争立,大臣们分成两派,从此吐蕃三室分成两支,累年相争,战乱不已。吐蕃在各地的将领也拥兵称雄,彼此争战,过去一些归属吐蕃的部落也相继脱离吐蕃的管辖。紧接着一场奴隶平民大起义爆发,席卷了整个西藏地区,吐蕃王朝在这样的局势下随着佛教的衰落而崩溃了。在这约百年之久的时期,纵然有人试图恢复佛教,亦因为内乱受阻,西藏民间内,几乎将佛教遗忘。故尔,在佛教史上一般把松赞干布时佛教传入到吐蕃,到朗达磨禁佛这一时期,称为“前弘期”。

  在朗达磨禁佛以后,一度被压下去的苯教,又开始复兴。自公元9世纪中叶以后,经过近一个世纪的混乱局面,直至10世纪后期,整个西藏地区社会逐渐稳定下来,佛教方得到复兴和发展。然而,这一时期藏族社会虽然稳定但在政治上却是分散的,反映在佛教上,即是佛教复兴活动也是分散的、自流的,进藏的僧人学派不一,出外学法的西藏僧人也是各学一套,佛教此时固然得以恢复,但显得有些混乱、阿底峡大师进藏后,对教理和修持的系统化、规范化起了极大的作用,但是,他也未能将佛教统一起来。在朗达磨灭佛时期逃往他乡的西藏僧人,虽身处异地,仍坚持不懈地弘法及译经。其中最有名的是逃往敦煌的法成,他将《话里母陀罗尼经》、《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由梵文译成藏文;将《楞伽阿胶多罗宝经》、《金光明最胜王经》、《贤愚经》、《千手于眼观世音菩萨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等从汉文译成藏文,并著有《释迦牟尼如来像法灭尽之记》,历记了西藏佛教的史事兴衰。他还为谈迅、福慧等人宏讲《瑜伽论》,表现出西藏僧人坚韧不拔的精神。

 

 

(责编: )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